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为什么T恤上没有中国美食?

为什么T恤上没有中国美食?

大家都知道,中国在技术发明方面可能在世界上排不上号,但在美食方面,绝对世界第一。中国美食如此丰富,跟几千年来人们一直挨饿吃不饱有关。所以,中国人把智力都贡献在吃上了,才生生不息,也造就了今天吃不过来的美食。就连活着就是为了吃的美食家陈晓卿都说,中国美食他只吃了不到十分之一。每当月亮升起,陈晓卿龇着呀,仰望苍穹:“你能再借我五百年吗,我好把剩下的十分之九吃完。”
 
但我们的美食文化真的仅限于满足口腹之欲的层面上,不管你怎么用文化去包装,用历史去考证,中国美食核心还是一个字:吃。千百年来,人们为美食赋予的不是灵魂,而是口水。
 
我对美食没有任何研究,至今不明白酱豆腐为什么会有红黄两种颜色。尤其是,认识陈晓卿之后,对美食更没兴趣了。既然你随时可以找到拐棍用,干嘛非要自己去买一根呢。不管我在任何城市,想找家饭馆吃饭,只要告诉陈晓卿我所在的具体位置,他都会这么回复我:“你出门往右拐,过一个十字路口,走一百米,左手边有个吉野家。”说来也神了,我每次都能按照他指的方向找到吉野家,你说他得多了解这个连锁品牌啊。
 
最近这几年我开始关注中国美食,倒不是寻找什么好吃的,而是跟T恤有关。我发现,世界上很多设计师都喜欢拿美食(食物)做T恤设计主题,比如他们给T恤主题分为音乐、电影、游戏、卡通、体育、极客、怀旧、暗黑、美食……等几大类,以前我看到有设计师把披萨、薯条、汉堡包或者牛油果、火腿肠之类的食物画在T恤上,还真没当回事。可能在我看来,任何东西都可以印在T恤上。但这些年我一直满世界寻找好玩的T恤设计,时间长了,看到的这类食物主题的设计越来越多,多到我都躲不过来。只要是大家都知道的食物,他们都会印在T恤上,从三文鱼到墨西哥玉米片。有限的几次出国经历,我跟一帮人在大街上转悠,他们都在找哪里有打折名牌服装店,我的眼睛一直盯着过路人的胸部,看看他们都穿什么图案的T恤,还别说,总能发现一些食物T恤。同时我也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这些美食T恤上为什么没有中国菜?
食物主题T恤设计
 
我陷入了深深的终极思考中,要说造芯片我们造不过你,做美食全世界还有哪个国家能超过我们?古话说得好,五里不同居,十里不同食,怎么我从来就没见过有人把中国美食印在衍生品上呢。经过长时间思考,我得出几个结论:
 
一、中国人认为美食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穿的,衣食住行这四样是分开的,不能合并或有交集;
 
二、T恤设计终究属于创意设计,创意确实不是咱们的强项,咱们的强项是山寨,你没有设计中国美食T恤图案我哪知道怎么抄;
 
三、将美食(食物)这种艺术感不强的东西印在T恤上,需要艺术工作者的创造和加工,将其拟人化、卡通化、形象化,还要有幽默感和纯真的心灵,这个我们也不擅长;
 
四、我们市场上不需要这样的衍生品,如果你把馅饼印在T恤、马克杯、靠枕、杯垫上,好多人会感到费解:你让我画饼充饥啊?
“面”朝大海
 
这次我们做了这款“面”朝大海。是因为一个朋友去西班牙,在一家T恤店给我买了这件T恤,我很喜欢,马上在网上联系到这个设计师,买下了版权。当我穿着这件T恤出门,有不少人说很喜欢这个设计。因为他们都知道日本拉面和葛饰北斋的《神奈川冲浪里》,这是典型的日本文化元素,就像你穿着一件熊猫在长城上吃竹子的T恤,外国人看到后的第一反应这是中国元素。这款T恤的设计师不是日本人。后来我发现,有很多日本文化元素的T恤设计(从电影形象、卡通人物、美食到浮世绘),设计师都不是日本人,他们可能是比利时人、法国人、巴西人、印尼人。你们还记得去年我们出的一款宫崎骏主题的T恤吧,设计师来自法国。可能日本人认为这些元素已经是眼前无风景,没啥感觉,但其他国家的人觉得很新鲜,常常用来当作流行文化的主题素材。
 
那么,问题来了,其他国家的人怎么这么了解日本文化?这个话题不能往大了说,往大了说容易伤到一些人脆弱的民族自尊心。咱往小了说,拿美食来说,日本美食早就随着日本文化在世界各地的传播在全球扎下了根,而且时间非常久远,人们对拉面、寿司之类的日本料理一点都不陌生,和披萨、汉堡包一样熟悉。但是这些人对饺子、火锅、馒头之类的中餐未必就了解很多。这个道理也很简单:你接受别人的文化,别人也一定会接受你的文化,反之亦然。互通有无,让日本文化在过去的几百年中传播到世界各地。尤其是,日本在各个领域拿出的东西可都不差啊。外国人了解日本文化是立体的,不仅仅是美食。这样,他们创作的时候会像日本人那样游刃有余。
 
有兴趣的人不妨看看南希·K.斯托克写的《神奈川冲浪外:从传统文化到酷日本》这本书,里面讲得很清楚。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对日本文化如此着迷,看来是有基础的。
这两年来我经常想,中国美食怎么就不能印在T恤上呢?我就是不会画画,如果我会画画,我把中国美食都画出来,印在T恤上。大熊猫怎么就只能吃竹子,就不能吃顿四川火锅吗。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想到这些事,我忧国忧民的头就直大。
 
你们都知道陈晓卿是拍美食纪录片的,现在快成美食界的总瓢把子了。他对我思考的这些问题很不屑。他认为,设计师不懂美食,美食家不懂设计,在美食和美术之间缺少一座桥梁,他可以架起这座鹊桥打通任督二脉。
 
如今,陈晓卿的纪录片拍的顺风顺水,他居安思危,靠卖版权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当核心产品成熟,附属衍生产品就该应运而生,形成一个围绕太阳转的太阳系体系。围绕美食可以做很多事情。所以他决定把我一直想做却没法做的美食T恤这件事做出来。我一听,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有人做这件事了;忧的是,设计师能把中国美食画得让你想穿身上吗?
 
陈晓卿说:“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拍纪录片已经形成了品牌效应,用那帮商界大忽悠的话讲,叫‘光环效应’,就是说我头上有个光环,像开了光一样,干什么都事半功倍。你脑袋上没有,每年也就能卖几件T恤。”
 
你再怎么光环效应,给你拍照片不还是得把相机架在三脚架上光圈开到1.2按着B门不撒手像拍星星运行轨迹那样才能把你拍出来吗。
 
陈晓卿说请张发财的团队来负责设计。提到这个张发财,好多人都知道,他是中国驰名商标设计师,不是驰名商标设计师,是驰名商标设计师,你看懂了吗?他是因为给人设计商标而驰名设计界的。当年《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海报就出自张发财之手。这个人慧眼独具,能在一幅山水画中看出一块隐藏的腊肉,所以他把这幅画改吧改吧就做成了《舌尖》的海报。他以为这幅画是几百年前画的,作者早死了,PS的时候也没过脑子,随着《舌尖》的热播,那个画家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把张发财给告了。《舌尖》出DVD的时候,陈晓卿送给张发财一套,在DVD的封面上,陈晓卿写了一句语重心长的话:“提高艺术修养,远离低级趣味。”后来张发财落下一个病根儿,每次拿什么东西恶搞设计之前,都会扪心自问:“这人还活着吗?这玩意属于低级趣味吗?”
 
有张发财出手,估计不会差。你想啊,他能从山水画里看出腊肉,大概也能从《清明上河图》里看到羊蝎子,从《女史箴图》里看出西兰花,从《关山行旅图》中发现生蚝……
 
在张发财设计团队的努力下,不到半年,就拿出了三百多个设计,涉及到大部分中国人爱吃的美食,陈晓卿在电脑里一张一张放给我看,“你别老说中国设计师不行,你看看张发财他们弄出来的,多有文化。中国美食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西北到东南,从西南到东北,都在里面了,基本上填补了中国美术和美食领域的空白。”
 
“你打算每个印花做多少?”
 
“你一个印花就做一百来件,我们每个印花做三千件。”
 
“那就是一百万多件啊。”
 
“对啊,我微博上有两百万粉丝,两个人穿一件就卖完了。”
 
“这风险有点大。”
 
“你一个当排长的,不知道军长整天在干什么。我们有风险投资,他们为了投资这个项目,快打起来了。做美食T恤只是我们太阳系周边的一颗冥王星而已,小意思。而且老六也打算把这些设计出一本画册,叫《中国美食T恤图谱》。这样两个领域互动,一百万件轻飘飘的。”
 
在“中国美食T恤系列”发售之际,陈晓卿和他的团队搞了一场隆重的发布会。当然,陈晓卿不管搞什么名头的活动,都是以吃为主。现场来了好多人,比如演艺明星、媒体混子、商界忽悠、设计大咖、公号扒手、当街网红……神头鬼脸,不一而足,现场热闹非凡。真可谓——
 
美食专家陈晓卿
 
大排筵宴待宾朋
 
跨界染指服装界
 
发财创意显神通
 
东宫娘娘烙大饼
 
西宫娘娘卷大葱
 
尝遍天下珍奇味
 
美食T恤扬远名
 
发布会上,陈晓卿一脸严肃地对我说:“半年后,你就是到中国最偏远的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地方,都能看到他们穿着我们的美食T恤。”
 
半年后……
 
陈晓卿坐在办公室,双眉紧锁,脸皱得就像一颗墨鱼汁面的包子。
“怎么了?”
 
“你说中国人为啥不爱穿T恤?我做了一百多万件,才卖出去两万件。”
 
“难道你那两百万粉丝刚从树上下来,只知道吃,不知道穿?”
 
“我想了好几天,这批T恤不好卖,有很多原因,比如全球变暖问题解决了,夏天还跟早春二月一样,也可能版型不对,也可能定价太高,也可能营销不到位,或者微博上大都是僵尸粉,但也不至于卖这么少吧。真是隔行如隔山,隔离如隔年。”
 
“你知足吧,我五年也卖不到这么多。”
 
“不过,我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张发财,他对美食还是不了解,跟你一样,他也是连米粉和肠粉都分不清。他的团队设计的T恤艺术感太强,不招人喜欢。比如有一件他设计的姜汁皮蛋,我给好多人看,他们愣是没看出来是姜汁皮蛋。后来我把衣服倒过来他们才看出来。”
 
“你没跟张发财聊过这个问题吗?”
 
“我给他发了好多信息,他就回了一句话:‘哥,你让我提高艺术修养,远离低级趣味。我做到了。’”
 
“尼采说过:‘即使美食美酒再怎么被贵族品味,它也是一个低级艺术。’”
 
“早知道张发财这样,我还不如请原研哉这个大忽悠来设计呢。这个张发财,应该叫蒸发财,我本来想在美食和美术之间架一座桥,现在投资商的钱在水漂上架了一座魂断蓝桥。也怪我,当初我做这个有些冲动,这人一红,总觉得自己浑身是劲儿,可以搬山移海,无所不能,但想不到也会有马高镫短的时候。一些人生道理我们都明白,但自己不体验一次,是不会真明白的。我当初就应该老老实实拍我的美食纪录片,被你激得非要做什么T恤,做不擅长的事,养盆荷花都能涝死。你看老罗,放着好端端的相声不说,非要去做手机,我这次跟他一样犯了一个把弓拉满、把箭射骗的错误。算了,别提他了。”说到这里,陈晓卿潸然泪下,看上去就像融化的冰水从一颗冻秋梨上缓缓地淌过。
“那这些库存怎么办呢?”
 
“是啊,现在租了一个大仓库,每天租金就不少钱。我想好了,这些库存我打算捐给非洲,他们那儿一年四季都穿T恤,也算我为家乡做点贡献。对了,《中国美食T恤图谱》卖得也很差,首印六万本,就卖出去一百多本,其中有七十多本还是张发财买来送朋友的。现在老六为了填这个窟窿,已经跟郭敬明签了一个合同,让他随便抄一本书拿过来出版。”
 
陈晓卿搓着手,一筹莫展。“我知道你的T恤每年为什么卖那么少了,只有大众没有文化的人越来越多了。”
 
我抬头看了看星空,似乎看到了被开除出太阳系的冥王星。
 
这时,陈晓卿的手机响了,他心不在焉地接着电话,聊着聊着,慢慢双眉舒展,笑逐颜开,那样子就像一碗娇艳欲滴的黑芝麻糊。
关了手机,陈晓卿笑嘻嘻地说:“你知道是谁打的电话吗?”
 
“谁?”
 
“老罗。这个人就是够哥们儿,给我指明了未来的方向。”
 
“啥方向?”
 
“让我直播带货,还清债务。”
 
“拉倒吧,你看他这么一个有文化有品位的人,带货快把他带成文盲了,你是吃货,不是带货。况且,你直播带货也没有任何优势啊,你录视频和录音频不都一样吗,反正大家都看不见你。”
 
“这事儿你别拦着我,不然我跟你急。”
 
“你哪怕开个影楼重操旧业拍婚纱摄影也比带货强啊。”
 
陈晓卿一听急了,一把揪住我的脖领子,使劲推搡起来:“你以后能不能不提我过去做的事,尤其是婚纱摄影。”
 
我一睁眼,发现我家大肥正在用爪子推我,哦,它要起床吃早餐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