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启萌

启萌

有个人在知乎上问我:“如何看待韩寒的《说民主》?”

我很烦上来就问“你如何看待”“对什么什么怎么看”这类提问,看到这样的问题,心里先产生三分反感。猪都知道用脑子想想找食物,你咋还不会思考呢?

韩寒最近写了两篇文章:《谈革命》《说民主》。鉴于韩寒的影响和话题的敏感程度,现在成了网络上议论的话题。过去韩寒谈论时政话题,多针对制度、政府。这两篇韩寒突然调转枪口,开始屠杀平民了——这是韩寒成熟的标志。

网上现在争论得一塌糊涂。韩寒的粉丝或者关注韩寒的人,立刻分为几个阵营,一类是“韩寒不管你写什么我都永远支持你永远都认为你对的”,如果某些领导看到这样的人表态立刻就松了口气;一类是“韩寒你太让我失望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如果某些领导看到这样的表态也会立刻松了口气。还有一类在质疑韩寒的资格能力,如果某些领导看到这样的表态更会立刻松了口气。如果中国人只有这几个动作,那就突然变得很卡通了。

韩寒这两篇文章,从核心上讲,没什么新观点,至少鲁迅在好几十年前都说过,对国民素质的批判也是一些文人经常谈论的,但是这么多年,我们还不认识德先生、易先生、傅先生。如果说韩寒这两篇文章为什么有这么大反响,一方面韩寒一直是话题人物,受关注度高,说什么人们都会当个事儿说说,另一方面只能说跟很多人不读书没常识不了解历史有关系吧,看到韩寒说这番话觉得特新鲜。

不新鲜的是中国人向来喜欢站队,现在又多了一个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实际上是一种通过话语权来站队,过去没有这项权利,只有姿态。这一站队一争论,就又变成大型团体操了——按照指定的动作和队形排列,国民的智商立刻退回原型,像草履虫一样回到网络上的最简单的几个动作上。韩寒的文章至少有启蒙的目的,没想到启动了一群“萌”,大家都很萌地玩起了简单拥护与反对的游戏:对骂啊,表态啊,声明啊……用表达话语权的方式卖萌这次终于以群体方式登台亮相,太他妈讽刺了。最后大家都会忘记韩寒到底说了什么,而是想着自己在这场争论中到底以什么样的身份告退。

哈里·G·法兰克福写过一本很短的小册子,书名叫《论扯淡》,在本书的后面有一句话:“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客。”

法官的儿子一定是法官,贼的儿子一定是贼,中国人的儿子一定是中国人。这时候你必须屈从科学,遗传基因就是这么强悍!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