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文章归档 > 2011年七月
2011年07月31日 21:08

救人

我有一个初中同学,高中都没毕业,但现在已经成了房地产老板了。你瞧人家混的,证明了知识就是没力量,至于他是怎么混到这份上的,他说学习知识不如认对人。他因为跟一个副市长的儿子做过同学,从此命运就改变了。

这个同学找我,肯定也没什么好事儿,因为我肯定不属于他想认识的人。后来一聊天才知道,他们推出个新楼盘想做广告,找我给他出出主意,弄个创意。我平时最烦这种事儿,尤其是房地产。但这个同学也好多年没见了,上初中踢球他倒一直给我做球,让我踢进去不少球,而且有一次在和平里跟林业局的一帮人踢球打架,他还帮过我,不然那次我就挨揍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31日 21:06

解放南朝鲜

        2012年1月1日,全世界的人们都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年份: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但这并没有丝毫影响人们辞旧迎新,世界各地的民众以不同方式聚会在一起,迎接新的一年到来。在韩国首都首尔,上万民众聚集在首尔广场,他们燃放着烟花爆竹,等待新年曙光的到来。

可是,让全世界都没有想到的是,韩国人在这一时刻等到的是比鞭炮声更为惨烈的爆炸声。爆炸声持续了大约20分钟,整个首尔在瞬间变成废墟。稍后,韩国的机场、重要军事设施相继发生爆炸,整个韩国军事力量在顷刻间报废瘫痪。与此同时,朝鲜陆海空军队悍然......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5日 10:47

音乐节现场(有图有真相哦)

音乐节现场(有图有真相哦)

当然,我这次去特罗姆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看吃三文鱼和音乐节。现在说说音乐节。

这是全世界纬度最高的音乐节,也是环境相对来说最好的音乐节。大海、雪山、海鸥、音乐、啤酒、海鲜、白桦林,别说有音乐节,你就是把自己往这种环境里一放,就舒服死了。别的先不多说了。上照片。

Ida Maria:挪威歌手,听过她几张专辑,喜欢她的嗓音。



Death By Unga Bunga:你看主唱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是听Ramones长大的。


Kitchie Kitchie Ki Me O:来自挪威的摇滚乐队。


Two Door Cinema Club:这是我本次音乐节上的一大发现,太好听了,是我喜欢的“史密斯”再现啊。回......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2日 11:35

特罗姆瑟(1)

特罗姆瑟(1)
       我去挪威大使馆办签证的时候,两位大使馆的挪威人不时露出羡慕的神情,说她们一直想去特罗姆瑟(Tromsø)旅游,但是没有机会。我的理解是她们希望一个中国人去那里玩,尽量把那里说得好一些,以便让我在去之前就觉得我该不虚此行。事实证明,她们一点没有夸张,这座挪威最北部的小城,给我留下的印象太舒服了,此时的特罗姆色是极昼,没有黑夜,却让我一直感觉身处梦境。

在去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挪威有这样一座城市,我只知道挪威有奥斯陆、卑尔根,以前听音乐,我知道A-Ha来自奥斯陆,Kings Of Convenience来......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1日 09:47

奥斯陆(2)

奥斯陆(2)

在奥斯陆,实际上我们只有一个整天的时间,挪威方面安排的导游只陪我们3个小时,导游见到我们之后就说,我只有3个小时的时间,只能给你们介绍一些东西,没法都带你们去逛了。

于是导游带我们去了挪威国王的王宫,其实就在我们住的酒店旁边。然后去奥斯陆市政大厅参观。这地方很多中国人不熟悉,但是一提到诺贝尔和平奖大家都知道,这里是每年颁发和平奖的地方。导游详细给我们介绍了市政大厅的一切,包括诺奖的颁奖程序,一个市政府大厅平时可以让人参观,每个房间都对外开放,包括他们在每个房间讨论什么,举行什么仪式,可以零距离感受得到。

市政大厅广场


市政大厅里面

然后我们到了奥斯陆港,去......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0日 09:57

Bukta音乐节之舞台之外

Bukta音乐节之舞台之外

我们在特罗姆瑟接受了两家媒体的采访,这是当地的《北京晚报》记者在采访我们。我们离开特罗姆瑟的时候,在机场还被工作人员认出来了,她用中文对我说:“我看见了你在我的报纸。”



音乐节第一天下雨,但是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欣赏音乐。


在旁边的小树林,常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不要以为这有什么不雅,因为音乐节提供的厕所有限,为了让女士们有机会上厕所,男士们只好委屈一点了。








他们一看到镜头就会摆出各种Pose。







美女们拍都拍不完……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14日 14:49

奥斯陆

这个季节到北欧,实在是一种享受,尤其是到挪威。我这次到挪威,一共有两件事:吃海鲜,看音乐节。其实现在中挪关系不太好,当然,小朋友动不动就耍小孩脾气,没事还得让人哄着,还老觉得自己受欺负。咱们大人不能跟这个心智不全的小孩一般见识。中挪两国人民应该热情交往。

当然,享受这些首先要经历一段漫长痛苦的旅程。从北京出发,坐飞机要花十多个小时,先到哥本哈根机场转机,期间等了四个小时,无所事事,终于,飞机在午夜到了奥斯陆机场。等我们入住酒店,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回程的路更曲折,从特罗姆瑟先到斯德哥尔摩,然后转机去......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4日 10:07

“王”者归来还是早

王健林往中国足球身上扔了5个亿,在商言商,王当然希望有所回报。我看很多人都说这5个亿会打水漂,如果真打了水漂,那也就打了。王老板估计也不能把足协的人都杀了,可能从此记住:再也不碰足球了。

我倒觉得,这5个亿倒不会打水漂,反而会让王健林感到尴尬,三年之后,中国足球一定会有一些变化,比如,青少年足球确实有所起色,各级国家队确实因为一个高水平教练执教水平有所提高,女足确实有人看了。这无非是饭做到一半没柴了,王健林包了一捆柴添上,等这把柴烧完了,饭还没熟,你说这时候他是继续添柴呢还是做一锅夹生饭?

其实,王健林的思路带着明显的投机商的心态,虽说支持中国足球不能说是投机,因为这个没救的行业你......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4日 10:04

你不看病我去看

你不看病我去看

前天跟朱德庸老师吃饭,朱老师最近出了本书《大家都有病》,主要描述这个病态的现实。所以,聊天的话题自然就转到“有病”上了,感觉现在的人确实或多或少都有点毛病。之前我说过有些有毛病的人骚扰我,便分析这种现象。当时老六也在场,老六在过去一直扮演防火墙角色,有些神经病总是想通过老六找我,都被老六挡在墙外。

我曾经跟老六很严肃地讨论过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的手机号都公布在网上,你粉丝从来不骚扰你,而看我博客的人却总有那么个把人骚扰我?有一次,我参加老六的读库年度见面会,在现场遇到很多老六的粉丝,一个六粉跟我聊天,说我不像网上那样可怕,现实中还挺随和的,不像老六,总有拒人千里......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04日 09:59

添加剂·安全感

最近去饭馆吃饭,不管是北京还是上海,饭馆的显要位置都贴出了几个部委联合签署的规定,要求餐饮业承诺不在食品中添加任何非法添加剂,甚至还列出了合法和非法的添加剂名称。似乎我们在这样的环境吃饭,吃的就比较安心了,就觉得铁锤镰刀真的熠熠生辉了。

作为一个以形式主义为主旋律的贵国,我不以为然。你吃饭的时候踏实不踏实,跟墙上贴了多少宣传单没关系,而是食品安全问题一直就没有当成一个问题被重视,合法与非法都没有个界限,即使有了界限,也因为利益熏心的人常常越界而形同虚设。说到根上都是一个问题,贵国是一个作恶的天堂。

不是每个人都对食品添加剂有了解,而且这东西添加到食品中你有时又感觉不出来,你让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