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无能之隐,一洗了之?

无能之隐,一洗了之?

最近流行一个词:洗稿。其实就是抄袭另一种比较时髦的说法。但与传统抄袭业不太一样的是,当下的抄袭突出了一个“洗”,跑到尼姑庵里偷来萝卜,把泥洗掉。这种古老的手工业发展的今天,终于升级了。中国又是个抄袭大国,不进步有点对不起传统。
 
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抄袭是一个体力活,但好处是,信息闭塞,传播不畅,你抄了一个浙江作者的文章,发表在黑龙江一家杂志上,这个浙江作者未必能看到。
 
我认识一个自由撰稿人,当年他写一篇文章,可以像新华社发通稿一样,发在全国数百家媒体上,一篇文章哪怕只有30块钱稿费,算下来也有几千块钱,一个月写三四篇,一年下来,他就买房子了。我有一年出差,去了四五个城市,每到一座城市,都会买一些当地报纸看,这一路上,我看到他的一篇稿子在不同的报纸上出现过六七次。
 
90年代的“自撰”为什么可以一稿多投?因为当时的报纸都是区域发行,基本不出省,再加上当时报纸都在扩版,缺内容,所以让自撰有了机会。试想,如果那时候你抄袭一篇文章,被抓到的几率也不会太高。
 
互联网时代比较麻烦,因为你抄袭了一篇文章,容易被搜出来。在博客时代,抄袭还没有跟上时代,笨到他们直接复制过来。我当年写的博客经常被别人拿去重新发表,也没有注明出处,甚至被一些商业网站扒过去。你质问他,他还振振有词,比如联系不上你啊,我们特别喜欢这篇文章啊,扒你的文章是瞧得起你啊……那个时代,抄袭就是直接耍无赖。
 
说实话,当年像我这样有闲心,能经常更新博客的人不多,原创这活儿真不是每个人都能干的。博客后来死了,跟全国人民原创能力普遍不强有很大关系。写博客不挣钱,所以,大家都没啥动力,你的文章被人抄了,复制了,基本上骂两句也就算了。
 
博客算自媒体时代的初期,没什么商业层面上的事。我记得当时找我,希望我能在博客上帮助宣传点什么事的人,从来都不提钱。现在,人们找我,上来就是钱,你帮我转载,哪怕是提一嘴,都会有钱入账。微博、微信里的私信,有很多是来做交易的。
 
我脸皮薄,好面子,所以只能羞答答地开出100万欧元把对方赶跑。
 
写字纯粹一些,精神上也更快乐。
 
当然,每个人的追求都不一样,于是有了洗稿。微信公号可以检测出一篇文章是否发表过,你再复制转载就会有麻烦。但是机器毕竟是机器,有时候还不能智能到分析一篇文章是否为真正原创或组装,洗稿可以避免机器搜查。
 
但不管怎么洗,抄袭的本质不会改变。一篇文章是否是抄袭,首先看文章的逻辑,因为你在创作一篇文章的时候,一定是按照你的逻辑构架写出来的。在这个基础上,你的文字运用,甚至用词,以及字里行间展现出来的个性、气质、节奏感,都是你独有的,别人是无法模仿的。冯小刚模仿王朔,再惟妙惟肖,我都能辨别出来,因为根上的气质完全不一样。更别说那些低级的扒手了。
 
我记得有一次给单位的杂志写稿,被编辑改过,我看到发表出来的文章后急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文章里加入了几个我这辈子都不会用的词汇,跟我的叙述习惯、语气和文字的节奏完全不一样,显得非常生硬和突兀。
 
如果是洗稿,一定会遇到这种问题,既不能让原创者看出来是抄他的,又要保留原创者的精髓,还不能像“一唱雄鸡天下白”跟“雄鸡一唱天下白”这样简单地颠倒一下词语顺序,同时还要保持文字的美感、文章逻辑的完整、观点的鲜明……这些“洗衣工”既然有洗的本事,干吗不去老老实实原创呢?
 
因为没那个能力。
 
再有才华的人,也不可能保证写的每篇文字都有人欣赏,那个叫王五四的人除外,除了他,我看现在几乎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背后又充满各种商业诱惑,不搞点偷鸡摸狗的事,是很难折现的。所以,抄袭这个古老的职业又再度发春。
 
以我不太全面的了解,在中国,除了学法律的人知道抄袭是侵权,学中文、新闻或其他科的人大概都没有抄袭是侵权或羞耻的概念,当他们从事创作、编程或是创意工作的时候,根本意识不到抄袭意味着什么,那两个姓马的不都是靠抄袭起家的吗。当他们成为一种标杆,挑战和颠覆的是人类社会恪守基本准则。
 
我相信,抄袭还会继续升级,尤其是对于虚胖的、逐渐丧失创造力的中国人来说,前途光明,道路笔直。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