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损友

损友

老六平时在饭桌上说过好多名言,比如“都是一片浮云”,丫在饭桌上说了六年,“浮云”这个词也没流行,一个叫“小月月”的虚构人物竟让它变成流行语,可见,语言的流行跟国民平均弱智有极大关系。当然,老六说过的名言,基本上都可以登在《纽约客》《时代》前面的名言录里面。他平时的工作就是①编辑《读库》、②饭局、③创造名言这六件事(估计算术不好的人会挑错的)。他说过的名言跟小强老师说过的废话一样多。

老六还说过一句话:“朋友就是用来羞辱的。”从我认识老六的那一天起,就发现一个现象,他周围的人总爱用最犀利的语言挤兑他,老六相当享受这种氛围,就象某些明星面对粉丝跟过年一样。众人也越来越不客气,几乎是照着《爱经》七十二式变着法地向老六发难。然后老六马上说出下一句名言:“来搞我吧,我没有体味儿。”再往后,我认识的人当中,几乎就没有说话积嘴德的,大家都喜欢把快乐建立在周围朋友的痛苦之上。一般没有心理承受能力的人,早就落荒而逃了。

有一次,有人问罗老师:“你为什么那么自恋?”罗老师反诘道:“你见过自恋的人自嘲过吗?”我正好路过葡萄架下,听到了这句话,走出葡萄架,我想,这句话有道理,以我走南闯北的经历,我发现自恋的人的确不敢自嘲,他们每天花大量的时间舔自己的羽毛,如果你跟这类人开玩笑,他马上变成周立波,从裤裆里跳出来。

当然,中国地大物薄,地大了什么鸟都有,南方人和北方人在贬损上还是有差别的,南方人一般比较含蓄,相对自恋程度高一些,经济越发达自恋程度越高。以我的观察,南方人在朋友间相互贬损的方式以暗箭居多,北方人放的都是明枪。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当然,自卑、自恋的人是不适合周围有损友的。

我经常在博客里损的人基本上是我周围经常见的朋友,但也不是所有朋友我都会损的,这需要前提的。第一,要非常熟悉,熟能生巧,也能生默契,下手就会准一些;第二,这个人身上一定要有一种气质,什么气质呢?就是他让你觉得你不损他都对不起他,比如老六、土摩托、陈晓卿、罗老师、小强老师……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让你忍都忍不住想痛下杀手的犯贱气息,你一见到他们就能看出来,你不下手,天理难容。第三,这些人心胸开阔。

有一次,跟老六吃饭,老六用撒娇和幽怨的口吻嗔道:“您都好久没有在博客上搞我啦。”然后伸出兰花指:“讨厌!”我想起来了,那段时间我一直挤兑土摩托和小强老师。就这一句话,堪比李清照的《声声慢》。当然,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犯贱的人各有各的贱术。老六一般是求羞辱,但是把自己放在一个娇羞的状态上,总是娇滴滴羞答答的;小强老师纯粹是受虐狂,你半天不搭理他他会主动找上门让你修理他。事实上我们都懒得搭理他,就想把他晾在一边。没见过此情此景的人不知道啊,小强老师那个急啊,那时候浑身肉皮子发紧,心理唱着:“我愿她拿着细细的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如果说小强老师是M,那么陈晓卿就是S,他从来都是用招惹别人的方做开场,力求受虐。实际上他更享受受虐。用柴静老师的话讲就是:“他上来先假装给你一拳,当你只是想想该不该搭理他的时候,他早就躺地上等着你踹他了。”我们魔羯座的人就是说话这么精准。土摩托又是另一样,他从来都是在争辩科学真理的时候享受受虐的快感,理科生与文科生不一样的就在于此,即便在受虐的时候也要讲究科技含量。罗老师是这样,他喜欢施虐,用他的东北口语天赋把他所有想挤兑的人杀个片甲不留,但是他总会有逻辑缺陷,在施虐的时候往往会遭到意外的报复,然后他会自嘲的语气说:“像我这么有语言天赋的人现在都没词了。”

所以后来我博客就分出一个类别:挨个祸害。常常把我们周遭这人的德性写出来。当然,这是一种默契的结果,话说到什么程度是有讲究的。而且,我从来不会在博客上透露任何人的隐私,如果你认为是隐私,那是大错特错不要来,侮辱我的美,这还真不是你的Style。我喜欢编造,文学就是这样。

但是也有很多问题出现,不了解的人会通过自己的想象来判断我说的那些话,他想象什么呢?其实就是想象自己与朋友交往时发生这样的情景时会是什么样,然后推断出我们也这样。那在我看来,你就是在判断自己与周围朋友之间的关系,不小心露出隐私了吧,嗯哼。李宗盛老师说:“关于我们的事,他们统统都猜错。”就是这样。只有经常看我博客的人才知道我说的那些故事是什么意思。

你看,我每次在博客上写老男人,都会有个呆子留言说“你一定爱上了某某某”,你又泄漏隐私了,你的“基”楚挺好,加油,我看好你哦。

老六给我的《不许联想》写了一篇序言,至今有人见到我还问:“你真的每天跟女网友聊几十万字吗?”我真想告诉他们,请在百度知道里面输入“修辞”二字好不好。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