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文章归档 > 2011年一月
2011年01月31日 14:56

不能让你联想起鸭饲料的菜不能体现出你的品位

十年前,一个朋友开了一家潮州风味儿的饭馆,叫潮好味,广告语是“好吃不贵”。那时候粤菜给人的印象是很贵,对北方人来说,不习惯吃粤菜,能进粤菜馆吃的人多是南方人,尤以港粤人居多,这就给人一种印象,有钱人才去吃粤菜。后来粤菜普及了,尤其是随处可见的港式茶餐厅,给北方人普及了一点点粤菜常识,虽然这种准快餐式粤菜的口味不敢让人恭维。

现在,生活在北京的人,可以吃到全世界各种不正宗的美食,因为北京人比较杂,属于典型的移民城市,这一点我只在深圳感受过。如果你想知道一个城市是不是移民城市,只需看街边的饭馆中东北菜馆和四川菜馆的数量即可,如果多,则意味是移民城市。如果你在北京街头,可以这样判断,杭州包子......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31日 14:52

好看

好看

看完了台版的《披头士: 艾比路三号的日子》(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My Life Recording the Music of the Beatles),作者是杰夫·埃默里克(Geoff Emerick)和霍华德·梅西(Howard Massey)。实际上就是埃默里克的个人传记,他是EMI唱片公司的录音师,在19岁的时候,他成为EMI公司的正式录音师,成为“披头士”专辑《左轮手枪》的录音师,21岁担任“披头士”的专辑《佩珀军士孤独之心俱乐部乐队》的录音师。这张经典专辑在录音技巧和难度在当时不可思议,但是埃默里克出色地完成了。

如果不看这本书,我很难想象“披头士”的那些经典歌曲是在双轨机或者四轨机上录下来的,那时候的合成剪辑混音手段相当笨拙,按埃默里克的描......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31日 14:49

卸磨杀驴

最近打击盗版,电驴被点名,如果贵国政府是一个靠谱的政府,那么我认为电驴的命运可能就此完结,卸磨杀驴。

关于网络共享、版权、盗版问题,这些年就一直没有摆清楚,法律是这样一种东西,它带有启蒙性质,有时候它强制或引导人们去接受一种意识和规则,目的是为了让社会方方面面运行良性化。法律理想主义是这样的。

但是我的祖国,它终究不是一个法治国家,而是一个靠营造某些人的人格魅力来达到让民众信任、顺从的国家,法律的规范性往往不如一次官民互动节目有效果。但这种类似春晚的节目并不具备可持续稳定效果,民众既不会形成真正的法律意识,社会也不会形成固定规则,一出问题就盼有当官的出来解决,所以最常播出的电视剧除......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6日 15:16

国家形象

我是一个不大爱旅游的人,从来不会在长假安排出行。同时我和父母都生活在北京,也不存在春节期间返乡探亲过年的问题。某种意义上讲,在这个残酷的国家,我是幸福的,我上一次站着坐火车,还要追溯到我高中毕业回老家,和表弟扒车去蛟河。

这些天,周围的朋友都在微博、博客或者SMN签名上透露着返乡车票难买的信息,也有人告诉我一些这段期间买票难的故事。中国人是多了点,亲情是浓了点,但是春节探亲整的跟逃荒一样,无论怎么说都不正常。

有人凌晨一点就去火车站排队,排在前六位,但是居然没有买到票,连续排了三天,才买到,每天要等8个小时,相当于三个工作日的时间。后来才知道,排在他前面的有一半是票贩子,基本上轮不到他......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5日 14:17

看我博客的同学,希望你们能提供一些帮助。

你们是否知道在我的祖国,什么地方的小学最贫困,就是贫困的令人发指那种。希望能提供线索。还有,在我的祖国,什么地区最贫困,贫困的令人发指,希望能提供线索。这其中可能有重叠。如果你们知道,给我发邮件:noguessss(at)gmail.com。

谢谢。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4日 11:47

2010

本来例行公事想总结一下过去一年的心境,但是一直犯懒,就没写,正好有个同学发来一份调查问卷,关于2010年的。就算是年度总结吧。当然,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照着下面的问题写出自己的2010年,然后把答案发送到下面这个邮箱:growinglight@live.cn。

1. 2010年,您大部分时间在哪个城市,做什么?

北京。在这个城市主要是为了生活而工作。

2. 2010年,您是否去了其他国家/城市/乡镇?做什么?有何感想?

去过湖北和四川。做志愿者,感想是在GDP连续勃起数十年后还有旧社会。

3. 2010年,您生病几次?哪次最难受?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病愈后心理有无变化?

生病三次。中间一次最难受,肠胃各种细菌数量失衡造成......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4日 11:37

秘制红烧肘子

秘制红烧肘子

陈晓卿写过做红烧肘子的方法,我一直没时间尝试,最近在家养病,有点时间,买了一个大肘子,按陈老师的做法试试。如果成功了,说明他不仅是个喜欢吃吉野家的人,还喜欢吃肘子。

主料:猪肘子一个。

辅料:葱、姜、蒜、花椒、大料、香叶等。

调料:盐、糖。

道具:陈晓卿脸部特写照片一张。

步骤一:将肘子放入能淹没肘子的容器中,比如茶杯、酒盅、蒸锅等器具,倒满水,烧开,把整块肘子放入水中,加姜块四枚,葱段三段,待水再次沸腾,关小火温煮。约一小时后,用一根筷子戳入肘子中,以手感判断,约六分熟,捞出,放在一边等待肘子退烧。注意,此时煮肘子的汤不要倒掉。

步骤二:把退烧后的肘子......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1日 11:39

人家的故事

这几天,看完了美国历史频道拍的纪录片《美国:我们的故事》,讲述美国两百多年的历史。该片用电脑特技和真人表演以及嘉宾谈话为主,到了有影像资料的年代,用了一部分影像资料。

看的过程中我脑袋里一直有个问号,美国是崇尚民主和自由的国家,这部片子总体上是宣传美国价值观的,他们这种观点贯穿整个记录片始终。但是美国没有中央宣传部也没有美国广电总局或美国新闻出版署这样的机构出资或指定制作这样的记录片,但是比我们的类似机构指令制作拍摄的片子要好看得多。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些有关部门指令制造的一些宣传片,有时候花不少钱,这些片子包括电影、电视剧、纪录片、歌曲MV、或者国家形象宣传片,但是拍的都特难看。这几天某总......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5:36

博客的没落

昨天参加《博客天下》举行的一个“博客推动中国”的年终颁奖活动,本来以为挺好玩的事情,结果弄成了“感动中国”。大概中国人搞活动都一个毛病,就是煽情。觉得只有煽情了,才有价值。因为人有一个习惯,总想在感动中才能体验出某种内容的深刻性。这完全是中央电视台多年来教育的成果,一个相对比较平民草根化的博客杂志稿活动,弄得很央视很春晚很倪萍,匪夷所思。

其实我觉得老六给我DV搞首映的主持方式很值得大家借鉴一翻,大家聚在一起放开了互相挤兑嘲笑一下,让人乐合一下多好。干吗老是无意识把自己当残次品呢。看来,在中国,人人都是春晚导演。

不过,这样的聚会还是能遇到一帮朋友,比如我就认识了将方舟同学。吃饭的时......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5:32

公平

今天一个朋友把张楚的微博转贴给我看,我看完就乐了。微博如下:

“和树音乐合谈解约具体事宜,树音乐坚持公平的解约赔款为500万人民币。以无偿为他出版一张新词曲唱片,一张以前作品翻唱唱片,加200万演出费方式完成,并希望我在协议上签字。我觉得这个协议要是公平的话不是他疯了就是我疯了。”

假如,这个人不是张楚,是何勇,他就又会拎着一把斧子找唱片公司算账了。据说他N年前跟大地公司解约用的就是这个办法。当然,我们不提倡用暴力方式解决问题。但是看张楚透露出的解约协议意向,我觉得张楚真该拎着一把斧子去解约。这样的解约协议就是欺负老实人。

张楚跟这家公司签约,公司并没有给张楚出版唱片,可能仅仅提供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5:28

功夫在门外

前段时间采访马未都老师,每次采访完都喜欢听他老人家神侃,马老的口才好,语气中幽默感强,平常话也能说出喜剧效果。聊来聊去,就聊到国产电影。马老说:“咱们导演都不看书。”他举了一个例子,《功夫熊猫》之所以拍的好,是因为6岁的人和60岁的人都能从里面看出道道来。所谓“深者看深,浅者看浅”。

能让年龄落差都能看出道道,还不仅仅是把电影作为一门艺术或者娱乐产品所必需的属性做到位就能解决的。能深入浅出需要本事的。有时候,智慧是积累出来的,它不仅仅是来自电影本身,而是其他东西。一部电影把时间限制在那么短时间,想要说的事情太多,怎么办,你必须比别人高出一块才行。观众看到的是娱乐,做导演的不能只看到娱乐。国......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5:27

写小说

最近这段时间,基本上没怎么写博客。先前一直写剧本,剧本写完,又开始写小说。过去我一直挺鄙视自己写小说,现在觉得写小说也挺好。至少它可以让我学会耐心、细致、周密,就像对女人一样。小说写得好坏,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写的过程中思考带来的乐趣是任何人都无法能跟我分享的。

这个小说我在2006年左右在一次饭局上跟朋友聊天来的灵感。一高兴,写了四万多字。按照我最初的构想,第一部分写完了,比较难的是第二部分,如果能写得出来就写,写不出来就不写。我不喜欢勉强自己。如果顺利的话,我希望能在五六月份写完。如果不顺利,就不写了。改写另一个小说,一个童话体小说——讲述一个叫陈小乐的同学漫游仙境记的故事。如果大家感......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5:26

负片

中央电视台开了一个记录片频道,

陈晓卿调到该频道做处长。

去采访记录片频道的事情让陈晓卿知道了,

这几天他天天打电话给我,

要求被采访,被我婉言谢绝。

我们副主编也说让我采访陈晓卿。

我说:他级别不够。咱们都是报道出事的部局级干部的。

副主编说:没出事咱把他整出事。

我说:这孩子老实巴交的,平时就知道吃吉野家。

副主编说:他不是也拍纪录片吗。

我说:我担心的是……

副主编说:你担心什么?

我说:我担心如果采访他,就要给他拍照片。你知道三联还是一本风格比较明亮的杂志,没事喜欢介绍一些叽叽歪歪小傻瓜们喜欢看的东西。如果拍他,我担心小蔡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15:31

亚洲足球

本来亚洲人踢球的天赋跟美洲人非洲人比就差一截,然后亚洲人还从来不把足球当球踢,总喜欢玩勾心斗角。亚洲足球水平的低下跟此不无关系。

亚洲足球分两块,西亚板块和东亚板块。至于东南亚或南亚足球,基本可忽略不计。中亚足球现在水平比过去差了很多,除了乌兹别克斯坦,其他国家的足球水平还难以在亚洲称雄。西亚足球是拿钱堆出来的,在整个西亚,除了伊朗一直水平比较稳定,其他国家把踢球当成什么我都不清楚,但是他们会玩手段,从当年沙特和新西兰做掉中国队那天起,西亚足球他妈就是一堆渣滓,而且多年来他们一直统治亚洲足球。你说亚洲足球能进步多少呢?

东亚足球韩国和日本一直沿着正确方向走,所以水平提高得很快。尤其......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15:27

看书

看书

《论出版自由》(詹姆斯·密尔/著)

这本书如果你能看下去,会发现,作者虽然活在几百年前,但好像是给今天的我们写的。这说明我们在某些方面落后几百年。当然,有些喜欢看重庆卫视的同志会说,你把西方当爹了。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那就是西方人从一开始,受宗教意识的影响,把人该具有的权利称之为天赋人权。我们是人定胜天,所以哪管你什么权利。但无论如何不要认贼作父。

抄一段书里的文字:“如果全人类除一个人意见都一致,而只有一个人持有反对意见,那么全人类要压制这个人的意见,并不比这个人如果有力量来压制全人类更为合理。”这句话是本书作者詹姆斯·密尔的儿子约翰·密尔说的。儿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老子......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15:26

一周

一周没有更新博客,感觉也挺好。

这周主要写剧本,不想再拖拉机了。总算在本周写完了,春暖花开,就可以开机了。这次写了一个很普通的故事,跟音乐有关,这也是我一直想拍的一个题材。先回避掉各种网络语言和段子,回避掉搞笑,但写到最后,我实在忍不住恶搞一下,针对某些城市搞的什么红歌。这次主要演员不多,但群众演员可能有大约两三百人,想想在大街上调动这么多人,哪里会提供这样的场所呢?咱又没钱搞电脑特技。

这里先发一个求助信息:你周围的朋友当中,有谁长得像周杰伦、王菲,欢迎推荐或提供线索,最好人在北京。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4日 11:10

教材

部分省教育部门决定让孩子接受一下传统文化教育,

让他们学习《三字经》《弟子规》,

但同时又要删掉一些他们大人认为的糟粕。

大人的毛病就是总替孩子做好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

以防止孩子学坏。

就算孩子不会从《三字经》里学坏,

也会从乱弑佳人的《水浒》里学坏。

他们之所以这么想,

就是习惯了只告诉人们答案,

教育变成了接受而不是思考过程。

台湾一直承袭传统文化教育,

没见到人家孩子怎么样。

倒是我的祖国大陆这部分,

已经完蛋操到极点了。

现在的语文教材基本就是糟粕精华,

大家没有反对意见吧?

我看很多学生高中毕业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4日 11:08

二手玫瑰

2号晚上去看二手玫瑰十周年演唱会,有很多三俗的人都去了,让我不相信自己眼睛的是,老六这种端庄的人居然也去了,还有凤凰卫视的冷暖人生的陈晓楠老师,她去我倒不诧异,因为她有一个三俗的哥哥陈晓卿,近墨者黑是一定的。

二手玫瑰是我喜欢的乐队,从他们刚出道不久我就一直跟随他们的足迹,当年他们北京东三环边上的CD咖啡驻场演出,我就一直看,好像看过十多场。一晃自己也长了十岁。

当初一下喜欢上二手玫瑰,就是因为他们不那么摇滚,更多是让我听到了乡音。要说什么地方的人一定能唱出什么风味的歌曲,比如许巍,他的歌基本上就是西安话的旋律,所以倒音很厉害。梁龙是东北人,所以旋律里一定是东北口音。他歌里的倒音一定......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4日 11:07

序言事件

柴静老师今年要出本书,之前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柴大观人》。结果柴老师骂了我一顿:“你瞧你起的名字多难听,怎么卖啊。”我说要不叫《柴禾妞儿》吧。柴老师欣然同意。所以,《柴禾妞儿》很快就出版了。

但是现在遇到一个问题,导致这本书迟迟不能出版,就是序言。一般,一个作者出书,都会煞有介事找个人作序,这年头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太多了。但柴静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要给她做序的男人,已经从中央电视台旧址排到新址了。为啥呢?因为柴老师人缘好,老六在一篇博客里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作为中央电视台的同事,那些老男人们当仁不让要给柴老师写序言,据说白岩松五易其稿。李仑老师则是在柴静还没写字的时候就早早把序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