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1年06月10日 11:00

眼镜

(一)

我下决心重新配一副近视镜的计划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但是由于我总是没有找到一副合适的镜架而迟迟完成这件事。最近半年以来,我走在路上,发现视觉越来越模糊,有几次,熟人走到我面前打招呼,我必须眯起眼睛才能看清楚,做出恍然大悟如梦方醒的样子。我猜对方看到我这样的反应一定会觉得很滑稽。每次我都不得不解释一句:我该换眼镜了。

为了不至于让自己看起来那么滑稽,我决定去眼镜店配一副眼镜。眼镜店现在到处都是,当然我会选择一个服务好信得过尤其是验光准确的眼镜店。于是我选择了一家叫做“看得见未来”的连锁店。

服务生很热情,得知我要换眼镜,她很职业地向......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7日 14:36

塑化剂

昨天看电视,关于台湾塑化剂食品污染的新闻报道时间非常长,大约有十多分钟,甚至还有专题,还有专家站出来解释说明。搞得我不得不把家里的台湾食品翻出来,仔细查了一下,发现生产食品的两家公司还没有在黑名单之列,略舒了口气。

这次台湾食品行业感觉像全军覆模一样,波及面非常广。但仔细一想,这些食品真正进入大陆境内的非常少,只有一些台湾人开的饭馆、副食店才会有售,大的超市其实并不多,可能只有几千分之一的品种占有量。我认为可能平均几十万人才有一个人接触过台湾含有塑化剂的食品。那贵国媒体为何如此渲染呢?难道我们的食品企业就没有食用塑化剂的?

我注意到,在围剿台湾塑化剂的战......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7日 14:34

[转贴]您住在逻辑大厦的哪一层?

楼主:刚才看见一个东北男人打老婆,鄙视

1楼: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2楼:对啊,你凭什么说他是东北人?
3楼:我本来对楼主挺有好感的,没想到他还搞地域歧视,失望ing,取消关注
4楼:楼主,你偏激了,东北确实有男人打老婆,可是也有不打老婆的好男人。
5楼:找抽帖,鉴定完毕。

6楼:楼主,我操你妈!有本事以后别到东北,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7楼:我女朋友刚看了这条,说要跟我分手,唉
8楼:放屁,我从来不打老婆!

9楼:同意楼上,有时候老婆还打我。
10楼:搞地域歧视的全家死光光!
11楼:下次日本人再打进来,......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7日 14:33

共享成本

如果再谈论什么音乐版权,主张听唱片不要听MP3,就会显得有些傻逼了。之前我只要在博客上说,就会有一帮共享主义的捍卫者跳出来跟我理论。甚至,IT界的人认为版权的概念该改改了——你直接说不该有版权不就完了,改个毛啊。怎么改它都是一种权利,除非你消灭这种权利。

但我现在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它是一个哲学问题,不是版权问题。既然人们都认为共享免费是应该的,是一个趋势,那谁也无法阻挡,就任其去吧。这样会和从事音乐工作的人形成一个矛盾,人家靠这个挣钱,你断了人家的财路。但是这世界上不能没有音乐,不能没有音乐家,也不能没有听众和消费者。这咋办呢?

这个哲学问题其实......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3日 13:59

侯德健

得知侯德健在北京,我给他发了一条短信:俺要采访你,这个采访俺等了22年了。我想采访的人越来越少了,侯德健算是一个吧。

我是和很多人一样,在1983年知道侯德健这个人的,那时候不时有一些海峡对岸的人弃明投暗跑过来,媒体也大肆宣传,这些人成了统战工作的榜样,侯德健也是其中之一。因为他是一个歌手,让我关注的程度比其他人高,我在很多报纸杂志上寻找关于他的信息,不仅仅是因为他写的《龙的传人》或者《酒干倘卖无》,而是他的歌词总让我有种说不出感觉,他的歌词,我在年轻时理解是一个样,人到中年时理解又是一个样。当年看到媒体报道他,总想着,如果有一天我做记者,也要采访侯德健。

十......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3日 13:59

吃

中国是一个善吃的民族,据我的同事土摩托讲,中国人自古靠天吃饭,不管多恶劣的环境,都能适应,然后停留在一片土地上,研究怎么利用土地让自己吃得更好,所以培育出很多农作物。所以土摩托去了墨西哥之后,发现他们除了吃玉米还是吃玉米,连个花样都没有,把土摩托给烦的。在长满仙人掌的沙漠里,土摩托仰望星空,怀疑人生,得出一个结论,因为墨西哥人不知道动脑筋研究怎么吃,不知道怎么利用土地,凡是不知道如何利用土地的民族饮食业都不发达。回国后,他奋笔疾书,写了一本《来自土地的叛逆》。土摩托的结论是从哪里推导出来的,我不知道,但至少我今天看到很多喜欢吃的人,是中国丰富的吃文化让他们找到了第二种职......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03日 13:58

不看巴萨

我一直无所谓喜欢哪一支球队,不管是国家队还是俱乐部队,更不会像白岩松一样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巴蒂,叫白巴蒂还可以,我要是有个儿子叫王巴蒂……我儿子会恨死我,叫王鲁尼、王哈维、王梅西、王C罗、王卡卡……都别扭。我并不是那么很投入地爱某支球队或某个球员。

但是,从去年开始,我真被巴塞罗那折服了,我觉得他们踢的才叫足球,后来有他们的转播我都看。尤其是去年西班牙队在世界杯上的表现,更让我喜欢上巴萨了。可从今年开始,我却不喜欢巴萨了。我闭上眼睛都知道他们每一次进攻是什么套路,然后怎么进球。作为进攻的方式之一,巴萨把足球格式化了,用风险投资商的思维就叫&l......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30日 11:42

这书好

这书好

人们总是认为一些法律分析文字是很枯燥的,尤其是在引经据典解释法院判决时,会把人绕进故宫,如果你不是石柏魁的话,还真绕不出来。事实上,《对撼法律》这本书确实能把人绕糊涂。这是一本关于摇滚歌星打官司的书,作者斯坦·苏克选取了几个典型案例,回顾和叙述了这些摇滚官司的整个过程。故宫博物院的同志们肯定在写锦旗之前没有看过这本书,至少没有看过中文书名。这本书的英文名字叫“They Fought the Law”,改自一首很有名的歌“I Fought the Law”的名字,这首歌是一个叫Sonny Curtis的人在1959年写的,后来因为被Bobby Fuller和朋克乐队The Clash翻唱过而名声大噪。

善意提......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7日 09:56

[科幻爱国故事]2019:不战而胜

[科幻爱国故事]2019:不战而胜

带三个表 @ 2011-05-26 1:22:49 分类: 闲扯


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写过一本书:《1999:不战而胜》。正如书里面讲的一样,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确实像尼克松预想的那样不战而胜。但是这个第一位访问中国的美国总统,也试想在1999年达到对中国不战而胜的目的,但结果他预测错了,1999年之后,中国愈加变得强大而不可战胜。

中国的强盛让尼克松之后的历任美国总统在任职期间都多了一份焦虑。他们总是希望通过一些策略调整和改变遏制中国的日益强大,但收效甚微。在东亚问题上,美国的话语权和掌控权在一步步丧失。华盛顿方面认为,必须通过一场真正的战争,而不是和平演变,来解决中国问题。毕竟,在军事打......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7日 09:55

纯广告

一、大手拉小手慈善拍卖会
天使妈妈基金会主要工作是救助一些弃婴和孤儿,为孩子们募集医疗资金、安排手术和康复援助。帮助身处困境的儿童改善后续生计。5月28日于璃墟艺术中心举行一场拍卖会,拍卖所得扣除拍品的成本后将全部捐献给天使之家,用于天使之家救助的孤儿的医疗和养育费用。拍品介绍以及详细时间地址可以在这里浏览。基金会网站在这里。

二、中道网
一个一思想评论为主的网站中道网开通,其中翻译书评《译品》值得一读,可下载PDF格式文件。该网站集左派右派观点于一身,给喜欢划分非我族类,党同伐异,或喜欢你死我活的人提供一个拱火的平台。

三、丁聪漫画艺术网
......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7日 09:54

世界末日

最近关于世界末日的话题多了起来。只要现在有点天灾,大家的神经就会紧张一下,不会是世界末日了吧?有些宗教组织或者预言家还能说出具体世界末日的时间……我都觉得挺好玩。

1988年,我第一次看到《诺查丹玛斯大预言》这本书,是个日本人“破译”的,写得非常精彩,当时看的我如醉如痴,据这本书说,1985年(记不太清了)是世界末日,书在日本是1980年出的,作者分析1980年之后的世界就没一个说对的。那他前面分析的怎么就这么对呢?其实很简单,诺查丹玛斯的预言写的太不靠谱了,话说的都很含糊,后人怎么解释都说得通。你想啊,过去每天每秒钟都会发生很多事情,总有一款能跟他的预言......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4日 11:37

造化

造化

带三个表 @ 2011-05-24 2:56:25 分类: 闲扯


某外国网站的模特照

我没事常看一些外国的T恤衫网站,以加强自己的业务学习。每次我看这些网站,有两件事让我挺崩溃的:一个是他们什么东西都能做成图案,不管好看不好看,我粗略统计了一下,如果按照我的标准,一百种图案里我能看上一个。我甚至想,那么难看的图案谁买呢?但肯定有人买,不然做它干吗。还有一件事让我崩溃,他们在拍模特照片的时候从来不讲究,不管什么人,也不管在什么地方,拍完就放到网上。我就想,这么难看的模特,谁会买衣服呢?如果我找这样的模特拍照片,那些有审美优越感的人会批评我没品位的。我劝自己,可能老外的审美都......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3日 10:06

其实很容易

前段时间,新星出版社的一个编辑发短信给我,说贵社要出版一本书《不曾苟且》,里面要收录一篇我的文章,还说要付我稿费,搞得我受宠若惊,就像,就像有一天我醒来看新闻说公民可以自由选举一样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在我印象中,出版社出一些文字合集是不用跟作者打招呼的,爱谁谁。我赶紧告诉编辑,那篇文章我还得修改一下。既然人家很认真,咱也得认真一点。于是我逐字逐句修改,改到满意,发给编辑。又过段时间,编辑短信告诉我:把你的地址、银行账号等信息发过来,书已出版,要寄样书及稿费。

之所以写这么一件事儿,不是因为出版社看上我的文章,让我虚荣心得到满足,因为这是我从事写字以来,第一次有出版......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10:15

预测

药家鑫和夏俊峰一个面临二审,一个面临死刑复核。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在此预测一下,药家鑫二审肯定是死刑,如果再死刑复核,估计也是死刑。反正不能让他活了。处死药家鑫,感觉像为民除害。

夏俊峰死刑复核我看翻盘机会也不大,也是死刑。反正也不能让他活。夏俊峰为民除害,只能死。

对比这两个人的命运,正好相反,一个是人民不让他活,一个是人民之外的人不让他活。药家鑫是很简单的杀人事件,除非药家鑫有什么更硬的来头,否责难逃惩罚。而夏俊峰不是简单的杀人事件,他杀的是制度和权力,这三家不幸的家庭只是制度的牺牲品,即使夏俊峰最后被执行死刑,那两个不幸的家庭也不是胜利者。撼山易,撼......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20日 10:14

笔记本

笔记本

带三个表 @ 2011-05-20 2:00:22 分类: 未分类


(封面)

(封底)

今年做了一款笔记本,从准备到现在即将下印厂,花了小半年的时间。十年前,我打算写一本经典唱片的书,后来懒得写,之前写了大约七八万字的手稿就扔到杂物堆里了。去年,我想做一款笔记本,主题就是经典唱片,因为这是我最熟悉的。

我常想,如果有人手里有一个笔记本,里面全是一些经典摇滚唱片的封面,平时在上面写字的时候,顺带着还能了解一些音乐,不是挺好吗,所以就有了这个笔记本。

但是光有封面还不行,还要有点文字介绍,原本我要对每张唱片有一句话的评论,毕竟咱干过乐评人。但我对写乐......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8日 12:32

不许联想音乐时间(46)


页面地址在此。

本期曲目如下:
Acid House Kings-Are We Lovers Or Are We Friends
Ben’s Brother - I Am Who I Am
Bill Callahan - Drover
Bill Withers - Ain’t No Sunshine
Carina Round - Backseat
Cass Mccombs - The Lonely Doll
Dan Michaelson & The Coastguards - Ease On In
David Lowery - Ah You Left Me
Eisley - I Could Be There For You
Fleet Foxes - Tiger Mountain Peasant Song
Henrik Olofsson - Make Me A Cowboy Again For A Day
Holy Ghost! - Wait And See
Johan Aineland - B......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8日 12:29

即使你努力,也不一定成功

即使你努力,也不一定成功

我一直想看最近上映的新片《杀死波诺》,最近常往音像店跑,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之所以想看这部电影,有很多理由:第一,本篇改自爱尔兰乐评人尼尔·麦考米克(Neil McCormick)的自传体小说《我差点成为波诺》;第二,它是一部音乐片;第三,编剧是我喜欢的《追梦者》的编剧迪克·克莱蒙特和伊安·拉弗雷奈斯,当年看《追梦者》的时候笑得快岔气了。

在看《杀死波诺》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追梦者》的情节,有些地方似乎能找到共同的影子,总体上的感觉都是以一个欢乐的过程讲述一个伤感的故事。相比之下,《追梦者》的包袱太密了,而《杀死波诺》似乎更收敛了一些,把故事的重心放在了剧情上。

但凡音乐类的......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8日 11:52

论文

今天我看了两篇论文,这两篇论文都跟我有点关系,一个是我带的实习生魏玲同学写的《<三联生活周刊>公众人物自杀报道策略》,一篇是胡涵同学写的《互联网新政治与替代性民主——从后结构主义棱镜看王小峰博客的生产意义》。

魏玲喊我老师,我带了她有快两年的时间,从大二开始,直到毕业考上研究生。这两年看着她成长,进步很快。因为带她采访过陈琳和贾宏声自杀的过程,所以毕业论文写的跟这方面有关。实际上在她写论文之前,一直说跟我聊聊怎么些,我其实也没想过这类报道该怎么写,只是采访任务摆在面前的时候,硬着头皮往下做就可以了。往往这类采访不容易做出来。还好,采访写出来,只要能......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2日 11:21

你说上网有多耽误事吧

自从我不写微博之后,眼前清静了许多,对那些无用的信息的回避让我有很多时间做别的事情。这段时间,我在分析因为不写微博不看微博究竟失去了什么,事实证明,非但没有失去,反而有了更多时间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那些失去的东西本来就没什么价值。我一直认为上网是瞎耽误工夫。

今天有人跟我说,高晓松酒驾被抓,还有一个新闻是故宫展品失窃。如果我经常去微博,这类消息肯定是以第一时间知道,可又想了一下,我就是第一时间知道了又怎么了?现在人们都患上了“信息优越症”,就是这件事我第一个知道,并发布出去,你第二个知道,第一个人就会鄙视你:“好久以前我就看过了。”我的博客后面......

阅读全文>>
2011年05月12日 11:19

新logo

新logo


今年的T恤很快就要做出来了,
 

同时也换了一个logo。
 

这个logo的歌词大意是:有逗号,句号,问号。
 

以及一枚发福(或转基因)的精子。
 

有对有错,从哪个方面理解都可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