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小峰 > 出台

出台

我很佩服史航,他的一些江湖传闻即便在我认识他之后传出来,都还让我佩服不已。

史航喜欢电影,所以从他上网那天开始,就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影武者。后来人们叫俗了,就称他“鹦鹉”。这个爱称慢慢被传开了。每当人们提起鹦鹉这个人,我的脑海里都会闪现出新西兰的枭鹦鹉。

史航对电影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只要是他喜欢的电影,都把整本台词背诵下来,然后当人面分角色表演朗诵。有一个叫老六的人不知趣,认为自己对电影了解的很透彻了,听江湖传说史航的故事,便从河北赵县赶到北京,想和史航过过招。史航问他喜欢什么电影,老六说出了几部,正好有一部南斯拉夫电影《桥》是他们的共爱。史航说:我们来对白吧。没出六句,老六便接不上茬了。最后史航一个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把《桥》的对白说了一遍。后来老六再也不敢说自己喜欢电影了。

史航的记忆力跟复印机一样,过目不忘。我好奇,问他如何能记住这么多还不会张冠李戴。史航说,如果把你知道的东西告诉另一个人,就记住了。再告诉一个人,这辈子就记住了。所以史航会在大半夜给一个姑娘打电话,告诉她刚看完《歌德谈话录》,向姑娘叙述里面的精彩章节,天亮后,史航心满意足地睡去。几次之后,史航已经背诵的滚瓜烂熟,便在钱粮胡同的美树馆开了一个读书讲座。当史航同志坐在那里侃侃而谈的时候,你们知道有多少姑娘拿着电话无聊地看着天花板度过一个个不眠之夜吗。

所以我佩服史航。

史航的传说还不止这些,比如上大学史航泡妞,有一次他跟女生压马路,三星快横梁了,史航才恋恋不舍地跟女生回学校。到校门口才发现,校门已经锁上了。史航说,看来只能翻墙了。女生站在那里很犹豫,因为她穿了一条比较短的裙子,这翻墙的话……但又不能不回宿舍。在史航的劝说下,女生硬着头皮,被史航托上了墙。然后,史航推开旁边的小门,进去后把女生从墙上接下来。后来,这个女生再也没有跟史航说过一句话……

所以我佩服史航。

后来,我拍电影,每次我都希望史航老师能看看,给指点一下。可每次在首映式之前给他打电话,发现手机总变成空号。几天后,见到史航,他就抱怨:你首映式怎么不叫我去看?

这几年我拍了四个电影,史航换了四个手机号。当他第四次跟我说“你首映式怎么不叫我去看”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了,问他:“你什么星座的?”“双鱼。”

哦,难怪,跟土摩托一星座的。所以我就原谅史航了。

书归正传——本周日(5月26日)下午14:00-16:00,我跟史航被出席著名影评人周黎明老师的新书《影君子》的发布会,地点是:雕刻时光三联店(美术馆东街22号)。欢迎前往。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