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你唱你的歌,我也唱你的歌

你唱你的歌,我也唱你的歌

你走你的路,我也走你的路。——伦纳德•科恩
 
到伦纳德•科恩去世前发行的专辑《你要它更暗》(You Want It Darker)为止,科恩一共录制了14张录音室专辑。1967年,32岁的科恩决定去唱歌,因为唱歌不仅可以养活自己,还能泡到妞儿。他的出版代理人问他:“这把岁数玩这个游戏是不是有点老了?”
 
一点都不老。之后这50年,科恩没有让人失望,他成了加拿大有史以来最有名的歌星之一。如果你是科恩的歌迷,你一定熟悉他的歌声,我这里就不再重复去描述他的演唱风格了。我们来聊聊科恩歌曲的各种翻唱版本。
 
你唱你的歌,我也唱你的歌。
 
目前,能统计出来的结果显示,科恩的歌有近3200种翻唱版本,涉及到二十多个语种,包括法罗语。这些翻唱版本大都集中在欧美国家(东欧、北欧国家最多),亚洲也有歌手翻唱过他的歌曲,至少有18个日本歌手翻唱过科恩的歌曲,伊朗歌手法哈德•迈赫拉德(Farhad Mehrad)、韩国歌手尹雪河(Yoon Sol-Ha)也翻唱过科恩的歌。台湾歌手齐豫在1988年发行的英文翻唱专辑《Paradise Bird》中和新加坡吉他手雷吉•弗吉斯(Reggie Verghese)合唱了一首《圣女贞德》(Joan Of Arc),另外,蔡琴、胡德夫、杨乃文、邓紫棋都翻唱过《哈利路亚》(Hallelujah)。大陆歌手中,有位叫姚斯婷的歌手也翻唱过《哈利路亚》。
有些事可能是命中注定。1966年,科恩决定弃文从艺,开始写歌。他刚写了两首歌,就认识了美国民谣歌手朱迪•科林斯。科恩当着科林斯的面演唱了《苏珊》(Suzanne)和《带妆彩排闹剧》(Dress Rehearsal Rag),科林斯非常喜欢这两首歌,决定用在新专辑里。后来专辑《在我生命里》(In My Life)大获成功,也让人知道了歌手伦纳德•科恩。可以说,这个命中注定——注定科恩是被“翻”出来的。
 
科恩在1966年算正式出道,很难想象,在70年代以前,就已经有四十多位歌手翻唱过他的歌曲,他那时才出了两张专辑。
 
在目前这三千多首翻唱版本中,多数都是歌手或乐队在某张专辑中演唱了一两首科恩的歌曲,被翻唱次数最多的是《哈利路亚》,《苏珊》、《电线上的鸟》(Bird On a Wire)、《共舞到爱的尽头》(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著名的蓝雨衣》(Famous Blue Raincoat)被翻唱的次数也位居前列。
 
以专辑翻唱形式出现的我们称之为“致敬”(Tribute),好多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向大师致敬》,介绍过一些有意思的致敬专辑。一般专辑会取名“A Tribute To ×××”,多由众歌星(Various artists,这个专用名词上世纪90年代出现在中国媒体上被翻译成“各具特色的艺术家”,我猜,这个译者后来被挖到金山公司专门负责金山词霸开发去了)一人一首凑成一个专辑;当然也有不这么起名的,比如另类乐队向卡朋特兄妹致敬的专辑就叫《如果我是木匠》(If I Were a Carpenter),《如果我是木匠》本来就是乡村歌手约翰尼•卡什唱过的一首歌,也算一语双关吧。
 
严格意义上讲,第一张致敬专辑出现在1981年,是哈尔•维尔纳(Hal Willner)向意大利作曲家尼诺•罗塔(Nino Rota)致敬的专辑《我记得尼诺•罗塔》(Amarcord Nino Rota)。
第一张致敬专辑。
 
有人把致敬专辑大致分为如下几类:
 
一、通过翻唱的唱片销售向原唱者募捐资助,比如向罗基•埃里克森(Roky Erickson)致敬的专辑Where The Pyramid Meets The Eye就属于这一类。
 
二、某个歌手/乐队翻唱另一个歌手/乐队的歌曲组成一张专辑,比如“大白鲨”(Great White)乐队发行过一张翻唱“齐柏林飞艇”乐队的专辑《大飞艇》(Great Zeppelin)。
 
三、用一种与原唱风格迥异的演唱风格翻唱组成的专辑,比如一些雷鬼乐队翻唱鲍勃•迪伦的歌曲,哥特摇滚乐队翻唱大卫•鲍伊的歌曲,一些玩电子音乐的人重新演绎“平克•弗洛伊德”、用古巴音乐翻唱“披头士”的歌曲,用北京话翻唱邓丽君的歌曲……
 
四、翻唱整张专辑,向某一张专辑致敬。比如向“弗利特伍德•麦克”(Fleetwood Mac)那张经典专辑《谣言》(Rumours)致敬的专辑《遗产:向弗利特伍德•麦克的谣言致敬》(Legacy:A Tribute to Fleetwood Mac's Rumours)。
 
五、用另一种语言翻唱某个歌手/乐队的歌曲组成的专辑,比如向The Cure乐队致敬的西班牙语专辑《致敬治疗乐队:只因我无法成为你》(Tributo a the Cure:Porque No Puedo Ser Tu),以及向“皇后”乐队致敬的专辑《致敬皇后:西班牙语摇滚金曲》(Tributo a Queen: Los Grandes del Rock en Español)。
 
六、为了纪念去世的歌手而录制的翻唱专辑,比如向灵歌手卢瑟•范德罗斯(Luther Vandross)致敬的《如此惊奇:致敬卢瑟•范德罗斯》(So Amazing: A Tribute to Luther Vandross)。
 
而伦纳德•科恩几乎被用所有方式致敬过。下面介绍几张比较典型的专辑。
 
1 Jennifer Warnes - Famous Blue Raincoat
 
科恩曾说,詹妮弗•沃恩斯是一个被低估的歌手。最初,沃恩斯作为科恩的伴唱歌手在70年代一起巡回演出过。科恩曾为沃恩斯写过歌词。这让她有了录制一张翻唱科恩歌曲专辑的想法。但是当时并不流行翻唱或致敬专辑,当沃恩斯把这个想法告诉唱片公司时,制作人罗斯科•贝克说:“科恩似乎是A&R毒药。”直到1986年,沃恩斯才有机会录制这张《著名的蓝雨衣》。结果这张专辑一直被科恩的歌迷津津乐道。2007年,20周年纪念版发行,里面又增加了4首歌。
2 Graeme Allwright - Chante Leonard Cohen
 
这位新西兰出生,定居法国的歌手,在1973年录制了一张《歌唱伦纳德•科恩》(Chante Leonard Cohen),专辑共有9首歌,这可能是最早的一张翻唱科恩歌曲的专辑。
 
3 G.G. Gunn - Hot Romances
 
这是冰岛诗人兼歌手G.G. Gunn翻唱科恩的专辑,录制于1988年,当时只是以卡带方式发行,而且只制作了300盒,如果谁现在还保留着这盘卡带,应该算古董级别的文物了。
 
4 Maciej Zembaty
 
波兰艺术家、作家、诗人、记者、喜剧演员、歌手马切伊•泽姆巴特(Maciej Zembaty)是伦纳德•科恩的翻唱专业户,他一共录制了12张科恩翻唱专辑,共计六十多首歌。其中《哈利路亚》(Alleluja)在波兰卖掉了40万张。
泽姆巴特录制的部分翻唱科恩的唱片。
 
泽姆巴特第一次听到科恩的歌就被迷住了,然后他开始翻译科恩的歌词,很难想象,他花了半年的时间才翻译出了第一首歌的歌词,这和科恩创作《苏珊》这首歌的时间差不多。1985年,在《伦纳德•科恩叙事曲》(Ballady Leonarda Cohena)中,泽姆巴特大胆地演唱了《游击队员》(Partyzant),这首歌是写二战期间法国抵抗组织的故事。但这首歌在波兰还有另一层意义,因为歌中叙述的情境跟当时团结工会成员的境遇很类似,所以成了团结工会的圣歌。当时波兰正处于戒严时期,演唱这首歌……你懂的。
 
科恩在东欧,尤其是在波兰非常受欢迎,跟泽姆巴特的普及有直接关系,因为他都是把科恩的歌词翻译成波兰语再演唱的。1985年科恩冒着危险,当着波兰观众的面,演唱了这首《游击队员》。
 
目前的统计资料显示,仅在波兰,就有二十多张科恩的翻唱专辑,比美国还多。科恩在波兰的影响力相当于小糖人在南非、邓丽君在大陆、郭敬明在四线城市。
 
5 Daniele Pascal - 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
 
说到南非,不得不提一下丹尼尔•帕斯卡(Daniele Pascal),她是非洲国家第一个发行翻唱科恩专辑的歌手(第一个翻唱科恩歌曲的是南非歌手科妮莉亚[Cornelia],它在1968年的专辑《我要活下去》[I Wanna Live]中翻唱了一首《苏珊》)。帕斯卡有点像泽姆巴蒂,不过她普及的不是科恩,而是法国香颂音乐,所以她有“法国香颂大使”的美誉。
 
6 Judy Collins - Democracy: Judy Collins sings Leonard Cohen
 
作为科恩的贵人,朱迪•科林斯对科恩的帮助非常大,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科林斯经常在专辑中翻唱科恩的歌曲,前前后后演唱了10首科恩的歌。2004年,科林斯把翻唱科恩的歌曲集结在一起,外加4首新翻唱的歌曲,发行了这张专辑。不管是泽姆巴特还是科林斯,都在告诉人们,科恩的歌曲适合一直翻唱。
 
7 Monsieur Camembert - Famous Blue Cheese
 
“乳酪先生”(Monsieur Camembert)是一支来自澳大利亚的吉普赛风格的乐队,他们的音乐风格多样,所以演绎科恩的歌曲别有一番风味,这就是专辑为什么起名“著名的蓝奶酪”的原因,这张翻唱专辑是现场录音,音乐涉及了摇摆舞、爵士乐、中东犹太音乐、探戈、拉丁舞曲……如果你想体验一下科恩音乐的别样风情,不妨听听这张。
 
8 Blue Engine String Quartet - If It Be Your Will
 
“蓝色引擎四重奏”是一支加拿大弦乐四重奏乐团,主要演奏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也是加拿大音乐人第一次发行翻唱科恩的专辑。他们请来了演员、歌手克利夫•热恩(Cliff Le Jeune),举行了一场科恩作品音乐会,热恩的歌声很迷人,在原声音乐的伴奏下,令人陶醉。科恩称他们此举是送给他的“神圣的礼物”。
 
9 VA - I'm Your Fan
 
这张专辑是法国音乐杂志《真摇滚》(Les Inrockuptibles)策划制作的,在1991年发行。翻唱的阵容包括:R.E.M.、伊恩•麦卡洛克(Ian McCulloch)、“小精灵”(Pixies)、杰夫雷•奥耶马(Geoffrey Oryema)、“詹姆斯”(James)、“爱之屋”(The House of Love)、劳埃德•科尔(Lloyd Cole)、罗伯特•福斯特(Robert Forster)、尼克•凯夫与“坏种”(Nick Cave and the Bad Seeds)、约翰•凯尔(John Cale)等一批另类。科恩是该杂志封面的常客,至少上过九次封面。
 
10 VA - Tower of Song
 
这张专辑汇集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科恩翻唱阵容:唐•亨利(Don Henley)、特丽莎•耶尔伍德(Trisha Yearwood)、斯汀与首领(Sting with The Chieftains)、波诺(Bono)、托里•阿莫斯(Tori Amos)、矮墩状(Elton John)、威利•纳尔逊(Willie Nelson)、彼得•加布里埃尔(Peter Gabriel)、比利•乔尔(Billy Joel)、苏珊娜•维加(Suzanne Vega)等一共13个歌手加盟。当年这张唱片还是宝丽金唱片公司送给我的,除了唐•亨利演唱的《人人都知道》(Everybody Knows)之外,我对其他歌曲没什么印象。allmusic.com上有段评论:“坦白地讲,对这13个大腕儿的所谓‘致敬’最好的描述是像火车脱轨……因为他们都致命的错过了科恩歌词中的诗意。”我听过大约不下20张向科恩致敬或翻唱的专辑,这张听起来的确无感。看来,不是腕儿越大唱得就越好。感觉这些明星像是接到了唱片公司布置的任务,又必须完成,匆忙之中录了这么一张令人尴尬的专辑。相比其他人的翻唱,这些明星都缺少一样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对科恩的热爱。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