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看球的时候不唱歌怎么行

看球的时候不唱歌怎么行

英格兰球迷
 
欧洲杯开始了。每逢重大赛事,比如欧洲杯、世界杯、奥运会,主办方都要推出一首甚至多首与赛事有关的歌曲,所谓主题歌。目的也比较直接,希望人们能通过一首歌来关注这项赛事,或用于商业广告宣传,并且为赛事增添那么一点点文化艺术气息。
 
奥运会开始有主题歌还是上世纪80年代后,之前会有音乐家创作一首主题音乐。这可能是受1968年奥运会期间美国ABC电视台的启发,他们在报道奥运会新闻时,总会播放一首叫《号手之梦》(Bugler's Dream)的曲子,这首听上去很像颁奖曲的音乐,一来二去成了奥运会的主题曲(不是奥运会会歌)。
 
进入80年代,主办奥运会的国家开始有主题歌了,1988年韩国汉城奥运会,第一次出现为奥运会创作的主题歌,就是后来我们总提起的《手拉手》。从此,每届奥运会都要创作一首歌作为主题歌。但你想过没有,这些难听的歌你根本都不记得了。所以国外有媒体评论奥运歌曲时,总用一个简单的数学公式来描述:“俗气的音乐 + 梦想 = 噩梦般的歌曲。”事实上还真是这样,音乐家不喜欢创作这种空洞的歌曲,因为这类大而无当的主题跟自己的生活毫无关系。这个数学公式在1990年亚运会达到登峰造极。2012年伦敦奥运会,美国网络杂志《沙龙》发表了一篇文章:《奥运主题歌:依旧糟糕》。《大西洋月刊》当时也发表了一篇文章《为什么奥运主题曲总是那么烂?》,文中说:“你不能用一首奥运歌曲来捕捉一个国家的情绪,因为人们对这项活动的狂热程度与对国家足球队的狂热程度不一样。”
 
不过,世界杯官方推出的歌曲也好不到哪里去,1962年智利世界杯,国际足联开始有了主题歌,这个传统一直延续至今。但除了《意大利之夏》和《生命之杯》,你还记得第三首世界杯的主题歌吗?如果你张嘴就能说出俄罗斯、巴西、南非、德国、日韩、美国、墨西哥、西班牙、阿根廷……世界杯的主题歌,你一定是神仙。
 
赛会歌曲之所以难听,原因也非常简单,主办方从来不会把一首主题歌当回事,一般都是委托给比较熟悉的音乐人创作,至于这个人能写成什么样,完全看天气状况。赶巧了,你能遇到一首好歌,不赶巧你听到一首烂歌,你也不会把它当回事,比赛才是你关注的。
 
现代足球和摇滚乐都发达的国家只有英国,虽然英格兰队在世界杯和欧洲杯上的战绩跟他们是现代足球发源地的地位不相匹配,但是在足球歌曲这方面,好像还没有哪个国家能战胜过英国。在英国,摇滚乐与足球的融合度太高了,绝对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同胞兄弟。每一支俱乐部都有自己的队歌,至于球迷在每场比赛中唱的歌曲,数不胜数,他们非常擅长“现挂”,不管是过去的经典歌曲还是当下的热门金曲,他们随时会填上应景的歌词,用来给主队打气、诅咒对手、羞辱裁判。
如果按国家排名,英格兰的球队足球歌曲最多。
世界足球俱乐部歌曲数量排行榜前一百名中有八十多个来自英国
 
有空我会介绍一下英格兰各级别俱乐部写的足球歌曲,因为实在是太多了。这次,着重介绍一下专门为英格兰代表队写的出征歌曲。不像阿根廷队,这几十年世界杯的“主题歌”都是《阿根廷,别为我哭泣》,英格兰队每次出征大赛,都会有一首鼓舞人心的战歌陪伴——尽管他们的成绩始终不咋样。
 
为英格兰队出征参加世界大赛写歌的传统是从1970年墨西哥世界杯开始的。可能是因为1966年英格兰拿了世界杯冠军,并且参加墨西哥世界杯的阵容比夺冠时的阵容还强,因此英格兰信誓旦旦,志在必得。比尔·马丁和菲尔·库尔特创作了一首《回家》(Back Home),并且由英格兰队的队员演唱。歌曲表达了载誉而归的美好愿望。但在四分之一淘汰赛中,英格兰被西德队逆转,饮恨而归。
 
《回家》
 
之后的两届世界杯,英格兰队都没有在预赛中出线,所以也没有出征战歌。直到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英格兰再次出现在决赛圈,英格兰队出征歌曲是《这次(我们做对了)》[This Time (We’ll Get It Right)],这首歌由摇滚乐队“烟鬼”(Smokie)的两位成员克里斯·诺曼和彼得·斯潘塞创作,还是由英格兰队的队员亲自演唱。英格兰小组赛三战三胜,但进入第二轮小组循环赛后,以1分之差落后西德队,被淘汰出局。
 
《这次(我们做对了)》
 
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英格兰队的战歌是《整个世界都在我们的脚下》(We've Got the Whole World at Our Feet),还是由英格兰队队员演唱。歌曲改编自诺丁汉森林队的队歌《我们掌控整个世界》(We've Got the Whole World in Our Hands),这首歌在足球场上非常受欢迎,很多球迷都把它改成自己的版本。实际上,它是根据一首传统非洲歌曲《他掌控整个世界》(He's Got the Whole World in His Hands)改编而来。1958年,英国歌手劳丽·伦敦翻唱后风靡世界。但不幸的是,这首歌成了1986年世界杯马拉多纳表演的注脚,世界不仅在他掌控(上帝之手)之中,也在他的脚下(连过英格兰队五名球员打进一球)。所以,确定战歌名字之前一定要先算一卦。
 
《整个世界都在我们的脚下》
 
1988年,英格兰队第一次有了出征欧洲杯赛事的战歌(欧足联是从1992年瑞典欧洲杯开始有官方歌曲的),这首歌的名字叫《一路走来》(All The Way),由专门打造热门歌曲的“铁三角”音乐制作人“斯托克、艾特肯和沃特曼”(Stock, Aitken & Waterman)制作,如果你对80年代中后期英国流行音乐有一点了解的话,你一定知道“香蕉女郎”(Bananarama)的《维纳斯》(Venus)、凯莉·米诺的《我应该很幸运》(I Should Be So Lucky)和《把手放在你心上》(Hand on YourHeart)、里克·阿斯特利的《永不放弃你》(Never Gonna Give You Up)和《永远在一起》(Together Forever)、贾森·多诺万的《一吻封缄》(Sealed with a Kiss)……如果把他们制作的热门歌曲都列出来,我就没地方写足球歌曲了。这么说吧,这哥儿仨完全采用流水线制作方式,所有歌曲的编曲你听着都一样,但人们就是喜欢听,他们制作的歌曲有40首进入排行榜,唱片销售了4000万张,创造了1.04亿美元的收入。不过,由“铁三角制作人”打造一首英格兰队球员演唱的热门歌曲风格的歌曲,就像一帮过气的偶像明星突然在十年后复出,非让你一下回到他一掐直冒水的细皮嫩肉时代一样别扭。那届欧洲杯,英格兰队小组赛三战三负垫底出局,一路走来就是个打酱油的。同时,“铁三角”的黄金时代也随着英国独立音乐的崛起而结束。
 
《一路走来》
 
1990年世界杯,你们都知道有一首《意大利之夏》,我这里不再介绍了。我想介绍的是另一首歌,为英格兰出征世界杯的战歌,这首歌绝对是足球歌曲中数一数二的佳作,那就是来自曼彻斯特的电子乐队“新秩序”(New Order)写的《运动的世界》(World in Motion),这首歌最初名字叫“E代表英格兰”(E for England),结果被英足总否了,不知哪位官员想到了“E”还代表“ecstasy”,你们这帮玩摇滚的不会是写了一首关于摇头丸的歌曲吧。这首歌由“新秩序”乐队和英格兰队球员一起录制演唱,前锋约翰·巴恩斯在里面还来了一段Rap。这首乐观的歌曲也让英格兰队在意大利踢出了不错的成绩,最终进入了半决赛,但又倒在了老冤家德国队的脚下。
 
《运动的世界》
 
1994年美国世界杯,英法等强队没有进入决赛圈。1996年欧洲杯由英格兰主办,结果,倒霉的英格兰队在半决赛中又遇到德国队,120分钟踢成平局,最后点球惜败,止步本届欧洲杯。由于英格兰是主办方,所以没有专门为英格兰队推出一首出征歌曲,只以主办方的名义推出一首赛会歌曲,由“全红”(Simply Red)乐队演唱的《我们同舟共济》(We're In This Together),这是一首非常抒情的歌曲。但这首歌很快被人忘记了,因为来自利物浦的“闪电种子”(The Lightning Seeds)乐队演唱的《三狮军团》(Three Lions)盖过了《我们同舟共济》的光芒,迅速成了排行榜冠军,不管你以什么标准列举最佳足球歌曲,《三狮军团》永远名列前茅,因为这是一首真正写给对英格兰队爱恨交加的球迷的歌曲。
 
《三狮军团》
 
两年后,英格兰队参加法国世界杯,“回声与兔人”(Echo & the Bunnymen)乐队的主唱伊恩·麦卡洛克为英格兰队写了一首歌,叫《站在世界之巅(啥感觉啊?)》[(How Does it Feel to Be) on Top of the World?],这是官方推出的英格兰队战歌,这首歌由“回声与兔人”、“空间”(Space)、“辣妹”(Spice Girls)和“海天一色”(Ocean Colour Scene)成员西蒙·福勒演唱。这个阵容会让你认为:贝克汉姆是当时英格兰队的希望,他的太太维多利亚所在的“辣妹”正红得发紫,“回声与兔人”是80年代哥特摇滚和后朋克的翘楚,“海天一色”和“空间”代表新一代乐迷的口味……这个超级组合可以涵盖所有球迷。结果,这首歌招来一片骂声。在骂声中,这首歌打进了排行榜。与此同时,贝克汉姆在对阵阿根廷队的比赛中,因为踢西蒙尼被红牌罚出场,英格兰队止步八分之一淘汰赛,结束了法国之行。站在世界之巅,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滋味。
 
《站在世界之巅(啥感觉啊?)》
 
但谁也没想到,“闪电种子”的新版《三狮军团 ’98》和另一首《文达卢》(Vindaloo)成了1998年世界杯非官方英格兰队战歌的热门歌曲。《文达卢》是由一支叫“胖子莱斯”(Fat Les)的乐队创作演唱,“胖子莱斯”的成员由“模糊”(Blur)乐队贝斯手阿历克斯·詹姆斯、喜剧演员基思·艾伦和艺术家达米安·赫斯特组成,《文达卢》更像是一首恶搞歌曲,特别像足球流氓嘴里经常哼哼的小调。尤其是音乐录影带,完全是恶搞“神韵”(The Verve)乐队的录影带《苦乐参半交响曲》(Bitter Sweet Symphony),连拍摄地点都一样。但就是这么一首不着调的歌曲,成了大热门,在排行榜上排名第二,冠军当然是《三狮军团 ’98》。顺带说一下,《三狮军团》每次大赛期间重新发行新版本,都能获得排行榜冠军,它是唯一一首发行四次都问鼎冠军的歌曲,而三狮军团(英格兰队)拿的冠军跟这首歌比还差三次。
 
《文达卢》
 
2000年以来,英足总似乎对英格兰队参加世界大赛的官方歌曲有点不上心,比如2000年欧洲杯,“胖子莱斯”根据威廉·布莱克的作品创作了一首与《文达卢》恶搞风格截然相反的赞美诗风格的《耶路撒冷》(Jerusalem),并不是官方委托创作的歌曲,后来由于比较受欢迎,才被认可为官方歌曲。并且,英足总于2010年宣布,英格兰参加世界重大赛事,不再推出官方版本的歌曲, 2010年世界杯、2012年欧洲杯的官方歌曲都是后来被英足总追认的。截止到2020年欧洲杯,只有2002年韩日世界杯两位喜剧演员Ant & Dec演唱的《我们全神贯注》(We're On The Ball)和2006年德国世界杯“拥抱”(Embrace)乐队的《世界在我们脚下》(World at Your Feet)来自官方约稿。
 
《我们全神贯注》
 
英足总最近一次推出的官方版本的英格兰队出征歌曲是2014年巴西世界杯,由“接招”(Take That)乐队的《体育拯救最伟大的一天》(Sport Relief's Greatest Day),这首歌翻唱他们自己的《最伟大的一天》(Greatest Day)。虽然翻唱有点偷懒,但歌本身就不错。乐队主唱加里·巴洛(Gary Barlow)与“辣妹”等歌手合作录制,同时邀请了莱因克尔、迈克尔·欧文、彼得·希尔顿、格林·霍德尔、和杰夫·赫斯特等英格兰足坛名宿客串。这首歌从未以单曲或专辑形式发行,只有一版录影带。
 
《体育拯救最伟大的一天》
 
(请从2分40秒处开始看)
 
既然一首好的赛会歌曲可遇不可求,球迷们自然不会满足于官方版本的歌曲,《三狮军团》一直受欢迎就是典型的例子。另外,人们也会从一些唱片中寻找符合赛场气氛的歌曲,在比赛开始前、中场休息、比赛结束或者拿到冠军时播放或演唱。一些比较经典的赛场歌曲包括:
 
1 Europe - The Final Countdown
 
2 Survivor - Eye of the Tiger
 
3 Chumbawamba - Tubthumping
 
4 Queen - We Will Rock You
 
5 Steam - Na Na Hey Hey Kiss Him Goodbye
 
6 Pet Shop Boys - Go West
 
7 Queen - We Are the Champions
 
8 Queen - 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
 
9 AC/DC - Thunderstruck
 
10 Luciano Pavarotti - Nessum Dorma
 
一个国家足球文化是否发达,你数数他们的足球歌曲有多少就知道了;一个国家足球水平有多低,你看看他们会不会算净胜球就知道了。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