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11月26日 15:20

如何把山药放进冰箱

如何把一头大象放进冰箱的问题早就被人解决了,但我遇到了如何把一根山药放进冰箱的难题。我买了一根很长的山药,看起来粗壮有力,一定是喂着三聚氰胺、塑化剂长大的。当我想把这根山药放进冰箱的保鲜柜的时候,却发现怎么也放不进去,因为保鲜柜不够大。我不能因为一根山药去再买一台罗永浩推荐的西门子大冰箱,不用关冰箱门,让多出的一截山药支在外面啊。

看到这里,可能你们早就忍不住了,会异口同声地说:你傻呀,把山药掰断了不就放进去了吗。事实上我的确是按你们的意图做的,但我并不想这样,我认为它多少会破坏山药本身的自然性。

但这就是生活,你必须这样。

其实人在欣赏一个作品......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0日 09:21

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


这本杂志的名字叫《民营企业家》,据杂志收藏癖张晓强老师介绍,确实有这本杂志。封面上的人物是你们熟悉的陈晓卿。

陈晓卿怎么会上这本杂志呢?因为这本杂志是我今年拍的电影里的一个道具,陈晓卿很荣幸作为道具被植入进去。当然我让摄影师给他拍照片的时候,希望能拍一张高调亮一点的照片,但是怎么也拍不出来。摄影师打电话:“光圈都开到0.85了,还是不行。”我转念一想,目前民营企业确实前景黯淡,黑一点正好符合事实。结果拍出来就是这个效果。

届时,你们会在片中看到老六拿着杂志,大惑不解地说:“你以为你为了上杂志起了艺名我就认不出你是我的女人了吗?”

从明天凌晨(11月19日......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9日 08:53

DJ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曾经have许多dreams,主要有三:一,办一本像《滚石》那样的杂志;二,开一家独立唱片公司;三,去电台做一个音乐节目主持人。前两个梦想随着我进入音乐圈工作半年而彻底放弃。事实证明我的放弃是很有前瞻性的,因为中国没有那么多音乐资源供你去经营一本杂志或者唱片公司——今天残酷的事实证明了这一切。

而第三个梦想,我没有放弃。1992年,北京音乐台开台,我试图进入音乐台做个DJ,但是他们没有给我机会。说来也挺可笑的,当年我想做个音乐DJ,是因为我说话有点结巴,如果干起说话这个工作,说不定能矫正我这个毛病。地方台没给我机会,但是中央台给我机会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调频90:00让我做了一......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7日 09:46

份子钱

我周围老有人结婚,熟悉的人结婚,就会有人对我说,咱们是送点礼物还是给红包呢?我偏向于送礼物。因为我刚学会淘宝,买一两箱杜蕾斯送给他们没什么问题。但是人们都怕动脑子想买什么礼物,最后言简意赅地说,给点钱吧。

结婚收份子钱是一种非法集资方式,只是因为数额比较小,不构成犯罪,所以公安局不管,任由这种风气盛行。这种陋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一定是从我们活在生产力水平低下但无后为大的艰难岁月,再穷也得结婚生子,传宗接代。结婚这事儿就一下变得恶俗起来。凑份子钱也就成了恶俗中的恶俗。

大家都知道中国有个狄仁杰,西方有个情人节。西方的情人节可以溯源到古罗马时期。这说明从那个时候人就学会自由恋爱了......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2日 09:01

提问

今天参加老六一年一度的《读库》读者见面会。头一天吃饭,老六要求我必须到,而且让我坐第一排,这样就可以现挂即兴发挥拿我当羞辱对象了。我跟老六说,我最怕读者见面会,因为读者提问的时候总爱问一些特傻的问题,你坐在上面还得特别认真当回事去回答那些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以此映衬出你比他还傻。老六很骄傲地说:我的粉丝比你的粉丝素质高多了,肯定不会这样。

我非常承认老六的粉丝比我的那些变态粉丝素质高,六六粉在杀虫和做人以及知书达理乃至文艺性方面比我见过的任何粉丝都强多了——他们看起来比老六端庄多了,尤其是比黑猩猩有素质。这也是我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懈修理黑猩猩的原因。你们不知道,老六的手机里存......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2日 08:58

手机记

罗永浩老师要做手机的事情已经传了好长时间了,他没事就在微博上鼓励自己:老罗,你行!老罗,你真行,真的!老罗,你不做手机这个行业就不行!

研制开发技术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罗老师像史蒂夫·乔布斯一样对每一个设计细节都精益求精,其苛刻程度相比乔老爷有过之无不及,生怕消费者拿到的手机有丝毫瑕疵。当然,罗老师为了能让自己的形象和手机相得益彰,启动了一个像制造手机一样苛刻的减肥计划,希望手机上市的那天他能像婷美广告里面的女模特一样窈窕。但是当他看到英国达人秀传奇歌手保罗·波茨的表演之后,放弃了他复杂苛刻的减肥程序——一个卖手机的胖成这样还敢上电视还能拿......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6日 08:55

意式咖啡

我是从2009年开始喜欢喝咖啡的,这要感谢老狼,在以色列,他建议我喝一杯意式咖啡,于是,我从此就喜欢上这种咖啡了,不管走到哪里,在咖啡馆,我都会说:来杯双份意式咖啡,不加糖不加牛奶。感觉就像詹姆斯·邦德那句口头语:马蒂尼加伏特加,要摇的,不要兑的。热腾腾的意式咖啡上来,要一口喝干,不能超过30秒。

现在咖啡馆里差不多都有意式咖啡,但是因为咖啡豆的品质问题,未必做出来都可口。我经常遇到服务生不懂意式咖啡是怎么回事的问题,如果我说来一杯双份ESPRESSO,有一半的人会问:“什么?”于是我只能再翻译成白话文:双份意式咖啡。这时候还有一半的人不明白,告诉我说本店没有......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2日 08:50

偶遇丽江

我十年没来丽江了,这是次亚洲青年艺术节,组织艺术节的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我特别不靠谱,之前她弄音乐节邀请我三次,都不来,说我耍大牌。这是最后一次,再不来就立刻绝交。想想一个美女说要跟我绝交,我挺伤感的,就说,就是那个什么大不能按时召开,我也去。上一次人家都派人到机场接我了,我打电话说去不成了。所以,这次我必须去。

因为是艺术节,又是放在丽江这样的地方。我想象着大街上走的人都是艺术家和热爱艺术家的人。事实上确实如此。我想感受一下艺术氛围是什么。当然,更主要的是想拍些照片。

丽江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艺术气质,我不知道,反正在这里生活的人都比较闲散慵懒,看破了点什么,每天沐浴着阳光,两耳......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9日 09:13

他居然可以跟姑娘们调情了


有一个三联的老读者给我们送了一些他们自己种的有机蔬菜。拿回家我就犯愁了,这么多,估计吃不完就坏了。所以我决定搞一次有机食品家宴,我首先想到的是,邀请转基因食品爱好者土摩托前来品尝,同时邀请四个姑娘前来作陪,因为我担心土摩托说话会冷场,姑娘随时可以八卦一下转移话题调节气氛——有土摩托参加的饭局,必须讲科学根据。事实上,我的担心完全多余,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虽说跟土摩托是同事,但是我平时见但他的次数还不如煤渣陈晓卿见到他的次数多,近一年多来,我几乎宅在家里,很少参加公共饭局活动,过去,我见土摩托基本上是在各种组合的饭局而不是单位的例会上,饭局不参加,在单位见到他的次数......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24日 08:28

我发现儿子在偷看色情光碟……

你好,王兄,最近碰到一个让人十分担心的问题,还是关于我儿子的。前一阵子收拾他卧室的时候,无意中在他的床头柜杂物里夹着一盘类似色情影碟的光碟……当时心里很惊讶,也很难受……无法想象我儿子看这个,无法接受这些,心里一直在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很想把那个光碟扔得远远的,后来等冷静下来,想想儿子要是发现了,在我面前一定很尴尬,他会感到很难堪的吧,我还是又放到原处了。可是昨天晚上我看他的MP4充电完成了就给他拔掉,也随手看了一下他里面的内容,这一看不要紧,竟然发现一个30分钟的成人电影……他太小了,今年暑假才刚15岁,而且现在上高一……我很着急,也感到很无助,......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9日 08:45

科学品酒

有一个非常准确的心理测验,据说从来没有不灵过。说有张桌子,上面放着水杯、打火机、口香糖、苹果。根据测试的人选择能看出来他们的心理状态。结果是:选择水杯的人一定需要水杯;选择打火机的人一定需要打火机;选择口香糖的人肯定需要口香糖;选择苹果的人一定喜欢吃苹果。

今年春节,我去土摩托家吃饭,土摩托向我们展示了他收藏的数种威士忌酒。我在淘宝上搜了一下,最便宜的也在400块钱左右,贵的有一千多块钱。算得上是酒中的极品。土摩托对品尝威士忌有一套经验,挨个向我们介绍每种酒的口感。他拿起一瓶酒,挨个给大家斟上,然后说,这种酒喝起来有一股泥土的芬芳。众人品尝了一下,纷纷表示赞同。谁......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7日 09:05

太多的爱会杀死你

太多的爱会杀死你


想想应该是20年前了,那时候你还在穿开裆裤,有一天,我在《滚石》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Queen乐队主唱Freddie Mercury死于艾滋病。文章挺长,我没事就把文章翻译出来,后来发表在《音像世界》上。

Queen乐队一直被我们翻译成“皇后”,在这篇文章里,作者还特别强调,是“女王”的意思,因为当时作者的解释是跟英国女王有点关系,说Mercury很崇拜英国女王。而实际的说法是,主唱Freddie Mercury是个同性恋,一生中有无数男友,在他的性取向的世界里,Queen意味着什么?是至高无上的女王。我感觉“女王”总比“皇后”更具力量。

最近,Mercury的传记《谁愿永生》中文版出版了。......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11日 09:10

表and表哥

我第一次在论坛上用“带三个表”这个ID是当年混西祠胡同。有个叫老六的文化名人,在一次三人饭局上很郑重、端庄地邀请我去他的“饭局通知”版上玩。之前我用过的ID很多,但大多很下流,想到要跟文化名人混迹江湖,得起一个有点文化含量的名字,于是,我就用了“带三个表”。实际上在此之前,我的OICQ名字一直叫这个名字。

因为岁数比一般大一点,所以有人开始叫我“表哥”,对此我深表享受。“表哥”这个称谓我几乎独享了十年,十年来我从“表哥”变成“表叔”、“表大爷”,估计以后会有人叫我“表爷爷”,岁月不饶哥呀。后来,有几家外......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8日 15:41

幸福在哪里?

最近,装丫电视台为了制造一种真实的假象,上街采访不少中国人民,只问他们一个问题:你幸福吗?结果闹了不少笑话。抛开这些被大家吐槽的笑话不说,我想很严肃地说说幸福这件事。

从这些街头采访中,我发现,你们中国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幸福,或者说99.9%的人压根没搞清楚幸福和快乐之间的区别在哪里,在那些采访中,中国人民把快乐和幸福混为一谈。别跟我说每个人对幸福有自己的理解,再怎么理解,最基本的条件也该具备。

贵台有一个喜欢怀疑人生的主持人:白岩松。他去年出了一本书《你幸福了吗?》,我采访白老师,谈到幸福,小白对幸福的解释一看就是经过了好多年怀疑人生之后得出的结论。他用《新闻1+1=2》的口吻对我说:......

阅读全文>>
2012年10月08日 15:37

转让尼康摄影器材

有个朋友,打算不玩摄影了,决定把手中的转让,菜单如下:

港行尼康D700,快门19881次;
24-70镜头(AF-S 1:2.8G ED)原装遮光罩、德国原厂B+W UV镜;
70-200镜头( AF-S 1:2.8GII ED)原装遮光罩 德国原厂B+W UV镜;
原装电池2块,组装电池1块,
Sandisk 16G卡(60MB/s)一张;
Sandisk 8G卡(30MB/s)两张;
手柄一个(组装)
腕带一个(原装)
三脚架一个(全新)
尼康原装相机包一个。

全部售价:4万。
有意者给我发邮件:dundee(at)126.com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27日 09:20

露西带着钻石在天空翱翔(LSD)


我忘记了在哪一本书里看到一段文字,引自《LSD——我那惹是生非的孩子》这本书,后来一查,发现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在2006年已经出版了这本书,但是书店和网店都没有了,因为它只印刷了1000本。于是,我费尽周折,总算在孔夫子买到了这本书。我一直对各种关于毒品、毒物、麻醉剂、致幻剂的书籍很感兴趣,更何况,这本书是LSD之父阿尔伯特·霍夫曼老师写的呢。

这本书只有187页,也许你几个小时就能看完,或者需要几天的时间,关键是你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有些章节写的跟医学论文一样全是学术名词,有些又像是在讲故事。看完这本书,我想起了我的几种经历。

一种是在我大概八九岁的时候,每次在入睡之前......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25日 09:33

养鸡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为了能博得姑娘欢心,为了能在伙伴中受重视,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从大烟囱上面跳下来,幸好没死。

如果简单来分析马小军的人格,大概无外乎人在成长过程中害怕孤独或者为了得到某种认可,做出一些极端行为来博得别人的佩服和接受。老天津人有个习惯,这是我看电视剧《马三立》时看到的,马先生在地摊说相声,总让人欺负,后来他掏出一把刀,朝自己大腿上狠狠扎了一下,后来再没人欺负他了。这是用自残的方式来赢得别人的敬畏。后来我问天津朋友,他们说天津人确实有这个传统。你想啊,谁愿意跟一个敢朝自己下手的人叫板啊。

说的通俗一点,这叫认同感。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24日 12:02

爱国vs苍井空

《经济学人》上最近有一篇文章:Pornography and patriotism:Can’t we all just get it on? ,我查了一下,没发现作者,所以很难确定作者是从中国人还是西方人的角度去看待钓鱼岛和苍井空这个问题的。文中说,有一部分苍井空爱好者兼钓鱼岛爱好者的中国人比较纠结,不知道屁股往哪边坐。作者大概是看到了“钓鱼岛是中国的,苍井空是世界的”这种弱智标语引发出一系列感慨。

作者真的多虑了。中国人的爱国主义还处于动物阶段,跟爱苍井空一样,有什么纠结的,白天上街瞎起哄,晚上回家苍井空,一点都不矛盾。你以为他们真的会在这两件事上做出两难抉择吗,也太高估他们的情商了,在我看来就是哗众取宠一下而已—......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8日 09:15

抄书

每当这个国家上演一些荒诞剧的时候,我都会翻出这本书,而且每次都能找到符合中国现实的语句,简直就是写给我们的,这是预言还是诅咒?
 

“爱国主义是一种真实的责任感,民族主义则是一直在自己的粪堆上喔喔直叫的大傻逼。”——理查德·埃尔丁顿
“爱国主义在美国是容易理解的。意思是通过留心你的国家,留心你自己。”——卡尔文·柯立芝
“说到爱国主义,那简直是骗人;这常常是一个纪念抢掠的词语。世界上的每一寸土地无不体现着它的数度易主。”——马克·吐温
“我认为爱国主义......

阅读全文>>
2012年09月14日 08:28

大仙签售会

好多年前,那时候还没有你,有个女生拿着一张《北京青年报》说,我买这张报纸,就是为了看大仙的随笔,她眼中流露出来的神情在当时是很少见的——就像现在你跟人提到她的偶像时的那种反应。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大仙就是那个写体育报道不用采访的记者王俊。

后来认识大仙,他出了一本随笔集,就是那个女生整天追着看的那些四五百字的短文的集成,叫《一刀不能两断》。这本书基本上把大仙不靠谱的人生态度写尽了。后来书卖光了,出版社也没有加印。再后来大仙每隔两年就出一本随笔集,但我始终觉得,《一刀不能两断》是他最好的随笔集。

《一刀不能两断》终于再版了,这个从50后一直混到90后,混......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