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一洗了之

一洗了之

有一本书叫《洗脑术:思想控制的荒唐史》(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这是一本写得十分生动的书,用讲故事一样把过去的洗脑的历史一一介绍出来,从克格勃一直写到中央情报局。我看的直起鸡皮疙瘩,跟看恐怖小说一样。这书能在国内出版,有点不可思议。从教材到洗脑方式当年我们可是都照搬苏联模式的啊。

据说是苏联最先使用的洗脑术,但是“洗脑”这个词是中央情报局发明的。苏联人从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实验中获得启发。1956年威廉·萨特金在他的《思维战》一书中揭秘了巴甫洛夫式洗脑手段的本质,因为巴甫洛夫有一次在列宁格勒发洪水的时候发现了狗快被淹死,拼命把鼻子伸到水面,幸被人救了出来。但继续试验的时候,发现狗不分泌唾液了。濒死的恐惧启发了巴甫洛夫,恐惧就是对狗的洗脑啊。后来就用到人身上,至于怎么用的,书上说的很详细——太可恶了。

想起苏联的一个笑话:一位公民打电话到基辅电台问主持人:“共产主义到底是艺术还是科学?”主持人说:“我也不清楚,但我肯定不是科学”“为什么?”“如果是科学的话,他们应该拿狗做实验。”

这本书里有段话:“列宁似乎已经意识到只凭说服教育是无法造就出‘苏维埃新人’的。革命要延续下去,就必须把俄国人全都变成社会主义者。巴甫洛夫的条件反射要首先用在俄国,接着是中国、中欧的共和国,最终传遍世界。”

据书里讲,那些从苏联跑出来的人描述说,那种审讯方式简直像地狱一样,最后人的精神崩溃了,你问他什么他都承认。所以,当审判时被告人精神恍惚,西方人认为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比如给他们吃了什么药。其实苏联当年在医药用于审讯方面还比较落后,他们用的是诸如不许睡觉、睡着了就弄醒、强光刺激让你入眠、罚站、规定睡觉姿势、丧失时间概念、吃饭时间打乱、一次次写罪行交代、积极认罪遭到羞辱毒打、在不规则的房间里生活(比如屋子里的东西总是移动转动、墙上有各种变化的图案、扬声器里总是传出奇怪的声响、本来穿着衣服睡觉,醒来发现一丝不挂、本来脱了衣服睡觉,醒来发现穿的严严实实)……除了方舟子之外,没人能扛得住这种折磨。

后来英国情报机构和美国情报机构真的花了不少钱投入到这方面,希望能找到一些可以洗脑的药物,比如大麻、LSD等后来被认作是毒品的东西,或者墨西哥的毒蘑菇,都当作吐实药拿人做过实验,或者类似巴比妥酸盐的药物,但没什么效果,有时候很难断定药效发作后这些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从最初反间谍到反侦破,洗脑手段也在逐步升级,做间谍简直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儿,詹姆斯·邦德怎么从来就没遇上呢?哦,有一集他遇到过,好像是吃了什么迷幻药。当然,英雄总是会化险为夷的。

关于洗脑,一般定义在审讯过程中,即采用非肉体折磨即精神折磨方式使人意志崩溃,最后认罪,就像书里描述苏联当年的审判一样,那些“罪犯”都争着认罪,都希望自己赶紧死掉。

在审讯期间的洗脑是带有十分压迫、集中、强力方式,在短时间内奏效的一种摧毁人的精神意志的方式,而且有些洗脑术只能持续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只能在这期间审判,过了点人家就清醒了。但有一种洗脑是长期、温和、分散的方式,让你慢慢接受某一种观念、信仰,最后对它确信无疑。

生活中我真的见过类似的人,他们可能对某种信仰并不真诚,但可能是久居某种环境,让他们对世界的认识跟我相差特别远,都说着普通话,用的简体汉字,但是好像不能交流。因为相互之间用词、语境和理解方式都是陌生的。以前我总觉得人家是被洗脑了才这样,后来发现,也不一定是,可能还是一个悟性的问题。或者说他们装傻只是为了能为了更好保护自己,为了那点既得利益,拼命去维护某些东西,但心里比谁都清楚。

所以我不确定,甚至不太相信他们被洗脑了。我以前采访过的人就有这样的,当时拍着桌子、扯着嗓子把采访做完的,我很生气,觉得对方被洗了脑,过后想想,这老狐狸其实比谁都清楚。可能他还在嘲笑我:你小子干嘛那么认真,我就是占点他们便宜啊。

还有一种疑似洗脑,是间歇性的,或者说是随机性的,说他们被洗脑都是抬举他们,在我看来他们就是没脑子,有啥可洗的。比方说有个东西是灰色的,有人说它是白的,且嚷嚷的声比较大,这时候就会有人过来附和说是白的;这时候有个声音更大的人说是黑的,且嚷嚷的时间也比较长,那些原来认为是白的的人就动摇了,最后加入了黑色行列;这时候又站出来一个人推心置腹跟你说它的的确确是绿的,这些人又怀疑自己了,最后加入了绿色阵营;这时一个认为是蓝色的人出来了……如果你总是跟着变的话,这时候你就成了疯狗,咬人一口人能的狂犬病。当然我这是夸张,真不会有这样的人跟变色龙一样变来变去。但我又想,如果招一批志愿者做实验,天天跟他们讲陈晓卿是白种人,最后一定有相信的。

当你排除你不是这样的人是不是就松了口气?未必。事实上,我们只要每天不断接受一些信息,就存在被洗脑的可能。它未必是让你交代什么罪行,而是通过诸如消费、学习、信仰、健康、愿望、交流等方式洗脑。我见过信奉某些信仰的人,最初进入某种信仰的阶段,都跟傻子、疯子一样,因为这时候正在洗脑过程中,前后对比十分明显。到后来慢慢习惯了,就显得正常了。如果这里的读者谁有信仰,不妨回忆一下,在想当初…………………………(注:本人不反对、歧视、嘲笑任何宗教信仰者)

当一个人的逻辑被催毁,洗脑就成功了。有人说,怎么去检验自己是否被洗脑了?我不知道。这是一个相对论,看你参照的东西是什么了。如果是个人就说你脑残的话,那你可要小心喽。

我认为洗脑的最高境界是自我洗脑,就是手里攥着《葵花宝典》的那种人。比如说那个*&¥%#·!你懂的。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