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12月18日 09:03

去你妈的,我就去你妈的!

当年我写乐评的时候,我特别不喜欢别人叫我乐评人。郝舫同志曾问我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国家的流行音乐水平如此低下,即使是做乐评人,也是低下的。所谓的中国乐评人,基本上是些写听后感的人。你想想,非洲布隆迪一个体育解说员解说中国乒超联赛是不是有点那个?

对我个人来说,是不是乐评人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把我的看法说出来。当年我说什么总有音乐圈的人说我太极端,甚至跟我理论。现在音乐圈的人常常跟我联系,希望我骂两句。我是个有尊严的人,哪能去骂一个不要尊严的人呢?

现在阻碍评论的最大障碍就是各种傻逼粉丝,你只要说几句黑他偶像的话,他立刻出现返祖现象,以黑猩猩的面目出现——知道黑猩猩......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7日 08:38

文艺


柴静老师终于出了本书《看见》。

在新书发布会上,柴老师做了一个让全中国所有文艺女青年们向往的演讲,精致纠结的一尘不染。柴老师能修炼到今天这样的文艺境界,实属难得。

柴老师这本书,在幽默俏皮的字里行间拉低自己的身段,以一个学习者的身份通过自己的采访慢慢去明白一些人生道理。想想这挺难得的,一般文艺青年一旦文艺起来就不思进取了,柴老师还一直有进取心。当我看到周围的同行们都满足于拿个红包发发通稿的工作,还有柴静这样稀有动物在认真地履行一个记者的职责,挺让人尊敬的。虽然每每她纠结于自己的工作不完美流露出的那种文艺气质让我忍俊不禁,但确实值得人们读一读。

这本书的潜在读者:柴老......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7日 08:36

曾经的“你”(二)

曾经的“你”(二)


许巍一共录制了七张专辑:《在别处》《那一年》《时光·漫步》《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在路上……》《爱如少年》《此时此刻》。其中《在路上……》是许巍当年创作并废弃但又捡回来重新演唱的曲目和他专门为别人创作的歌曲自己又重新演唱的作品集,这其中包括一些他与其他词作者合作的作品。一直以来,人们认为《在路上……》都是许巍写给别人的歌曲,实际上《执着》《像风一样自由》《自由自在》都是当年他在西安“飞”乐队时期的歌曲。这样算下来,他一共发表了七十多首由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曲(不包括与他人合作的歌词)。

《在别处》《那一年》这两张专辑主要在写他纠结......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4日 09:08

曾经的“你”(一)

曾经的“你”(一)

任何一个听众都没有资格要求一个音乐家写出你想要的那种作品。这是常识。但是,全世界的评论家们都会不知不觉越俎代庖把自己期待的结果强加在音乐家身上——显然是不公平的。

许巍最近出了新专辑《此时此刻》,前几天听了一遍 ,初听下来,感觉许巍在音乐上确实下了不少工夫,但是歌词仍然陈词滥调。如果说许巍的嗓音是一件乐器的话,那我宁愿把《此时此刻》当成纯器乐作品去听。

我非常清楚的记得,1994年,许巍带着一盘样带,里面只有两首歌:《两天》和《青鸟》,来到北京,找到红星音乐生产社,希望那个香港老板能像发现郑钧一样发现他,给这个同样来自西安的歌手一个机......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7日 09:14

寡人有疾


我同事苗炜,平时有两个爱好:一个爱好是辞职,没事就把自己当飞去来器从三联扔出去,转一圈觉得没劲再自动飞回来。这些年他都把自己扔出去过不知道多少回了,但是那份挥之不去的绿叶对根的情谊让他总是自动复位。他的另一个爱好是写小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介绍自己的时候都强调自己是作家,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新身份。最近这一年,他的飞去来器没有再扔出去,开始踏踏实实写小说,写了一本《寡人有疾》。

本来我是想把这本小说当睡前催眠读物看,以为看上三行就睁不开眼了。没想到一看还挺有意思,就很快看完了,故事能吸引我一直读下去。

因为平时对他的了解要比一般读者多一些,所以对苗炜的写作风格大概知......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03日 08:53

人间腊月芳菲尽,丫们桃花始盛开

最近到了官员事故多发期,因为换届了,新官上任得给老百姓搞点新意思,供大家解解恨解解闷玩,所以要抓几个典型,在九牛中拔一两根毛,足以让百姓摆手称快了,这样会大幅度提高民众的幸福感。可怜的是那些失去保护伞的官员,不幸中了六合彩。

我对抓多少贪官都没啥兴趣,现行的制度就是培养贪官的,你不贪婪也没机会当官,你当了官不贪也没机会生存下去。要真打算彻底反腐败,那就从上到下,像拿篦子在头发上刮一遍一样,看看能捋下来多少虱子和虮子。

我真正感兴趣的是,这些官员们东窗事发都带着桃花色彩,最先捅出来的都是男女关系问题,然后再往根上找,结果是:生活腐化,以权谋私。得,你不抓老百姓都不答应。

为......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6日 15:20

如何把山药放进冰箱

如何把一头大象放进冰箱的问题早就被人解决了,但我遇到了如何把一根山药放进冰箱的难题。我买了一根很长的山药,看起来粗壮有力,一定是喂着三聚氰胺、塑化剂长大的。当我想把这根山药放进冰箱的保鲜柜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放不进去,因为保鲜柜不够大。我不能因为一根山药去再买一台罗永浩推荐的西门子大冰箱,不用关冰箱门,让多出的一截山药支在外面啊。

看到这里,可能你们早就忍不住了,会异口同声地说:你傻呀,把山药掰断了不就放进去了吗。事实上我的确是按你们的意图做的,但我并不想这样,我认为它多少会破坏山药本身的自然性。

但这就是生活,你必须这样。

其实人在欣赏一个作品......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0日 09:21

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


这本杂志的名字叫《民营企业家》,据杂志收藏癖张晓强老师介绍,确实有这本杂志。封面上的人物是你们熟悉的陈晓卿。

陈晓卿怎么会上这本杂志呢?因为这本杂志是我今年拍的电影里的一个道具,陈晓卿很荣幸作为道具被植入进去。当然我让摄影师给他拍照片的时候,希望能拍一张高调亮一点的照片,但是怎么也拍不出来。摄影师打电话:“光圈都开到0.85了,还是不行。”我转念一想,目前民营企业确实前景黯淡,黑一点正好符合事实。结果拍出来就是这个效果。

届时,你们会在片中看到老六拿着杂志,大惑不解地说:“你以为你为了上杂志起了艺名我就认不出你是我的女人了吗?”

从明天凌晨(11月19日......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08:53

DJ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曾经have许多dreams,主要有三:一,办一本像《滚石》那样的杂志;二,开一家独立唱片公司;三,去电台做一个音乐节目主持人。前两个梦想随着我进入音乐圈工作半年而彻底放弃。事实证明我的放弃是很有前瞻性的,因为中国没有那么多音乐资源供你去经营一本杂志或者唱片公司——今天残酷的事实证明了这一切。

而第三个梦想,我没有放弃。1992年,北京音乐台开台,我试图进入音乐台做个DJ,但是他们没有给我机会。说来也挺可笑的,当年我想做个音乐DJ,是因为我说话有点结巴,如果干起说话这个工作,说不定能矫正我这个毛病。地方台没给我机会,但是中央台给我机会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调频90:00让我做了一......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7日 09:46

份子钱

我周围老有人结婚,熟悉的人结婚,就会有人对我说,咱们是送点礼物还是给红包呢?我偏向于送礼物。因为我刚学会淘宝,买一两箱杜蕾斯送给他们没什么问题。但是人们都怕动脑子想买什么礼物,最后言简意赅地说,给点钱吧。

结婚收份子钱是一种非法集资方式,只是因为数额比较小,不构成犯罪,所以公安局不管,任由这种风气盛行。这种陋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一定是从我们活在生产力水平低下但无后为大的艰难岁月,再穷也得结婚生子,传宗接代。结婚这事儿就一下变得恶俗起来。凑份子钱也就成了恶俗中的恶俗。

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个狄仁杰,西方有个情人节。西方的情人节可以溯源到古罗马时期。这说明从那个时候人就学会自由恋爱了......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2日 09:01

提问

今天参加老六一年一度的《读库》读者见面会。头一天吃饭,老六要求我必须到,而且让我坐第一排,这样就可以现挂即兴发挥拿我当羞辱对象了。我跟老六说,我最怕读者见面会,因为读者提问的时候总爱问一些特傻的问题,你坐在上面还得特别认真当回事去回答那些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以此映衬出你比他还傻。老六很骄傲地说:我的粉丝比你的粉丝素质高多了,肯定不会这样。

我非常承认老六的粉丝比我的那些变态粉丝素质高,六六粉在杀虫和做人以及知书达理乃至文艺性方面比我见过的任何粉丝都强多了——他们看起来比老六端庄多了,尤其是比黑猩猩有素质。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懈修理黑猩猩的原因。你们不知道,老六的手机里存......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2日 08:58

手机记

罗永浩老师要做手机的事情已经传了好长时间了,他没事就在微博上鼓励自己:老罗,你行!老罗,你真行,真的!老罗,你不做手机这个行业就不行!

研制开发技术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罗老师像史蒂夫·乔布斯一样对每一个设计细节都精益求精,其苛刻程度相比乔老爷有过之无不及,生怕消费者拿到的手机有丝毫瑕疵。当然,罗老师为了能让自己的形象和手机相得益彰,启动了一个像制造手机一样苛刻的减肥计划,希望手机上市的那天他能像婷美广告里面的女模特一样窈窕。但是当他看到英国达人秀传奇歌手保罗·波茨的表演之后,放弃了他复杂苛刻的减肥程序——一个卖手机的胖成这样还敢上电视还能拿......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6日 08:55

意式咖啡

我是从2009年开始喜欢喝咖啡的,这要感谢老狼,在以色列,他建议我喝一杯意式咖啡,于是,我从此就喜欢上这种咖啡了,不管走到哪里,在咖啡馆,我都会说:来杯双份意式咖啡,不加糖不加牛奶。感觉就像詹姆斯·邦德那句口头语:马蒂尼加伏特加,要摇的,不要兑的。热腾腾的意式咖啡上来,要一口喝干,不能超过30秒。

现在咖啡馆里差不多都有意式咖啡,但是因为咖啡豆的品质问题,未必做出来都可口。我经常遇到服务生不懂意式咖啡是怎么回事的问题,如果我说来一杯双份ESPRESSO,有一半的人会问:“什么?”于是我只能再翻译成白话文:双份意式咖啡。这时候还有一半的人不明白,告诉我说本店没有......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2日 08:50

偶遇丽江

我十年没来丽江了,这是次亚洲青年艺术节,组织艺术节的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我特别不靠谱,之前她弄音乐节邀请我三次,都不来,说我耍大牌。这是最后一次,再不来就立刻绝交。想想一个美女说要跟我绝交,我挺伤感的,就说,就是那个什么大不能按时召开,我也去。上一次人家都派人到机场接我了,我打电话说去不成了。所以,这次我必须去。

因为是艺术节,又是放在丽江这样的地方。我想象着大街上走的人都是艺术家和热爱艺术家的人。事实上确实如此。我想感受一下艺术氛围是什么。当然,更主要的是想拍些照片。

丽江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艺术气质,我不知道,反正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比较闲散慵懒,看破了点什么,每天沐浴着阳光,两耳......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9日 09:13

他居然可以跟姑娘们调情了


有一个三联的老读者给我们送了一些他们自己种的有机蔬菜。拿回家我就犯愁了,这么多,估计吃不完就坏了。所以我决定搞一次有机食品家宴,我首先想到的是,邀请转基因食品爱好者土摩托前来品尝,同时邀请四个姑娘前来作陪,因为我担心土摩托说话会冷场,姑娘随时可以八卦一下转移话题调节气氛——有土摩托参加的饭局,必须讲科学根据。事实上,我的担心完全多余,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虽说跟土摩托是同事,但是我平时见但他的次数还不如煤渣陈晓卿见到他的次数多,近一年多来,我几乎宅在家里,很少参加公共饭局活动,过去,我见土摩托基本上是在各种组合的饭局而不是单位的例会上,饭局不参加,在单位见到他的次数......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4日 08:28

我发现儿子在偷看色情光碟……

你好,王兄,最近碰到一个让人十分担心的问题,还是关于我儿子的。前一阵子收拾他卧室的时候,无意中在他的床头柜杂物里夹着一盘类似色情影碟的光碟……当时心里很惊讶,也很难受……无法想象我儿子看这个,无法接受这些,心里一直在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很想把那个光碟扔得远远的,后来等冷静下来,想想儿子要是发现了,在我面前一定很尴尬,他会感到很难堪的吧,我还是又放到原处了。可是昨天晚上我看他的MP4充电完成了就给他拔掉,也随手看了一下他里面的内容,这一看不要紧,竟然发现一个30分钟的成人电影……他太小了,今年暑假才刚15岁,而且现在上高一……我很着急,也感到很无助,......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9日 08:45

科学品酒

有一个非常准确的心理测验,据说从来没有不灵过。说有张桌子,上面放着水杯、打火机、口香糖、苹果。根据测试的人选择能看出来他们的心理状态。结果是:选择水杯的人一定需要水杯;选择打火机的人一定需要打火机;选择口香糖的人肯定需要口香糖;选择苹果的人一定喜欢吃苹果。

今年春节,我去土摩托家吃饭,土摩托向我们展示了他收藏的数种威士忌酒。我在淘宝上搜了一下,最便宜的也在400块钱左右,贵的有一千多块钱。算得上是酒中的极品。土摩托对品尝威士忌有一套经验,挨个向我们介绍每种酒的口感。他拿起一瓶酒,挨个给大家斟上,然后说,这种酒喝起来有一股泥土的芬芳。众人品尝了一下,纷纷表示赞同。谁......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7日 09:05

太多的爱会杀死你

太多的爱会杀死你


想想应该是20年前了,那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有一天,我在《滚石》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Queen乐队主唱Freddie Mercury死于艾滋病。文章挺长,我没事就把文章翻译出来,后来发表在《音像世界》上。

Queen乐队一直被我们翻译成“皇后”,在这篇文章里,作者还特别强调,是“女王”的意思,因为当时作者的解释是跟英国女王有点关系,说Mercury很崇拜英国女王。而实际的说法是,主唱Freddie Mercury是个同性恋,一生中有无数男友,在他的性取向的世界里,Queen意味着什么?是至高无上的女王。我感觉“女王”总比“皇后”更具力量。

最近,Mercury的传记《谁愿永生》中文版出版了。......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1日 09:10

表and表哥

我第一次在论坛上用“带三个表”这个ID是当年混西祠胡同。有个叫老六的文化名人,在一次三人饭局上很郑重、端庄地邀请我去他的“饭局通知”版上玩。之前我用过的ID很多,但大多很下流,想到要跟文化名人混迹江湖,得起一个有点文化含量的名字,于是,我就用了“带三个表”。实际上在此之前,我的OICQ名字一直叫这个名字。

因为岁数比一般大一点,所以有人开始叫我“表哥”,对此我深表享受。“表哥”这个称谓我几乎独享了十年,十年来我从“表哥”变成“表叔”、“表大爷”,估计以后会有人叫我“表爷爷”,岁月不饶哥呀。后来,有几家外......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8日 15:41

幸福在哪里?

最近,装丫电视台为了制造一种真实的假象,上街采访不少中国人民,只问他们一个问题:你幸福吗?结果闹了不少笑话。抛开这些被大家吐槽的笑话不说,我想很严肃地说说幸福这件事。

从这些街头采访中,我发现,你们中国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幸福,或者说99.9%的人压根没搞清楚幸福和快乐之间的区别在哪里,在那些采访中,中国人民把快乐和幸福混为一谈。别跟我说每个人对幸福有自己的理解,再怎么理解,最基本的条件也该具备。

贵台有一个喜欢怀疑人生的主持人:白岩松。他去年出了一本书《你幸福了吗?》,我采访白老师,谈到幸福,小白对幸福的解释一看就是经过了好多年怀疑人生之后得出的结论。他用《新闻1+1=2》的口吻对我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