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特罗姆瑟(1)

特罗姆瑟(1)

       我去挪威大使馆办签证的时候,两位大使馆的挪威人不时露出羡慕的神情,说她们一直想去特罗姆瑟(Tromsø)旅游,但是没有机会。我的理解是她们希望一个中国人去那里玩,尽量把那里说得好一些,以便让我在去之前就觉得我该不虚此行。事实证明,她们一点没有夸张,这座挪威最北部的小城,给我留下的印象太舒服了,此时的特罗姆色是极昼,没有黑夜,却让我一直感觉身处梦境。

在去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挪威有这样一座城市,我只知道挪威有奥斯陆、卑尔根,以前听音乐,我知道A-Ha来自奥斯陆,Kings Of Convenience来自卑尔根。当我知道要去特罗姆瑟,赶紧打开挪威地图,寻找这座城市,天哪,在北纬69度的地方。

当我们走出机场,我一眼就看到接机的那个挪威帅哥了,因为他手里举着一个iPad,上面显示了一张贵国国旗的图片,这位帅哥身高有一米九,长得非常像英国的威廉王子,但我认为比威廉王子帅多了。在特罗姆瑟期间,他一直陪着我们。对了,他还有两个更帅的儿子,帅哥的名字叫Christian Chramer,哦,天哪,我居然在网上找到了他很多照片。他陪我们的时候,我发现,整个特罗姆瑟的人都跟他打招呼。

当然,接机的还有周琴老师,我去挪威之前,在博客上问谁在特罗姆瑟,其实我开始没抱什么希望,我觉得生活在北极圈以内的中国人恐怕不多,又看我博客且生活在北极圈的人恐怕就没有了。没想到,周琴老师跟我联系了,她就在特罗姆瑟生活。去年还在特罗姆瑟接见了我的同事土摩托。周琴老师和老公李纯以及不到一岁的儿子到机场来接我们。

去之前,周琴老师说,她会吃完晚饭推着婴儿车到机场接我们。我想象不出她要走多远的路。到了这里才发现,整个特罗姆瑟完全可以用一天走完。这座城市介于陆地和一个海岛之间,是一个面积不大的小岛,它南北长大约10公里,东西可能连3公里都不到,总面积22平方公里。岛上居住3万人,整个特罗姆瑟地区才有6.8万人。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居住在北京的人都知道望京小区,望京有30万人口,面积16平方公里。因为特罗姆瑟的居民都是沿着海边居住,所以都是海景房。反正在这里我看到的就是大海、雪山、绿树、白云、蓝天、海鸥,人在这里反倒成了点缀。

午夜的特罗姆瑟


午夜享受阳光的人们


午夜特罗姆瑟的夕阳


从酒店向窗外望去,远处的三角形建筑就是极地天主教堂

因为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所以挪威北部相对地球同纬度的其他地区气温要高一些,更适合人居住。特罗姆瑟受益于北大西洋暖流,虽然一年当中可能有5个月在下雪,但是到了夏季,这里就是天堂。所以这里也被称为“北方巴黎”。

特罗姆瑟的人是很喜欢阳光的。因为这里每年冬天都会经历一段漫长的极夜,所以每当太阳再次出现的时候,他们都会尽情享受阳光。我到特罗姆瑟的第一天,就感受到了这一点。下飞机的时候还在下雨,当时是下午5点钟左右,但是到了晚上九点多钟,云消雾散,太阳出来了,我发现有很多人坐在海边沐浴着阳光。当天晚上,Christian安排我们去北极天主教堂听午夜太阳音乐会,还有坐缆车上山一览全城景色。同去的两位同伴由于时差和旅途劳顿,决定回酒店休息。我观察这里的天气变幻多端,下一次晴天指不定是什么时候呢,而且我从来就没感觉到时差的存在,既然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到这里,就该享受这里的一切,便跟着Christian和周琴老师一起去听音乐会、坐缆车上山。

教堂在我们住的酒店对面,透过酒店的窗户正好能看到对面的教堂,它的形状像一个三角形,午夜的阳光把这座白色教堂涂成了金色。Christian开车带我们去教堂,穿过一座桥,就到那里了。“午夜太阳音乐会”其实就是由三个音乐家一起办的,一个歌手,两个乐手。他们演唱很多北欧和爱尔兰地区的民歌,以前听到类似风格的音乐只是觉得它与其他地区的音乐上的差别,身处其中感受这些音乐,我才发现过去在音乐中有很多感受不到的东西,比如那种氛围和音乐的质感,歌声庄严、凝重,自始至终,观众都很专注,没有任何杂音。直到演出结束,观众才鼓掌。这是我听过的最特别的一场音乐会。

午夜教堂里的阳光

然后,Christian带我们坐缆车到山上欣赏城市风景。我们坐的缆车是最后一班,此时已经是午夜12点多了。山上确实很美,夕阳下的特罗姆瑟岛掩映在一片金色之中。这座岛看上去一点也不大,岛的外面是另一座大岛,大岛外面就是外海了。如果在外海向西南望去,就是英国了。一个在英国的朋友跟我说,咱们可以站在岸边挥挥手,说不定能看见对方,我可在山上挥手了,不知道英国那边看见了没有。

怎么来描述特罗姆瑟呢?它是一个狭长的小岛,地势从岸边向内逐渐升高,所以小岛的中心——也就是商业区正好处在地势从低往高的中间,我在特罗姆瑟这几天,用一天的时间就把市中心搞明白了,闭着眼都不会走丢。

这座小城很干净也很安静,唯一能打破城市安静的不是汽车马达声,而是海鸥的叫声。在街上随时能看到海鸥从头顶掠过,它们鸣叫着觅食。市中心的商业街有很多小店,餐馆、酒吧、服装店,都很别致。你在街上走几次说不定就能碰上一个曾经见过的人,他们都很礼貌,也许我跟他们长得不一样,每次见到他们从我对面过来,都会冲我微笑,有时候还会主动打招呼。不管是在音乐节现场还是在酒吧,总会有人跟我说话,也许他们喝多了,话很多,本来我的英语就很烂,跟他们聊天确实有点困难,但是我发现只要环境合适,慢慢我就可以张嘴说话了。在Dliv酒吧,我遇到一个亚洲人,说是中国人你也会信,他对我很好奇,问了许多问题。开始我一直以为他是来自日本或者韩国的移民,后来才知道他是当地土著萨米人。当然,更多搭讪的当地人首先把我们当成日本人,因为日本人经常光顾这里,尤其是冬天到这里看极光。无印良品在这里也开了分店。

这个城市的安静让我感觉十分舒服,真要是习惯这里的人,谁都不愿意离开。去年特罗姆瑟市政府打算申办冬奥会,因为举办冬奥会会让这座小城更加知名,还能推动当地经济发展。结果遭到了市民的反对。在这里,市民的意见很重要,决定政府的决策。市民们认为,他们不喜欢来太多的人打破这里的宁静,而且也没必要用奥运会来拉动经济发展。结果,特罗姆瑟放弃了申办冬奥会。这要是放在某个贵国,领导们早就代表市民决定一切了。所以说,民主才是代表真正大多数人的利益,才他妈是真正的三个代表。

周琴老师和李树波老师都告诉我,挪威人心地非常善良,他们接收的全世界难民已经远远超过了联合国摊派的指标,他们每年把1.2%的GDP用于对外援助,他们发现石油暴富之后没有忘记厚道的本质,真想象不出他们是海盗的后代。同样是发现黑色的东西,为什么我们在红色的光芒下心就变得更黑了呢?啥也别说了,这就是制度。当我们觉得外国的月亮很圆的时候一定要搞清楚它是拿圆规画出来的。

不说这个了,咱说点开心的事儿。我在特罗姆瑟参观了极地博物馆、Polaria水族馆,还跟周琴老师供职的极地研究所的领导座谈了一上午,其实土摩托更适合跟他们聊天,关于全球气候变暖和环境污染方面的问题。在Polarla水族馆,看到的都是北极圈以里才有的海洋动物,帝王蟹啊,比目鱼啊,北极虾啊,看着我直流口水,做出来一定很好吃。

在水族馆看了一个记录片,是那种180度银幕的电影,介绍北纬79度Svalbad岛的风光、生物。让我印象很深的画面是开始有一只黑色的海鸟,它不停地尖叫,叫声中带着惊恐、不安,仿佛有一种不祥之兆。整个影片基本上都是直升飞机的飞行视角带着观众畅游北极圈的景色,冰川、海洋、动物……非常壮观,没有解说词,只有音乐。影片结束,那只黑色的海鸟又出现了,惊恐、不安地尖叫……

挪威人生活在地球上最干净的地方,但一直担心着地球被人糟蹋,所以他们投入了很多科研力量来关注地球的细微变化。他们说研究和努力可能不会改变地球,但可以提供一些有参考价值的成果,这让我感觉,他们就像那只无助的海鸟,无法左右命运。(未完待续)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