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09月03日 10:56

你可以没有忌口,但不能没有忌讳

你可以没有忌口,但不能没有忌讳
我曾经请一个设计师设计一款《山海经》主题的T恤,设计出来后,我跟设计师说:“这个没法用,因为图案里面有蛇和乌龟。”我相信,中国人对蛇的正面形象的理解仅限于《白蛇传》里的那两条;对乌龟的正面理解也就是《忍者神龟》——哪怕自古以来乌龟代表着长寿,但也抵不过一句话:乌龟王八蛋。更何况,在某些地区,龟鳖不分。秦汉以前,乌龟代表着吉祥,后来慢慢演变成侮辱别人的方式,到了明代,乌龟跟戴绿帽子结合在一起,它的贬义象征更加具体。今天,龟鳖除了是餐桌上的美味之外,剩下的都是负面形象。
 
但是,老外不这么认为。乌龟的形象经常出现在T恤上。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9日 22:25

来,从这堆旧物里扒拉出几个关键词

来,从这堆旧物里扒拉出几个关键词

前段时间,我爸爸告诉我,家里还有不少我的东西,找时间过来搬走,不然放在家里碍事。

在我印象中,属于我的东西除了有一箱子打口磁带,其余的早就从父母家搬走了,回家后一看,大箱子小箱子还有八个。

东西搬回家,重新整理一遍,看着这堆熟悉又陌生的物件,就像他乡遇故知,往事不禁涌上心头,必须说点什么。

我是个喜欢扔东西的人,没用的东西从来不留着,随手会扔掉,有些东西,我记得早就扔掉了,没想到它仍坚强地留下来。有些事情,现在看着觉得特可笑,但它就是发生在我身上。

我扔掉的磁带可能是我现在保留的磁带的五六倍之多。我也不喜欢收集剪报,开始,在报刊上发表一篇......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08日 17:38

Say You, Say Me,俗歌金曲

Say You, Say Me,俗歌金曲

1

我依稀记得,那是1987年的初春,寒风依然刺骨,我背着个破书包,骑着自行车从蓟门桥政法大学到安华桥附近的国防科工委家属大院一个初中同学家,书包里揣着两样东西:一盘TDK空白磁带和一张《中国广播报》。《广播报》上写得很清楚,下午两点,调频FM90.0会播放一期美国流行歌曲节目,曲目都写在上棉了,我现在能记得几首歌,第一首歌是《天下一家》(就是那首著名的We Are The World),第二首歌叫《圣埃尔默之火》,第三首叫《我想知道什么是爱》。之所以去同学家录节目,是因为当时他是我认识的人中离我最近且家里有能收到调频节目收录机的人。

你们可能不知道,这期节目里播放的歌曲大都是两三年前在美国排行榜上的热门金......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7日 13:26

我希望我的设计可以为世界带来一些微笑

我希望我的设计可以为世界带来一些微笑

早在2009年,我闲着没事开始做T恤玩,就注意到一个设计师的名字:Chow Hon Lam。他的幽默诙谐的设计风格非常合我的胃口。当时心存一丝幻想,假如有一天,我真正去做T恤,一定要跟这个设计师合作一下。

我正式做T恤后,心里会有一个很长的合作名单,Chow Hon Lam这个名字也在其列。最近,我们推出的这款“离我远点”(Get Away from Me)就是出自Chow Hon Lam的手笔,也实现了我一个小小的愿望,当然,我希望将来还能有更深度的合作。

Chow Hon Lam来自马来西亚的吉隆坡,作为一个现在在全球都非常知名的设计师,你可能想不到,Chow Hon Lam从来没有在专业艺术学校学习过,......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05日 17:01

你不能总是官人我要

你不能总是官人我要

在拿到“滚石”这个“命运之牌”的版权后,我一直在想,该怎么介绍与其有关的背景故事。想了半年,发现特别容易写成鸡汤文,一想到鸡汤,我便觉得有些沮丧。鸡汤有点像养生,听起来特别诱人,时间长了对大脑的损害是不可逆的,但是国人又好这口。

即使“滚石”乐队这首歌《你不能总是得到你想要的》(You Can't Always Get What You Want)从歌名上就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鸡汤气息,后来查资料,发现老外也常常借用这个歌名写一些鸡汤文字。但我也不能把它写成鸡汤文。

1

我一直想做一款“滚石”的T恤,如果有可能,我会把那些牛逼的摇滚乐......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8日 18:17

来,一起回顾笑脸的历史

来,一起回顾笑脸的历史

生活中,有太多的标识因为经常出现而让我们熟视无睹。比如一些商标或提示、警告标牌,它们无处不在,成了现代社会生活空间必不可少的点缀。你可能很少会去想,它们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设计成这样?你会说:“它们本来就该这样。”是的,这些常见的标识必须设计的简洁明了,让大家能一眼看懂才行。

这些熟悉的标识中,有一个图形让我们倍感亲切:笑脸。

19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对这个标识尤为熟悉,因为笑脸图标是人们在社交媒体上交流时最常用的一个表情符号。也许你曾经想过,设计软件的人很贴心地为你准备了上百个表情符号,供你在社交时撒......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27日 21:02

这些球星,他们上场前在听什么?

这些球星,他们上场前在听什么?

.bizsvr_00 {font-size: 15px;} .bizsvr_06 {text-align:center;} .bizsvr_08 {font-size: 14px;} .bizsvr_030 {text-align: center;} .bizsvr_049 {font-size: 20px;} .bizsvr_051 {font-size: 24px;color: rgb(0, 82, 255);} .bizsvr_053 {font-size: 14px;color: rgb(0, 82, 255);}

现在的足球比赛直播,往往是从载着球员的大巴车驶入体育场而不是中圈开球开始的,你首先看到的是球员表情轻松依次从车上下来。其次你会发现,这些球员除了着装统一外,还有一个比较统一的细节——都戴着耳机听音乐。这是大多数球员登场前的习惯,让音乐暂时把嘈杂的世界隔开,放松一下。

你一定很好奇,这些球星们上场前都听什么音......

阅读全文>>
2018年06月14日 13:55

我们都生活在一艘潜水艇里

我们都生活在一艘潜水艇里
多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一首歌争论了三十年》,写的是美国民歌手唐·麦克莱恩那首著名的《美国派》,因为歌词写得比较隐晦,给人们提供了想象的空间,你可以认为他写的是任何事情,这首歌就像个口袋一样,可以把好多事情装进去。而麦克莱恩从来没有站出来解释过歌词究竟说的是什么。
 
这和鲍勃·迪伦写《像一块滚石》还不一样,《像一块滚石》可以理解成“你不是很牛吗,现在傻了吧”。用三流语文老师的话讲就是:中心思想明确。
后来了解的多了,发现很多歌词都存在一些歧义,评论家们没事绞尽脑汁想解读出新的花样,以证明自己独具慧眼。美国作家杰弗瑞&mid......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29日 14:20

八十年代:可以重读,无法重返

八十年代:可以重读,无法重返
我们主编朱伟最近出了一本书《重读八十年代》。书里介绍了上世纪80年代几位比较重要的作家,比如王蒙、王安忆、陈建功、余华、莫言、史铁生、苏童等。每个人单独一章,通过与这些作家的交往,牵扯出那段时期中国小说的动向、潮流,质朴的时代背景,以及对诸多作品评论。虽然谈及的作家不多,但已经初步勾勒出那个阶段文学脉络。我想,朱伟是有野心的,可能还会重读出好几本书,毕竟王小波、阿城、王朔们还没登场。
苗炜从来都直呼朱伟为“老朱”,还写过一篇文章《一直特立独行的老朱》。虽然朱伟也退休了,我也离开了《三联生活周刊》,但多年来我一直习惯叫他主编,直呼其名总感觉有些冒犯。写这篇文章......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8日 15:28

你可能从未听说过的世界杯上的逸闻趣事(下)

你可能从未听说过的世界杯上的逸闻趣事(下)
你可能从未听说过的世界杯上的逸闻趣事(上)
41 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主队英格兰队所在的小组比赛都安排在温布利体育场举行,但是法国与乌拉圭的比赛安排到了白城体育场,因为这一天英国的一项传统赛事“赛狗大会”占用了温布利球场。
42 英格兰世界杯没有非洲球队参加,因为国际足联将非洲和中东地区合并在一起,前三名的球队再与亚洲和大洋洲地区的出线的球队争夺最后进入决赛圈的资格,非洲人民一怒之下谢绝了国际足联的“好意”。
43 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开赛前,雷米特奖杯在伦敦展出,尽管有24小时监控,但是一个叫爱德华·贝奇利(Edward Bet......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18日 14:56

你可能从未听说过的世界杯上的逸闻趣事(上)

你可能从未听说过的世界杯上的逸闻趣事(上)
每四年,地球上的人就会狂欢一次,这个习惯始于1930年,它叫“国际足联世界杯足球赛”,期间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停办了两届,到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这项全球最让人瞩目的赛事(远远超过了奥运会)已经到了第21届。
 
关于世界杯,如果你是真正的球迷,可能会对每一场赛事都记忆犹新——某个球是怎么进的、某场比赛比分是几比几、哪支球队获得了冠军、谁是最佳射手、你钟爱的球队是怎么出局的、哪个瞎了眼的裁判制造了一起什么冤案……
哪怕你不是球迷,或者说是个伪球迷,但你肯定知道贝克汉姆,可能知道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也可能听说......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9日 15:44

60年:和平符号的前世今生

60年:和平符号的前世今生
有很多符号和标志,不用别人解释,你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意思,比如“V”字手势,代表胜利,意为“Victory”;红白杆代表理发馆;还有心形符号代表着爱或浪漫;“卐”代表纳粹……
 
可实际上,这些标志最初的意思根本不是后来我们理解的那样。理发馆的白杆子上之所有一道红色,是因为早年间理发馆还承接外科手术的任务,专门用来放血。可能当时的外科医生都是有身份的人,不会干一些残忍的事,只好找一些刀子使唤比较灵活的人,于是看中了理发师……“V”字手势最初的含义有很多说法,甚至今天在很多国家还有侮辱性的意思;至于心形符号,是源......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27日 19:19

陈晓卿美食野史

陈晓卿美食野史

1

认识陈晓卿是在2005年底,当时我拍小电影《小强历险记》,剧中需要一个道具:警棍。《读库》的老六跟我说,他认识一个央视的人,叫陈晓卿,手里有警棍。我说,你还认识央视的保安?老六说,他可不是一般的保安。

就这样,有生以来第一次认识了一个非洲友人。

这些年,随着“中非两国人民”的友谊日渐地久天长,我也眼睁睁地看着陈晓卿慢慢黑里透红,红得发黑,每次《舌尖上的中国》播出,他都以候鸟式网红的方式像穿着花衣的小燕子一样例行飞入寻常百姓家......

阅读全文>>
2018年04月11日 15:08

乔布斯就是因为没听你们瞎叨叨才把苹果做成这样

乔布斯就是因为没听你们瞎叨叨才把苹果做成这样

在微博上,我关注的商人不多,大概也就是罗永浩,关注他也不是因为他是企业家。

当年老罗教英语、讲段子、办英语学校,是一个有追求的小镇青年,那时候经常聚在一块饭局,听脱口秀。后来在一次饭局上,他突然默不作声地躲到了一边,跟柴静一起研究手里的苹果手机。这是我经历过的有老罗但笑点最多的一次饭局,老罗不插话,陈晓卿点的那些菜食之无味。

大约过了一年,老罗宣布要去做手机。后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他成了一个做手机的创业者,说的好听一点叫“在写字楼忍辱含恨给资本打工的白领工人”。

企业家在公众眼中,大致的画面是这样的:你拿到一大笔钱,摇身一变成了某一领域的大......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6日 18:27

海魂衫:从水手服到时尚宠儿

海魂衫:从水手服到时尚宠儿

很多中国人都有海魂衫情结,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海魂衫可能是时尚款式的一种,对年纪稍大,尤其是四五十岁的人来说,是另一种感受。

四五十岁的人童年是在不知时尚为何物的年代度过的,那时候全中国人穿的服装颜色一只手能数的过来,基本上是蓝、灰、黑、绿这几种。单调乏味是那个时代着装的主色调,鲜有变化。而海魂衫无疑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小亮点。

海魂衫源自法国的海军制服,那么,法国海军制服怎么会穿在中国人身上呢?因为法国水兵内衣的蓝白道设计后来被很多国家海军采纳,成为正式制服,这其中就包括苏联海军。二战之后,中国海军的制服基本上是把苏联海军的军服照搬过来&mdash......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15日 15:05

是谁悄悄送了我一束野百合?

是谁悄悄送了我一束野百合?

生活中总会发生一些让你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每天起床有个习惯,为了让自己清醒,要在CD机里面放一张我喜欢的唱片,每天都不一样,这个习惯我已经坚持了很多年。

前几天,我播放的唱片是罗大佑的《青春舞曲》(演唱会实况)。我非常喜欢这张唱片,每当我对罗大佑老师感到失望的时候,都会拿出来听一遍安慰自己。

结果,发生了一件很诡异的事。

这张唱片一共11首歌,49分14秒,第一首是《诞生·青春舞曲》,最后一首是《恋曲'80》,我不知听过了多少遍,每首歌我都能倒背如流了。从“聪明的你,告诉我......

阅读全文>>
2018年02月24日 14:43

北京饭馆的菜为什么那么难吃?

北京饭馆的菜为什么那么难吃?
 
每次出差去外地,朋友们都要请我吃饭,把我带到一个讲究或不讲究的餐馆,但是都很好吃。吃饭的时候我心里直发虚,如果朋友们到北京该请他们吃什么呢?因为北京实在找不出太多好吃的。
 
曾经有几个外地朋友来北京,叫板要吃北京菜,我像邻居大妈劝和不劝离一样,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并把更严重的后果告诉他们,为什么不要尝试北京菜。但人家似乎把吃北京菜当成进京的一种仪式,并强调自己从小就读老舍、王朔的书,所以也要吃顿北京菜。“逛故宫、爬长城、吃北京菜”好像是外地人来北京的三大傻体验。为了让他们体验完整,只好带他们去了最正宗的北京菜馆。我猜第一道......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25日 16:01

无能之隐,一洗了之?

无能之隐,一洗了之?
最近流行一个词:洗稿。其实就是抄袭另一种比较时髦的说法。但与传统抄袭业不太一样的是,当下的抄袭突出了一个“洗”,跑到尼姑庵里偷来萝卜,把泥洗掉。这种古老的手工业发展的今天,终于升级了。中国又是个抄袭大国,不进步有点对不起传统。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抄袭是一个体力活,但好处是,信息闭塞,传播不畅,你抄了一个浙江作者的文章,发表在黑龙江一家杂志上,这个浙江作者未必能看到。
 
我认识一个自由撰稿人,当年他写一篇文章,可以像新华社发通稿一样,发在全国数百家媒体上,一篇文章哪怕只有30块钱稿费,算下来也有几千块钱,一个月写三四篇,一年下......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6日 15:55

一种逆流行实验

一种逆流行实验
前几天,我收到了陈哲先生寄来的一张唱片:《逆流行》。之所以要介绍一下这张唱片,是因为它多少还跟我有点关系。
 
可能很多人对陈哲这个名字有些陌生,甚至不知道他过去写过《血染的风采》《让世界充满爱》《黄土高坡》《同一首歌》《一个真实的故事》。他在上世纪80年代是很有名的词作家,90年代后期短暂做过一段音乐公司,然后他一头扎进了云南少数民族地区,做起了拯救少数民族音乐的工作,开启了他的“土风计划”工程,这一待就待到现在。
 
1996年,我认识了陈哲,他对传统民间音乐有种偏执的喜爱,以致后来选择了这条艰难的路。保护传统文化,是一道无解的谜题,......
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11日 17:41

曾经有个机会摆在他们面前……

曾经有个机会摆在他们面前……
有句老话讲:“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们翻开历史,会发现,历史是由抓住机会和错过机会两部分内容组成的。如果说历史是一块布,那些构成了历史的“纹理”的大事件、大人物就是这块布上棉纱的经纬交叉点。而我们这些普普通通的人,就是这块布上最细的一根棉丝横截面百分之一大的那个点,细小到需要用显微镜才能看出来。所以,那些供人们谈论的历史机遇、传奇,跟我们没什么关系。
 
然而,人们总是被那些抓住机遇的人成功的传奇故事所吸引,并颇有代入感地想象——如果那个抓住机会的人是我会怎样?放心,一般轮不到整天这么想的人。在生活中,抓住点小事足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