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一个文青眼中的花花世界

一个文青眼中的花花世界


三联生活周刊有两个人经常出去旅行,一个是苗炜,一个是土摩托。

土摩托到了三联之后,由于手里拿着美国护照,想去哪儿拎起包就走,不像中国人,要办很多手续。所以我们主编经常派他到世界上最险恶的地方,土摩托也非常喜欢这种四海为家的感觉。有一次,他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被抢了,光着身子回国,上飞机被拦住了。一个好心的空姐送给他一套连衣裙,这他才对付着回到中国。土摩托一共去过五十多个国家,很多国家并不富裕,很艰苦,他乐此不疲,最近买了一个无敌兔,扬言可以拍出好照片了。如果他买一个哈苏,拍得会更好看。

另一个苗炜出国旅游,多半是一些单位请他过去,一切安排妥当,只需他亲自动身,坐着头等舱,悠哉悠哉玩一圈。所以苗师傅去的多是经济十分发达的国家,每次出门都很享受的样子,然后回来写一篇文学随笔,天长日久,就变成了一本书《让我去那花花世界》

我很羡慕这两个家伙,能到处乱跑。当然在三联我也有出去的机会,但我一想到要出门,会很麻烦,换登机牌,排队,等候,坐在飞机上数星星无所事事,落地后还要采访,无暇顾及风景,想想就放弃了。我仅有的两次出国都是纯旅游,不带任何采访任务,所以玩的很投入。

《让我去那花花世界》卖得不错,最近又再版了。据说,有很多苗师傅的粉丝出国都带着这本书,到当年他写过的地方去凭吊一番,核实他写的是真是伪。有个姑娘回来对我说:“他写的倒是不假,但我怎么看不出这地方跟文学有啥关系呢?”

这就叫学问。苗炜出国旅行,一般都是文学之旅,犄角旮旯都能让他联想到一些作家、文学作品,至于这地方的风景什么样,他早忘了。去逛一次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他能想到十几位作家二十多部作品的四十多个相关片段以及七部电影里的二十二个红灯区的片段。什么叫文青?你们学学。

我刚去三联那阵儿,苗炜正好出了一本随笔集《有想法没办法》,讲述一个濒临中年的男人修行小资的生活片段,后来修练成了,便放眼世界,有段时间在单位很少能见到他,一问才知道出国了。《让我去那花花世界》和《有想法没办法》的最大不同在于:他对小资的体验从北京朝阳区扩展到亚欧非美。苗师傅的文字跟他真身一样,读起来像个慢性子,引经据典讲讲里面的道道,偶尔冒出点坏水。

土摩托说:“我也要出一本游记。”但他苦于想不出什么书名。苗师傅说就叫《我的世界观》。我觉得挺好的,这名字有点阴损劲儿。我们都知道,土摩托作为一个世界观很奇怪的人,他看到的世界跟我们看到的都不一样。比如,在浩瀚的非洲大草原上,残阳如血,猴面包树在夕阳中显得孤独无助。如果苗师傅看到此情此景,会想到很多作家的很多作品;而土摩托会想到它的枝叶上含有多少种维生素、矿物质和微量元素,人们一天吃几片它的叶子可以满足日常营养的需要。我好期待这样的世界观哦。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