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5年12月30日 11:46

闲说翻译

闲说翻译

如果一场足球比赛,观众的注意力总集中在裁判身上,那一定是裁判水平有问题。同样,一本书在阅读过程中,读者总是想到译者,那译者八成水平有限。

前段时间,世纪文景出版了一本书《斯通纳》,我有幸在出版之前看了试读本。很多人看不下去,多是因为故事不是那种上来就把读者抓住,然后环环相扣,让你放不下的写法,约翰·威廉斯用一种朴实得没法再朴实的方式讲述一个普通得没法再普通的故事,要是没有点耐心,是看不下去的。...

阅读全文>>
2015年11月25日 09:13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

关于东欧摇滚乐,我最早的记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听过两盘磁带,分别来自匈牙利和南斯拉夫,现在回想起来,那并不是我后来理解的英语系国家的摇滚乐,它并不吵闹、沉重,很像英美国家的流行摇滚。

后来编写《欧美流行音乐指南》的时候,我决定收录一个词条:来自斯洛文尼亚的“拉巴克斯”(Laibach),因为他们是东欧最危险的摇滚乐队——无论对当局还是对乐队自身而言。在查阅他们的资料时,我发现,他们经常因为演出而被捕,...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26日 16:49

逆向创作

逆向创作

 

 

最近看完了美国音乐人戴维·伯恩的书《制造音乐》,关于这本书以后有机会我想好好介绍一下,这次提到这本书,是因为他开篇有一个章节,叫《逆向创作》。他根据音乐发展的过程总结出的规律,或者观点(结合他自己的音乐创作经历),跟过去很多人对音乐创作的理解不太一样:音乐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再扩大一下,对作家、艺术家来说,一篇文章,一幅画是怎么创作出来的?
 
过去我们看到更多的创作经验谈大都是——创作者有...

阅读全文>>
2015年10月08日 17:46

从手活儿到口活儿

从手活儿到口活儿

我一哥们儿在荔枝网工作,他常对我说:“你来荔枝网做个音乐节目吧。”我的前同事(也许将来还是三联的同事)苗炜去了一家视频网站,他跟我说:“你能不能做一个视频节目,介绍音乐,像马世芳那样……”类似这样的事儿我这些年经常遇到,有热心人希望我能拓宽一下领域,干点时髦的事儿,教唆我去录个视频节目,兴许还能挣到不少钱。想想我家里的那些唱片,硬盘里的那些歌,可以给人播放一辈子,让它们静静地呆在那里,确实有点...

阅读全文>>
2015年09月18日 11:50

我为什么不看国产电影

我为什么不看国产电影

 

这是一篇很容易得罪人的文章,因为我有很多朋友从事电影工作(编剧、导演、制片、演员),很容易让他们不爽。而且我自己也拍电影,这么写还有点自相矛盾吧?

其实我倒不担心我的跟电影有关的朋友不高兴,他们都能理解。不能理解的是更多看到标题或者看完文章之后不明白电影行业的人,我甚至都能想象得出,他们是什么反应。但这恰恰是我要写这篇文章的原因。

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每年,国产电影的产量都很高,堪比好莱...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31日 14:13

井水犯河水

井水犯河水

 

 

有句话讲:井水不犯河水。现实中,井水犯河水的事儿却时有发生。如果从规律上讲,一定是因为不按招数出牌才会出现井水犯河水的事儿。

去年,广西师大希望给我出本书,就是现在出版的《只有大众 没有文化》。书稿整理完之后,我琢磨着得有一篇序言。开始,想找个朋友给我写,后来一想,朋友写序,无外乎一堆溢美之词,而且未必能把我的真实想法写明白。这年头,夸人骂人都说不到点子上,索性,还是自己写吧。

我花了...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6日 09:16

见老罗(2)

见老罗(2)

整整在一年前,我第一次去锤子公司,回来后,我写过一篇《见老罗》。我没有在文中说见老罗的目的,有人猜测,可能是我想拍电影,找老罗赞助或让他出演床。

之后我又去了四五次锤子公司,每次去都是为了一件事:做T恤衫。

去年8月,我接到老罗电话,他问我:“你现在还做T恤衫吗?我打算做一批。”其实我已经好几年没做了,这期间我一直跟合伙人在分析研究调查,下一步该怎么做T恤。之前做T恤衫,我想得比较简单,不就是把衣...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4日 16:03

杂草杂谈

杂草杂谈


《杂草的故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书,看的时候勾起我很多记忆。
 
刚开始看的时候,我想这本科普书属于自己闲来无事边翻看边长知识的那一类读物。但真的看下去,才发现不是,它是一本充满温情和诗意的书,作者理查德·梅比饱蘸深情,为杂草翻案,字里行间流露着希望人类善待杂草的情怀。作为一个博物学家,他从植物学、生态学、考古学、进化学、人文学、文学、艺术、历史等角度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丰富有趣的杂草世界。他没有什...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2日 14:20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序)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序)

 

 

——书名的灵感来自黄舒骏先生的《改变1995》
       目前当当、京东、亚马逊均有预售。

这本书的内容都是过去十几年我在《三联生活周刊》上发表的采访和评论。以前曾有出版社希望把这些文字集结成书,但我心里一直很抗拒这件事,一是这十几年写的文字有多少我没统计过,估计有几百万字,一想就头大,更别说再整理一遍了,而且在电脑里放得随处都是,找起来也麻烦,有些文稿因为更换电脑可能早就丢失了;二是我从来不...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0日 16:46

比“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更悲伤的是

比“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更悲伤的是

若不是一篇“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城里人几乎不会知道凉山的存在。接下来,人们献出爱心,向这位女孩所在的地区捐款九十多万元。也许,这是生活在富足地区的人们唯一能做的事。

这样的事在二十多年前,一位叫矢崎胜彦的日本人也曾做过,他是日本芬理希梦株式会社会长。有一年,他在中国认识了当时在西藏任职的伍精华(后来担任国家民委副主任)。矢崎胜彦说,中国的文化对他影响很大,尤其在公司经经营理念上,中国传统文化...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31日 17:18

摇滚明星和童年阴影

摇滚明星和童年阴影

 

我第一次看摇滚歌星传记是在1989年,一家出版社翻译出版了迈克尔·杰克逊的自传《太空步》。当时能看到的摇滚歌星传记很少,那时只有这么一本,所以我看了两遍。当时兴趣点还是集中在杰克逊背后的唱片工业上。后来随着对他了解的越多,尤其是,媒体关于他的花边新闻越来越多,越发觉得他是个怪人。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有人评价他“没有一个正常的童年”这句话,才又想起了《太空步》这本书,然后把它翻出来,又看了一遍,似...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1日 09:59

李宗盛:《我的吉他 你的歌》

李宗盛:《我的吉他 你的歌》

 

歌星传记的开篇,往往有一个俗套,就是通过细枝末节从童年或少年时代的一些经历将自己和音乐联系起来,以此证明他后来成为一个歌星或音乐家是有根有据的——这跟过去给皇帝写传记的时候天出异象是一个套路。但是李宗盛这本书的开篇却没有这个俗套,而是直入内心,写他这几十年在音乐上的挣扎。你可以说这是本传记,也可以说是他对整个华语流行音乐的思考。文字一如他直白而富有哲理的歌词,有俏皮,有伤感,有无奈……但这一...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5日 10:43

还是多抓点贩毒的吧

带三个表 @ 2014-08-18 23:58:03

最近北京警方总抓明星吸毒,隔三差五就抓一个,好像没事供大家解闷玩儿似的。我不知道警方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为了完成任务指标还是震摄作用。刚开始,这种拿明星开练的方式还有点警示作用,现在,当人们对明星吸毒新闻产生信息疲劳之后,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我始终相信,我强大的警方对在任何地区贩毒吸毒动态都了如指掌,因为贩吸交易地点方式相对固定,即使打一枪换一地方,其规律还是...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5日 10:40

见老罗

带三个表 @ 2014-08-25 16:20:40

今天上午,我去锤子科技找老罗谈事。快到楼下时,我打电话,说到了。老罗说你上来吧。

上楼之后,眼前出现一块巨大的T型台,T型台的背景是一个斗大的“T”字。一位笑容可掬的前台女秘书站起身,甜甜地说:“您是送快递的吗?”我心说,见朋友穿的随便一点就成送快递的了?我赶忙说:“我找老罗。”女秘书继续笑容可掬:“对不起,我们公司有12个叫老罗的人,您找的是哪一位?”我此时才反应过...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4日 11:28

王菲:《杂念》

王菲:《杂念》

(欧美地区版封面)

(华语地区版封面)

王菲淡出歌坛,但是从来没有淡出过人们的口水。甚至,我们在谈论她的歌时都不那么专心。不知道当人们听到她这张新专辑之后又会动用大脑里的哪一处想象力。

三个月前,跟一个摄影师聊天时听说王菲在筹备新专辑。当时没当回事儿,也没详问,我不太相信王菲还会出新专辑,通过一个摄影师之口传出来我就更不信了。后来才知道,这位摄影师一直在给王菲拍新专辑素材照。但不管怎么说...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4日 10:18

雪隐鹭鸶飞始见,井底之蛙不恋天

雪隐鹭鸶飞始见,井底之蛙不恋天


这几天忙里偷闲把格非先生的新书《雪隐鹭鸶》看完了。看的时候心里有些惭愧:我竟没完整看过《金瓶梅》。

我上高中时,班上有个同学搞到一套海外版的《金瓶梅》,据同学说,删的比内地版本少。大家争相传阅,等到我想看的时候,书已不知去向。上大学时,在书摊上偶然发现一本杂志里刊登了一部分《金瓶梅》的内容,便买了下来。里面当然没有什么露骨的性描写。大概只有两三个章回,因为公开出版的都是删节版,所以也没兴趣读了。...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1日 09:15

求插画师

好久没更新博客了。

我那个小说最近要出版了,我希望里面能有几幅插画,出版社找过一些插画师,但画出来我感觉不对,所以在这里问一声,如果谁有兴趣,可以跟我联系。

我对插画的要求是,像当年我小时候看的连环画《三国演义》那样的风格,以线条为主,这个一般有绘画基础的人都能做到。

但我希望这个人还能做到的是,对农村生活有经验,尤其是对二十多年前中国农村生活有些了解的人,那么你的年纪可能在四十岁左右比较合适。

有意者请发邮件:dundee(at)126.com,能附上自己的作品的更好。

谢谢。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6日 10:27

中国第一狗仔队

中国第一狗仔队

这周做了一个封面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中国的第一狗仔队卓伟。提起卓伟,那些被他狗过的人会恨得从牙根儿里往外痒痒,中国明星们的好事差不多都被卓伟坏过了,他总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充当明星们的灯泡。这还不够,他还要把自己的所见即所得发表在媒体上,与人人都有颗八卦的心情的大众共享。

2008年初,我和北京的狗仔队们吃了顿饭,还写了一篇博客《狗仔日》,这一晃五年过去了,当初一起吃饭的狗仔队,现在只剩下卓伟了...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5日 08:02

大家晚上好

大家晚上好


摄于雪山音乐节。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6日 08:52

咖啡

咖啡

目前中国人对咖啡的理解是:品位,装逼。我不知道这种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可能咖啡馆里的装饰比较讲究,可能是进咖啡馆里的人都人模狗样,可能是咖啡的价位相对较高,常人消费不起,可能是介绍咖啡的书籍都带着欣赏玩味的气质……所以就有了周立波的“大蒜咖啡论”。

事实上,咖啡就是一种饮料,它之所以能有这些外延,大概是中国人过农民生活日子太久了,舶来的东西都会被打上一层资产阶级烙印,进而有人自我标榜,有人自我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