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1年01月17日 15:32

公平

今天一个朋友把张楚的微博转贴给我看,我看完就乐了。微博如下:

“和树音乐合谈解约具体事宜,树音乐坚持公平的解约赔款为500万人民币。以无偿为他出版一张新词曲唱片,一张以前作品翻唱唱片,加200万演出费方式完成,并希望我在协议上签字。我觉得这个协议要是公平的话不是他疯了就是我疯了。”

假如,这个人不是张楚,是何勇,他就又会拎着一把斧子找唱片公司算账了。据说他N年前跟大地公司解约用的就是这个办法。当然,我们不提倡用暴力方式解决问题。但是看张楚透露出的解约协议意向,我觉得张楚真该拎着一把斧子去解约。这样的解约协议就是欺负老实人。

张楚跟这家公司签约,公司并没有给张楚出版唱片,可能仅仅提供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5:28

功夫在门外

前段时间采访马未都老师,每次采访完都喜欢听他老人家神侃,马老的口才好,语气中幽默感强,平常话也能说出喜剧效果。聊来聊去,就聊到国产电影。马老说:“咱们导演都不看书。”他举了一个例子,《功夫熊猫》之所以拍的好,是因为6岁的人和60岁的人都能从里面看出道道来。所谓“深者看深,浅者看浅”。

能让年龄落差都能看出道道,还不仅仅是把电影作为一门艺术或者娱乐产品所必需的属性做到位就能解决的。能深入浅出需要本事的。有时候,智慧是积累出来的,它不仅仅是来自电影本身,而是其他东西。一部电影把时间限制在那么短时间,想要说的事情太多,怎么办,你必须比别人高出一块才行。观众看到的是娱乐,做导演的不能只看到娱乐。国......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5:27

写小说

最近这段时间,基本上没怎么写博客。先前一直写剧本,剧本写完,又开始写小说。过去我一直挺鄙视自己写小说,现在觉得写小说也挺好。至少它可以让我学会耐心、细致、周密,就像对女人一样。小说写得好坏,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写的过程中思考带来的乐趣是任何人都无法能跟我分享的。

这个小说我在2006年左右在一次饭局上跟朋友聊天来的灵感。一高兴,写了四万多字。按照我最初的构想,第一部分写完了,比较难的是第二部分,如果能写得出来就写,写不出来就不写。我不喜欢勉强自己。如果顺利的话,我希望能在五六月份写完。如果不顺利,就不写了。改写另一个小说,一个童话体小说——讲述一个叫陈小乐的同学漫游仙境记的故事。如果大家感......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7日 15:26

负片

中央电视台开了一个记录片频道,

陈晓卿调到该频道做处长。

去采访记录片频道的事情让陈晓卿知道了,

这几天他天天打电话给我,

要求被采访,被我婉言谢绝。

我们副主编也说让我采访陈晓卿。

我说:他级别不够。咱们都是报道出事的部局级干部的。

副主编说:没出事咱把他整出事。

我说:这孩子老实巴交的,平时就知道吃吉野家。

副主编说:他不是也拍纪录片吗。

我说:我担心的是……

副主编说:你担心什么?

我说:我担心如果采访他,就要给他拍照片。你知道三联还是一本风格比较明亮的杂志,没事喜欢介绍一些叽叽歪歪小傻瓜们喜欢看的东西。如果拍他,我担心小蔡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15:31

亚洲足球

本来亚洲人踢球的天赋跟美洲人非洲人比就差一截,然后亚洲人还从来不把足球当球踢,总喜欢玩勾心斗角。亚洲足球水平的低下跟此不无关系。

亚洲足球分两块,西亚板块和东亚板块。至于东南亚或南亚足球,基本可忽略不计。中亚足球现在水平比过去差了很多,除了乌兹别克斯坦,其他国家的足球水平还难以在亚洲称雄。西亚足球是拿钱堆出来的,在整个西亚,除了伊朗一直水平比较稳定,其他国家把踢球当成什么我都不清楚,但是他们会玩手段,从当年沙特和新西兰做掉中国队那天起,西亚足球他妈就是一堆渣滓,而且多年来他们一直统治亚洲足球。你说亚洲足球能进步多少呢?

东亚足球韩国和日本一直沿着正确方向走,所以水平提高得很快。尤其......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15:27

看书

看书

《论出版自由》(詹姆斯·密尔/著)

这本书如果你能看下去,会发现,作者虽然活在几百年前,但好像是给今天的我们写的。这说明我们在某些方面落后几百年。当然,有些喜欢看重庆卫视的同志会说,你把西方当爹了。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那就是西方人从一开始,受宗教意识的影响,把人该具有的权利称之为天赋人权。我们是人定胜天,所以哪管你什么权利。但无论如何不要认贼作父。

抄一段书里的文字:“如果全人类除一个人意见都一致,而只有一个人持有反对意见,那么全人类要压制这个人的意见,并不比这个人如果有力量来压制全人类更为合理。”这句话是本书作者詹姆斯·密尔的儿子约翰·密尔说的。儿子能说出这样的话,老子......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12日 15:26

一周

一周没有更新博客,感觉也挺好。

这周主要写剧本,不想再拖拉机了。总算在本周写完了,春暖花开,就可以开机了。这次写了一个很普通的故事,跟音乐有关,这也是我一直想拍的一个题材。先回避掉各种网络语言和段子,回避掉搞笑,但写到最后,我实在忍不住恶搞一下,针对某些城市搞的什么红歌。这次主要演员不多,但群众演员可能有大约两三百人,想想在大街上调动这么多人,哪里会提供这样的场所呢?咱又没钱搞电脑特技。

这里先发一个求助信息:你周围的朋友当中,有谁长得像周杰伦、王菲,欢迎推荐或提供线索,最好人在北京。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4日 11:10

教材

部分省教育部门决定让孩子接受一下传统文化教育,

让他们学习《三字经》《弟子规》,

但同时又要删掉一些他们大人认为的糟粕。

大人的毛病就是总替孩子做好他们认为正确的事情,

以防止孩子学坏。

就算孩子不会从《三字经》里学坏,

也会从乱弑佳人的《水浒》里学坏。

他们之所以这么想,

就是习惯了只告诉人们答案,

教育变成了接受而不是思考过程。

台湾一直承袭传统文化教育,

没见到人家孩子怎么样。

倒是我的祖国大陆这部分,

已经完蛋操到极点了。

现在的语文教材基本就是糟粕精华,

大家没有反对意见吧?

我看很多学生高中毕业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4日 11:08

二手玫瑰

2号晚上去看二手玫瑰十周年演唱会,有很多三俗的人都去了,让我不相信自己眼睛的是,老六这种端庄的人居然也去了,还有凤凰卫视的冷暖人生的陈晓楠老师,她去我倒不诧异,因为她有一个三俗的哥哥陈晓卿,近墨者黑是一定的。

二手玫瑰是我喜欢的乐队,从他们刚出道不久我就一直跟随他们的足迹,当年他们北京东三环边上的CD咖啡驻场演出,我就一直看,好像看过十多场。一晃自己也长了十岁。

当初一下喜欢上二手玫瑰,就是因为他们不那么摇滚,更多是让我听到了乡音。要说什么地方的人一定能唱出什么风味的歌曲,比如许巍,他的歌基本上就是西安话的旋律,所以倒音很厉害。梁龙是东北人,所以旋律里一定是东北口音。他歌里的倒音一定......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4日 11:07

序言事件

柴静老师今年要出本书,之前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柴大观人》。结果柴老师骂了我一顿:“你瞧你起的名字多难听,怎么卖啊。”我说要不叫《柴禾妞儿》吧。柴老师欣然同意。所以,《柴禾妞儿》很快就出版了。

但是现在遇到一个问题,导致这本书迟迟不能出版,就是序言。一般,一个作者出书,都会煞有介事找个人作序,这年头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太多了。但柴静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要给她做序的男人,已经从中央电视台旧址排到新址了。为啥呢?因为柴老师人缘好,老六在一篇博客里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作为中央电视台的同事,那些老男人们当仁不让要给柴老师写序言,据说白岩松五易其稿。李仑老师则是在柴静还没写字的时候就早早把序言......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1日 16:10

要这么写

[新华社2011年10月2日电]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二周年,世界各地人民都举行各种各样的活动,表达对中国人民的情谊。尤其是在美利坚合众国,很多音乐界人士聚集一堂,献上对中国的祝福。在纽约,一些摇滚乐的演出吸引了60万歌迷参加,他们还通过“超文本传输协议点万维网点你管子点商业组织”(http://www.youtube.com)向全球直播。这次参加演出的有:来自澳洲的老牌乐队“交流电斜杠直流电乐队”(AC/DC)、90年代红极一时的另类乐队“老七”(L7)、“高级厕所品牌乐队”(ToTo)、工业噪音乐队“干死你妈傻逼‘赶时髦乐队’乐队”(KMFDM)、“二十六个英文字母最后一个字母两遍顶尖乐队”(ZZ Top)、还有一支来自日本的“哦哦爱哦哦......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1日 16:03

新书

新书

征订张铁志签名版新作《时代的噪音》

2006年,我看到一本书《声音与愤怒:摇滚乐可能改变世界吗?》,然后写过一篇介绍此书的文章。看书的时候,想过如果能认识这个作者就好了,可以跟他好好探讨一些业务知识,学习一下。2008年,我认识了张铁志老师,之后又见过很多次,我发现,在饭桌上,是没法探讨业务的,饭局是用来扯淡的,不是用来交流的。

有时候我们喜欢一个人,往往因为他的个人魅力而忽略了这个人的思想,人们喜欢的摇滚歌星,他们的姿态往往形成了个人魅力,于是被他的魅力所迷住,而忽略了他的姿态,这种转换是顷刻间发生的,所以,人们忽略了他们身上的价值。张铁志的《声音与愤怒》就是把人们忽略的那一部分......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1日 16:00

CBD

我叫李丽。名字听起来很俗,似曾相识。我讲的这个故事你也会觉得似曾相识——包括里面的情节和人物,不过你不用对号入座,否则会很无聊。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的名字的确很俗,但在众多叫李丽的人当中,我干的事情却很不俗。人们都这么形容我:漂亮,而且有气质,这年头我也发现了,漂亮和气质在形容女人的时候是一对反义词,不会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但我可以做到,他们总说我不去做演员太亏了。有时候我对着镜子,我确实很漂亮,性感,身材绝对标准,那些色迷迷的男人说我是C奔D。对女人来说,这是至高的赞美与夸奖。但我实在对男人这样的褒奖没什么好感,那些男人,除了想跟你上床,没有别的,他们不懂得欣赏女人。而我,从来不炫耀......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1日 15:53

多感人的故事啊

我有好长时间没见到小精子了,上次见到小精子,还是电影《无极》上映的时候。那次见到她,她两眼哭的红肿,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是刚看完电影《无极》,一边看一边哭。想想这件事要是被陈凯歌听到,那可能是《霸王别姬》以来他听到的最温暖中国的事情了。

今天见到小精子,她又是红肿着眼睛,

我说:“难道你还在为陈凯歌哭泣吗?”

小精子说:“不是,刚看完《非诚勿扰2》。”

“你的泪点也太低了。”

“哪儿啊,我是心疼我的钱才哭。”

写于12月27日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1日 11:12

看着能笑得话剧

晚上看了台湾的话剧《疯狂电视台》,讲台湾电视同行恶性竞争的故事,故事性很强,情节甚至有些像电影,这在话剧中是很少见的。还有话剧与影像的结合完全是情节的一部分,一台摄像机直接把拍摄的画面通过大屏幕显示出来,变成故事的一部分,这一点我在大陆的舞台剧中还没见过。我们还停留在多媒体是渲染气氛的阶段。甚至,干脆把观众从台下叫上来临时客串演员,推进故事。

开始,观众还没进入状态,对于台湾人笑料的爆点可能不太熟悉,尤其是很多故事桥段这边的人不熟悉。但是两岸毕竟血肉相连,一会大家就进入状态了,笑声不断。苦辣酸甜,掺合在一起,还一下真说不出是啥滋味。我觉得有些瑕疵的地方就是他们拿掉了一些只有在台湾才能听......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1日 11:10

想家了

想家了

在网上看到我们村的地图,好多村子的名字都改了,还好,俺们二道沟的名字还没变。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9日 17:54

罗永浩可爱多爱可多可多爱多可爱多爱可万爱可……

罗永浩可爱多爱可多可多爱多可爱多爱可万爱可……

作者:荻荻

问:你是怎么创作出这幅作品的?

荻荻:把罗永浩和聂卫平扔到锅里煮熟了,捞出来晾干,就是这幅画。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9日 17:52

你们,终于要来了

你们,终于要来了

“老鹰”要到中国演出了。我等了十五年。除了他们,我还想看到下面这些人到中国演出:Bob Dylan,Simon & Garfunkel,U2,The Cure,Leonard Cohen,Bryan Adams,Dire Straits,Led Zeppelin,Pink Floyd……有些乐队这辈子永远都看不到他们演出了。还好,很快就看到“老鹰”了,明年3月份。

前段时间,通过乐队经纪人,总算采访到了他们,当时到场的有Don Henley、Glenn Frey和Joe Walsh。Timothy B. Schmit因为在洛杉矶录音,所以没有到场。三个老头一开始让我不适应,在我的印象中,他们该是三十多岁的人,见到真人,怎么说呢,有些意外,心里涌出了一丝岁月不饶人的感慨。摇滚,一向是代表年轻与活力的,看着他们花白的头发......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9日 15:58

银装素裹,分外腰娆

银装素裹,分外腰娆

27号在北京见到了梁文道老师,之前,9月份,梁老师说马上要出一本书《我迷》,是《我执》的续篇,他要写四本这样的书,分别是《我执》《我迷》《我不》《我悟》,正好是“执迷不悟”。但梁老师说,可能《我迷》会在3月份左右出版,这次来北京完全是一本计划外的书出版,叫《腰封》。 喜欢阅读的人都知道,梁文道老师作为出版界的一朵奇葩,在短短一两年的时间内,他被成为“腰封文学家”、“腰封小王子”“腰封帝”“腰精”(腰封上的精英简称)……作为封面微博代表人物之一,梁文道老师为中国出版界的GDP增长起到了难以估量的作用。试想,那些糟糕的作者,要不是梁老师这片伟哥横亘在那些破书上,他们的腰杆子能感......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