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文章归档 > 2013年四月
2013年04月28日 10:03

挑战自我

一个月前,我采访几家卫视台,知道江苏卫视和浙江卫视今年都做一个跳水节目。采访中,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这个节目会很好看,这是一个挑战自我的节目,很正面,观众会被他们的勇敢感染的,过去只被八卦感染的脑残粉们会因此挑战自己的智商。

我当时就觉得这个节目是农夫山泉——有点悬。因为是采访,我没有跟他们理论这些,直觉上觉得收视率不会太高。

我理解的是,你们中国人从有历史的那天起就没有挑战自我的传统,都是活到没生路官逼民反。所谓挑战自我说白了就是吃饱撑得没事干拿自己小命博弈一下,比方说徒手攀岩,比方说拿根绳子拉一辆几吨重的卡车,比方说比看谁能吃……这都是西方人玩出来的花......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6日 13:27

解读数据

今天是“世界知识产权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在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发布会上说:“中国并不是知识产权侵权行为最严重的国家,境外媒体对中国知识产权提出的指责、已贴了很多年的‘标签’,应该改一改了。”

然后,田局长列举了一组数据,说明我们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取得的进步。数据如下:2012年全国地方法院共审结涉及知识产权侵权的刑事案件12794件;公安机关共破获假冒伪劣犯罪案件4.4万起,涉案总价值达113.14亿元;海关共扣留侵权货物1.5万多批次,涉及货物9100余万件;工商系统立案查处侵权假冒案件12.04万件,涉案金额20.24亿元;知识产权系统受理专利纠纷案件2510件,查处假冒专利案件......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6日 13:22

口腔美学

这些年我养成了两个嗜好:喝茶&喝咖啡,比较中西合璧。

我喜欢上喝茶是因为一本书:《美丽的爬墙——包二奶指南》。我经常托朋友从台湾带一些书,尤其是大陆不能出版的那类书。有一次,我列了一个书单交给台湾朋友,他因为有事,无法到书店买,就委托他的发小去买,他发小把书交给他时说了一句话:“认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口味!”搞得我这个朋友有口难辩,跳进任何一条国产河流里都洗不清。其中,就有《美丽的爬墙》这本书。

因为这本书,我认识了作者杨玉帆老师,她曾是记者,经常来大陆采访台商,后来发现台商身边都有一个美女,慢慢她就发现这些年轻貌美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8日 09:35

唱歌

前些天去了一趟云南澜沧县,考察一下当地拉祜族原生态文化保护成果。每次去少数民族地区,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喜欢唱歌跳舞,这次陪同我们的当地负责人只要有空就会说:我给你们唱几首歌吧,然后站在司机旁边唱起来。山路弯弯,车像喝了二锅头一样摇晃,但是并不影响她们唱歌。她们的演唱肯定无法跟专业歌手相比,但是专业歌手无法跟她们相比的是,她们淳朴、天然、真挚。用你们电视台主持人常说的一个词就叫:真情流露。没到过少数民族地区你就不知道什么样的唱歌叫真情流露。

前段时间因为做卫视台竞争的报道,用遥控器扫了一下电视频道,才知道湖南卫视和江苏卫视的频道号。因为采访,知道今年有几家卫视......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9日 09:00

云南·澜沧

最近在云南出差。以后我要形成一个良好习惯,每年北京春天最糟糕的时候,我要到云南避难。这里山清水秀,气候宜人,这时候待在北京,真是太亏了。

此行的目的的是普洱市的澜沧县。大家都知道普洱是因为普洱茶,当地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就把思茅改成了普洱。我不太明白为什么非要改成普洱。带着疑问我来到了普洱,一下飞机,就看到一行大字:普洱——咖啡之都,恍惚中觉得特别穿越。友情提醒大家,趁着它还叫普洱的时候你们快来,说不定下回他们就改成了“咖啡市”。

坐了四个多小时车到了澜沧县,其实普洱市和澜沧县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也就一百公里,但云南的山路九九八十一曲荡气回肠,走了170公里。还好,......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7日 09:39

抗日题材

最近《人民日报》批评抗日剧胡编乱造。好像只有《人民日报》批评才叫批评。实际上关于抗战题材互联乱造,媒体的批评一直就没间断过,你想想,连《人民日报》都受不了了,那看来真的是恶心推门进屋——恶心到家了。

抗日战争是什么样子,现在活着的人大概没几个知道,历史在久远了之后,人们还原历史只能参照一些史料和想象。但是史料这东西本身就不靠谱,再加上编的又是戏剧,所以胡来的空间就大了。

记得冯小宁曾经拍过一部电影《举起手来》,这部抗战喜剧开创了胡编乱造的先河。冯小宁是一个义和团式的爱国主义者,他拍的爱国题材的电影确实挺脑残的,不过也不怪他。长期受到爱国主义教育的人大概都容易这么走偏,......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1日 15:20

偶像

偶像



       前天晚上,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偶像。

因为我十几岁的时候,那个万恶的旧社会还没有偶像,成年后很难再偶像崇拜,就像个盲点一样。遇到什么明星,从来不会有什么异样感觉,尤其是,后来的工作基本上是跟社会上有知名度的人打交道,整天采访这些阿猫阿鼠,早就没感觉了。

但是,当我看到了John Lydon之后,我决定按照你们崇拜明星的套路当一回追星族。

这个故事说来有点长,我掐头去尾不要中间简单说一下。大概你们都听说过“性手枪”这个名字。即使你不知道这是一支乐队的名字,看到这三个字你也知道是什么意思。这是摇滚历史上起的最漂亮的乐队名字。John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