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十年前

十年前

十年前的9月11日,晚上我和一个日本朋友在三里屯的酒吧聊天,突然《北京晚报》的戴少爷打电话给我,问我家里能不能看到凤凰卫视,说美国被人空袭了,大楼被炸了,五角大楼也被袭击了……反正他电话里形容的感觉就像美国大片一样。

挂了电话,我跟日本朋友求证,让她打电话给她的朋友核实一下,是真的假的。毕竟戴少爷电话里告诉我是“听说”。几分钟后,朋友从别处得知,确实是这样。于是我们匆忙结束聊天,各回各家。当时我家里还能看到凤凰卫视。回到家里,打开电视,眼前的场景让我惊呆了,陈晓楠同学一遍又一遍解说纽约世贸中心被飞机撞破的过程,真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那时候的互联网不像现在这样发达,参与的人也不多。但是9·11足以让有上网能力的人兴奋地像打了鸡血一样。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9·11让我能理解的一个逻辑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干坏事早晚会遭报应。我跟很多人一样,参与到幸灾乐祸之中。

但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随着我对一些事件的关注程度加深,才慢慢发现自己无知。以前我以为自己对政治还有些了解,但在9·11事件面前,我才发现自己对很多东西体现了无知的一面。我开始反省自己,我为什么会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样的逻辑?我为什么明明很喜欢美国但一定要表现出对美国的仇恨和反感?

你懂的,因为我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逻辑下。过去我以为自己是个爱国主义者,9·11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只不过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过去,当我去思考一些问题不得其解时,总是找不到答案,看不透某些东西。后来明白,你坐东朝西,就看不到东边;坐西朝东,也看不到西边。一个人反省自己,能让自己明白更多实力的最好方式就是你跳出原来的局限。当我慢慢地从这个局限中走出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思考不清楚的一些问题,原来是那么简单。我开始讨厌民族主义,讨厌所谓的爱国主义,讨厌一切以人民的名义干着个人勾当的行为。

9·11那年,我34岁,一个男人该成熟的年纪,这个年纪意味着你剩下的生命所做的一切都在这个阶段定型。9·11让我明白了我过去的局限是什么,我感到很欣慰。那个震惊世界的事件跟我本来没有关系,但却让我清醒地看到对世界认知的局限,那段时间,真的感觉自己又长大了一回。

一个人难能可贵的是,是在每个阶段都有意识去反省自己,完善自己。幸运的是,我做到了。也就是在9·11之后的一个月,我正式到《三联生活周刊》工作,我的生活也突然豁然开朗,我的性格也变得开朗,从原来的一个大拧巴,一下把自己给顺过来了。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