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文章归档 > 2011年九月
2011年09月23日 14:04

上海惊奇

前两天去上海出差,住希尔顿酒店,好久没住过这么高级的酒店了,一般出差我都住如家酒店,三联比较穷,不让住好地方。去之前,看网上介绍,说这家酒店很舒服,环境也好。而且在市中心的华山路上,去哪都方便。所以我满怀豪情住了进去。一进屋,我就打了一个冷颤,感觉走进了冰窖。当天上海在下雨,外面很冷,没想到里面比外面还冷——这倒很像有些上海姑娘的性格。我仔细一看,原来中央空调调到了最冷的一档上,我赶紧掰到最热的一档,站在出风口,没想到最暖和的一档吹出来的风还让我直哆嗦,十分钟之后,屋子里温度还没见升高,我干脆关掉了空调,脱下外衣,直接钻进被窝,半天才把自己的体温给哄过来。

等身子暖过来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7:20

放鹤

这次去齐齐哈尔,有机会去了扎龙丹顶鹤自然保护区看丹顶鹤。我记得在80年代,有人猎杀丹顶鹤,引起很大社会反响。还有一首关于一个女孩为了救丹顶鹤献出生命的歌曲《一个真实的故事》。所以看一眼丹顶鹤,也挺开心的。开始以为是到了保护区,到处都能看到丹顶鹤,你走你的,它玩它的,有种和平共处的氛围。到了才知道,实际上是人们导演出来的一种景观。

丹顶鹤长得都很胖,白白净净的,像是模特。据说放鹤现在是一个保护区传统节目,用来吸引游人。就是有人把鹤从笼子里放出来,然后丹顶鹤展翅飞翔,蔚为壮观,游人可以一饱眼福。但我看到的是,丹顶鹤好像没那个兴致,放出来,扑棱几下翅膀就落在草坡上,然后......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7:09

老师

我平时写文章,总爱用“老师”这个词。这是因为现在很多本来可以被称为老师的人,都配不上做老师。所以使用“老师”,里面有一种讽刺意味。但我心里一直很尊重称得上老师的人。

今年教师节,一个实习生祝我节日快乐。我听着虽然高兴,但也有点别扭。毕竟我不是教师队伍中的一员。当年参加高考的时候,我和很多人不一样,脑袋里还没有那种远大志向,如果说自己将来想干什么,会有点想法,但还不具体,当时具体的想法是,赶紧高中毕业找个工作上班,至于做什么,那不重要。当时对参加高考既没有那种迫在眉睫的压力,也没有孤注一掷把自己的命运赌在那三天的视死如归的壮烈感觉。高考对我来说......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7:08

十年前

十年前的9月11日,晚上我和一个日本朋友在三里屯的酒吧聊天,突然《北京晚报》的戴少爷打电话给我,问我家里能不能看到凤凰卫视,说美国被人空袭了,大楼被炸了,五角大楼也被袭击了……反正他电话里形容的感觉就像美国大片一样。

挂了电话,我跟日本朋友求证,让她打电话给她的朋友核实一下,是真的假的。毕竟戴少爷电话里告诉我是“听说”。几分钟后,朋友从别处得知,确实是这样。于是我们匆忙结束聊天,各回各家。当时我家里还能看到凤凰卫视。回到家里,打开电视,眼前的场景让我惊呆了,陈晓楠同学一遍又一遍解说纽约世贸中心被飞机撞破的过程,真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7:05

马未都

我很少看别人的博客,在全民皆博的日子,我也很少看。不过还是订阅了一些熟人的博客,平时有一搭无一搭看两眼,各种RSS我订了十几个。现在,这些订阅的内容一本上都变灰了。我最喜欢看罗永浩老师和他的朋友和菜头的博客,也变灰了。

现在没几个人写博客了,但是有个人一直在写博客,这就是马未都。他几乎每天都在更新,每篇文字不多,短小精悍,字字珠玑,我是把马老的文字当范文来阅读的,从中学习写作技巧。

因为工作关系,我采访过马老三次,他给我的印象是:能侃,口才极佳,思维条理清晰,采访他的录音整理出来几乎不用改动,就是一篇文章。接触几次,感觉马老的特点还不止这些。他人极聪明,反......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6:46

月饼

今天下午去楼下倒垃圾,正好遇到收垃圾的一个师傅。这师傅我认识,五十来岁,河北涞水人。有几次我到垃圾,正好他在收拾,每次见我过去,便说:“你把垃圾放在这里,我先挑一下。”我知道如果垃圾里面有些可以当废品卖的东西,他会拣出来卖掉。

我没事喜欢扔东西,所以他发现我扔掉的东西往往可以废物利用。在他眼里我属于比较受欢迎的人。比如我扔给他一些纸箱子、塑料桶、书籍(上面还有罗永浩啊,白岩松啊,崔永元啊等人的签名)、杂志、音箱、衣服、鞋……这些在他看来都是宝贝。就这样,我一来二去跟这个收垃圾的师傅混熟了。

今天一见到师傅,我就乐了。因为他张嘴跟我说......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6:42

假如再做一次选择

我毕业后做了记者,似乎每一步都是做减法,放弃、绕开那些可能更来钱的工作,慢慢把自己挤进了媒体行业,并一度认为这是自己应该实现奋斗的目标。做了十几年的记者,实际上我早就厌倦了这份工作,我采访任何人几乎都不构成新的刺激,一切尽在预料之中那种。而且,现在的环境也没法让你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所有的新闻都基于一个操作系统下的运行程序而已,必须要有一定的语言逻辑。

假如我能回到20年前,再做一次职业选择,我能干什么?我想打死我也不做记者了。

一、摄影师。我很早就学会了拍照片,但一直没有学会摄影。如果我还年轻,可能会去尝试这个。

二、中文老师。我想过当老师,最想当......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6:06

Seymour Stein

虽然Seymour Stein已经来过不知道多少次中国了,但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关于他的介绍,有很多,能与他当面聊天对我来说是一种幸运。因为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真是一个摇滚传奇——Sire唱片公司的创始人,华纳唱片公司的终身副总裁。他有一双与众不同的耳朵,为我们听到了可能被忽略的歌手和乐队。当我仔细看过他签约的歌手和乐队,我的天,几乎都是俺喜欢的啊:Ramones、Talking Heads、Tin Tin、Soft cell、Yaz、Depeche Mode、Brian Wilson、Everything but the girl、Seal、The Cult、k.d.Lang、Dinosaur Jr、Dead Boys、Deborah Harry(Bliondie)、The Pretenders、Throwing Muses、Lou Reed、The Cure、......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8日 15:52

二代

现在能被媒体和舆论关注的二代,基本上都很糟糕。难道“二代”真的很“二”?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开始是富二代出来丢人,接着是官二代出来丢人,现在是星二代出来丢人,反正前一代人打造的颜面被下一代丢尽了。等着瞧吧,接下来指不定又是什么二代登场献技呢。

每个时代都有二代,但是现在的二代特别二。只是因为上一辈辉煌显赫过,所以他们的二代丢人现眼才如此受到关注。胡斌、李启铭、李天一只是这一类二代们的形象代言人而已。我说的极端一点,也就是你家背景一般,不然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容易出来捅娄子,即使你不是出车祸,在别的方面干的事情也未必就比这几个二代们好多少。例子呢......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5日 15:05

深圳讲座

深圳讲座


讲座前刘洋老师开场白,他被我搞得紧张的连酒窝都变形了。


观众席,在我看来就是古罗马斗兽场。

这是从视频中拷屏下来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15日 14:34

两本传记

两本传记


最近看了两本音乐人的传记,一本是苏珊·博伊尔的《天生达人》(The Woman I Was Born to Be),一本是埃里克·克莱普顿的《天堂十字路口》(The Autobiography)。两个人都是英国人,都是大明星,不同的是,一个是草根,一个是从草根变成巨星的人。两本书同时看很有意思,都是明星,却能看出更多不同。

很难说,明天你是否还会记得来自苏格兰农村的苏珊大妈;也很难说,作为一个摇滚歌迷,你是否喜欢过埃里克·克莱普顿。两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没有任何看上去成为明星的样子,但是他们都成功了。苏珊大妈得益于电视节目,让她一夜走红。克莱普顿是在不......

阅读全文>>
2011年09月06日 13:54

绞刑架下的报告

从我知道在深圳讲座的具体日期之后,就有一种死期临近的感觉,每天都像倒计时。我提前一天到深圳,因为要先上刘洋老师的节目。每次来深圳上刘洋老师的节目已经成了一个传统项目,但这次我坐在直播间,心里一直放不开,晚上回酒店,躺在床上也睡不着。都是这个讲座给闹的。

去年我来深圳,深圳音乐厅的徐霞老师约我见面,希望我能到音乐厅做一次讲座,讲讲流行音乐。她当时一说我坐在那里就开始紧张了。过去有很多人找我希望我去讲点什么,我都给推了,因为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习惯当着很多人说话的人。但徐霞老师很诚恳,很认真。我当时含含糊糊就答应了。当时定的时间是今年三月份。我想过几天徐霞老师一忙别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