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偶遇丽江

偶遇丽江

我十年没来丽江了,这是次亚洲青年艺术节,组织艺术节的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我特别不靠谱,之前她弄音乐节邀请我三次,都不来,说我耍大牌。这是最后一次,再不来就立刻绝交。想想一个美女说要跟我绝交,我挺伤感的,就说,就是那个什么大不能按时召开,我也去。上一次人家都派人到机场接我了,我打电话说去不成了。所以,这次我必须去。

因为是艺术节,又是放在丽江这样的地方。我想象着大街上走的人都是艺术家和热爱艺术家的人。事实上确实如此。我想感受一下艺术氛围是什么。当然,更主要的是想拍些照片。

丽江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艺术气质,我不知道,反正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比较闲散慵懒,看破了点什么,每天沐浴着阳光,两耳不闻窗外事,优哉游哉,不像城里人,为了一个破钓鱼岛争得面红耳赤,而忽视了什么叫生活。在丽江,没有人关心大事,都关心生活。

艺术节在束河举办,我到了束河第一件事就是出门找吃的。刚一出胡同,就见一美女跟我打招呼:“你好。”我赶紧躲开。早听说这里艳遇比较多,但是大白天就开始搭讪,气氛是不是有点不对啊?后来美女走过来,说:“你是表哥吗?我说:“我是杨达才,但今天没带手表。”美女笑着说:“你在深圳做活动我见过你。我想问一下,有一个艺术展示是在哪个场地举行?”我赶紧掏出节目单给她看。她看完后对我说:“知道了,谢谢。”谁说丽江只有艳遇!

中午没吃饱,说实话,束河的吃的都挺难吃,所以还不到下午五点钟我又饿了,那个邀请我来的美女已经忙得自己吃饭时间都没有了,所以只能自己出来觅食。走了没几步,突然碰上我去加拿大玩的时候带着我们去的地陪林大河同学,她问我在干嘛,我说在找吃的。她说你别找了,咱们一起吃。然后她把身边的另一个美女介绍给我,这是蓝色光标的……我说我知道,我那个操心的表弟罗永浩砸冰箱的时候,就知道你们是西门子的公关公司。于是我跟着她们后面去饭馆吃饭。这位美女可好了,后来一到饭点就给我打电话,跟她吃饭至少还能吃到不少好吃的。去吃饭的路上,又见一美女跟我打招呼:“你是王三表吗?”在昏暗的光线中,我隐约看到是个美女,但是看不清脸孔,便凑上前:“我是。你是奶位?”美女说:“你忘了,陈晓卿……”我立刻惊出一身冷汗,陈晓卿你啥时候想不开把自己整成了美女啊?“……陈晓卿的纪录片,我是周卉。”我这才反应过来,当年陈晓卿拍《黑森林之歌》,周卉老师是编导。

蓝色光标的美女把我们带到一家饭馆,我一上楼,就听见有人喊我名字,我一看,又是一个美女。我赶紧走过去,“你是……”“你居然把我忘了。”我说:“你再提醒一下。”“我是《南方都市报》的……”我还是想不起来,看着美女发愣。“我是×××呀。”“哎呀,你瘦了,换了眼镜和发型,就没认出来,你的手机号还是×××××××××××吧?行了,大家一起吃吧。”

吃完饭去酒吧,遇到了束河最有名的人,《新周刊》社长孙冕老师,上次见他就是在丽江,那还是十年前,现在他还是那么性情,见到美女就跪下。

昨天下午艺术节开幕式,我拍照片,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入画,我赶紧跑过去,是我大学同学,一问才知道,我同学是这次艺术节的项目规划人。

后来想想,这种动不动就偶遇的现象其实也没什么,束河的人很少,人们都集中在几个地方,谁跟谁都有可能在这里遇到。对于我这样不常出门的人,人在他乡忽然遇到个熟人还觉得挺新鲜,多了就见怪不怪了。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