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8月05日 09:24

你能说说你的梦想是什么吗?

自从国家广电总急发布新的禁令之后,《东北好声音》就不好看了。

我看这个节目,跟任何人都不一样,我对选手唱的如何没兴趣,而是喜欢看四个道士耍贫嘴。他们的问题中总会有一个固定向选手提问的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显然,站在这个舞台上的人,梦想都跟音乐有关系,想当气功大师的人早就去找王林了。这些选手的回答也都千篇一律:想站在这个舞台上证明自己;想站在更大的舞台上(所以要先站在这个小舞台上);热爱音乐,音乐是我的生命……

每当这些同学谈到自己的梦想,我都会很羡慕台上的四个道士,他们真的赶上了好时代——华语音乐最后的好时代......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23日 09:19

五年计划

看报纸,有则新闻,报道完了之后,后面跟着一堆@某些人微博的评论。
看电视,主持人和嘉宾一边聊天一边显示大屏幕上的微博截图,说某个人的观点是什么。
听广播,主持人不断引用微博上某些的人的观点。

李天一最初犯事的新闻市公安局的微博曝出来的;214飞机失事的细节是飞机上的旅客先报出来的。

我在想,传统媒体,你们真的该死了!你们的存在毫无意义了,比《环球时报》还没意义。

第一批该死掉的是完全没什么市场也没什么广告的媒体;

第二批该死掉的是有市场但没什么广告的媒体;

第三批该死掉的是有市场有广告的媒体;

第四批该死掉的是喉舌......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7日 14:03

语言

最近在很专心写小说,这个东西将来能不能发表我且不管,但把一个很长的东西专注写出来本身就是一种学习,或者在整个过程中能够很有条理思考一些东西。写随笔散文或者什么别的短文,因为结构和字数的限制,总是要急于找到论点论据。小说没有这样的情况,会有无限空间让我去想更多的事情。

之前我在博客上说了,要写两个农村题材的故事。之所以选择这样的题材,很简单,除了荒诞和它总能产生出的离奇之外,它还逼着我必须用一种和现在不一样的语言来叙述。一个故事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东北农村;一个发生在上世纪末某个少数民族地区。自己给自己出两个难题,就是想回避掉时下的语言,捡起另一种语言。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7日 08:43

你不能因为你识字就否认你尿炕的事实

五六年前,我就写博客说,中国人民极有可能颠覆几千年人类文明中的逻辑概念。现在,它正在走向事实。也许我们可以用“神逻辑”“科学社会主义逻辑”“中国特色的逻辑”来命名既手淫之后人类的又一大发现。这些逻辑散落在中国人民的智慧之中,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新闻、学术界、法律……等领域。

信手拈来两例(同时欢迎大家补充)。

一,李天一律师的声明。

作为一个学过点法律的人,我看到此声明后都感到有点脸红,幸亏我没有从事法律工作,当初在考律师之前我把复习资料当废品卖了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个律师的神逻辑是:因为你们侵犯了李天一的某......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2日 09:04

选秀

选秀

前几天,我出差去外地,参加一家卫视台的大型励志真人秀节目的策划会。这家卫视台目前在国内卫视台收视排名比较靠后,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影响较大的节目,当地经济也不是很发达。面对各家卫视台搞的选秀节目,这家卫视台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他们花血本决定推出一档与众不同的真人秀节目,参与到烂大街的选秀节目中。不过在我看来,现在同质化的选秀节目早就让观众看吐了,再也搞不出新花样了。外国能买到的版权也差不多都用完了。如果还是唱歌表演一定死的比死猪还难看。

既然是策划会,我就要有备而来。我早就想好了一档节目,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平台,当我把这个策划说出来之后,他们都觉得非常好,一改过去选秀节目的套路,尤其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1日 15:59

无主之宝

(友情提示,文字较长,建议每天看140字,最多勿超过280字)

我们《三联生活周刊》的选题会就是一帮人围成一圈,主编朱伟坐在中间,挨个询问本周有什么要写的。大家就像报数一样,轮到自己的时候就吱一声,主编很认真地在本子上记着。

负责报道展览的记者曾焱说最近有个古董展览,规模挺大;另一个负责报道奢侈品的记者何潇说最近有个珠宝展,规模挺大;李三说最近有个车展,规模挺大,负责电影报道的说最近有个影展,负责图书报道的说最近有个书展……总之这个国家每天都搞展览,规模都挺大。很快就轮到我了,我说:“最近有个粉丝展,规模挺大。我要写写‘五月天’,想看看‘五月天’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8日 08:51

写小说

最近又开始写小说。在我看来,现在能让我有动力去写的文字就只有小说了。因为它比较复杂,不像杂文那样都要有个观点和结论。这年头到处都是观点,到处都是结论,而且观点和结论已经变得无比廉价:只要你声音大,有力比多,你就是观点。

小说并不是我擅长的东西,所以这对我来说就有挑战性,因为要写几万字甚至十几万字,就需要一些耐心。

这次一共有两个故事,每个大约六七万字。一个故事的核心是我有一年出差去广州,一个朋友给我讲的,朋友讲的比较简单,没头没尾,只有那么一件事,五六句就说完了。我听了之后笑得不行,当初想把它拍成电影,因为太荒诞了。故事发生在农村,估计成本也不高。但一想......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1日 09:13

就算是您做盗版,也要敬业一点

就算是您做盗版,也要敬业一点

作为一个在盗版大国生活且喜欢听音乐的人,难免会接触盗版。我的唱片中有五分之一是盗版,因为在当时正版实在搞不到。当然,我一直以来都有一眼就能辨别出正版和盗版之间区别的能力,哪怕它做的精美到牙齿也逃不过我的眼睛。

现在我又遇到新盗版方式的挑战,在音像店里,看一眼就能分辨出正盗,但是在网店里,就不行,因为看不到实物。卖家常常会把自己的信用吹上天,信誓旦旦保证如果是盗版就如何,云云。当然你从他们的价格上就能看出他们做的是不是盗版。但是,即使你知道是盗版,但究竟是怎么盗版的,这里面也有学问。如果您是一个不介意音质的人,也要知道一些常识,不然会花冤枉钱。

我尝试着在......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1日 09:03

文学败给了新闻

我很少看长篇小说,不过余华的《第七天》倒是买来看了。因为看到书不厚,同时还买了一本《裸体午餐》。

结果,《第七天》我用不到三个小时就看完了。如果说之前余华的小说里是在写中国人“活着”,那么《第七天》里就在写中国人“死着”,生不如死,死无葬身之地。看完小说让我想起了他的随笔集《十个词汇里的中国》,《第七天》是《十个词汇里的中国》的小说版。

小说用死人视角来看活人世界,只是太写实,所以没什么意外。第四天之前的部分,很多人物还互相勾连,到后来这个勾连的线就断了,人物之间的安排显得有点牵强,小说的故事性就差了很多。

《第七天》实际上就......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9日 10:22

契约精神

中国足球队1:5输给泰国队,而且还不是全部主力的泰国国家队。如此大比分输球,显然会激化一些矛盾。比如足协官员早就看不上卡马乔了,希望通过输球让他早点下课。如果阴谋论一点的话,是足协官员授意球员如此下作的输球,这样又可以选帅,又可以出国考察。

我上面只是胡猜,不可能领导这样授意球员做如此缺乏职业精神的事情。就算看不惯卡马乔,拿下就完了,不至于用这样下三滥的方式。但如果真不幸被我猜中的话,那这事儿也太操蛋了!

这场比赛之后肯定会有很多专家来分析失败的原因,但不管怎么分析,都分析不出什么道道来,因为原因好几十年前就分析好了,每次失败拿过来套上去就行了,保管没错。......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7日 11:29

Putumayo

Putumayo


2003年非典期间,因为无聊,便在网上下载歌曲听。那阵子周围有几个人都喜欢听世界各地非英语国家的音乐。这类音乐很难归类,反正我不喜欢“世界音乐”这种说法。这种说法曾遭到过不少第三世界国家音乐家的反对。“世界音乐”是美国人在唱片店里给音乐分类时的说法,而不是描述音乐特征的说法。“世界音乐”的潜台词叫“非我族类音乐”。

当时日本King Records公司出过一套世界各地民族音乐的唱片,纯粹原生态,没有任何修饰,我在网上下载了几张专辑后便喜欢上了。在北京进入非典最恐怖时期的那几天,我在家憋得实在太难受了,决定出去转转。我打车一路畅通飞奔到王府井,当时还有家音......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3日 09:22

邻居

我的邻居是个歌手。

大约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我高中毕业时,邻居突然成了歌星,他出现在一个电视台直播的大型晚会上。之后,我们这栋楼开始门庭若市,进进出出的人都是冲邻居来的,有歌手,媒体记者,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人。后来,常有成群的歌迷聚集在楼下。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我就很少再看到邻居了,因为他成了当时最红的歌星。他有一首非常红的歌《那一次》,就凭着这首歌,邻居得到了他这一生该得到的掌声、鲜花和荣誉。

从邻居家里得到的消息是,他成了空中飞人,到处演出,关于他的消息经常出现在报刊上。后来,邻居在郊外买了一栋别墅,离开这栋楼后,整个楼也平静了许多。再之后,关于他的消息就越来越少了。

......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4日 15:43

分饰两角

我最近才发现,如果闭上眼睛,我根本分不清可乐和雪碧之间的区别。在我看来,可乐和雪碧之间的区别就是那点色素。甚至,我也分不清百事与可口之间的区别。可事实上,我心里还是不断地在制造这种差别,诸如可口偏酸,百事偏甜。那么,当我分不清可乐与雪碧之间的区别时,我开始怀疑,可口可乐公司为什么要制造两种口味相同但却颜色不同的饮料?我经常遇到有人在为到底是喝可乐还是喝雪碧犹豫不决徘徊在十字街头,这场景颇有点滑稽。可乐与雪碧的事实告诉人们一个真理——眼见为虚,眼不见为实,孙悟空大战二郎神的障眼法在商业领域得到最绝妙的体现。

其实很多东西我们都搞不清楚它们之间的差别,但他......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3日 08:30

出台

我很佩服史航,他的一些江湖传闻即便在我认识他之后传出来,都还让我佩服不已。

史航喜欢电影,所以从他上网那天开始,就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影武者。后来人们叫俗了,就称他“鹦鹉”。这个爱称慢慢被传开了。每当人们提起鹦鹉这个人,我的脑海里都会闪现出新西兰的枭鹦鹉。

史航对电影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只要是他喜欢的电影,都把整本台词背诵下来,然后当人面分角色表演朗诵。有一个叫老六的人不知趣,认为自己对电影了解的很透彻了,听江湖传说史航的故事,便从河北赵县赶到北京,想和史航过过招。史航问他喜欢什么电影,老六说出了几部,正好有一部南斯拉夫电影《桥》是他们的共爱。史航说:我们来对白吧。没出......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1日 09:04

引援

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国有企业为背景的俱乐部,自成立以来,成绩骄人,十六年来永远争第一。

但是,随着近几年其他足球俱乐部的大力度投入,尤其是恒大俱乐部的崛起,鲁能俱乐部对后备力量的培养,已经把国安远远地甩在了后面。作为一个帝都的球队,成绩不能差,所以,在第二次转会期,国安决定加大投入,引进一些强力外援。

首先,国安锁定了在曼联不得志的鲁尼,开出30万欧元的高价。但鲁尼的经纪人认为这个价位太低,开出70万欧元的报价,对此国安只好放弃鲁尼。

就在国安第二次转会期引援陷入瓶颈时,昨天传来利好消息。世界头号球星梅西的经纪人向国安抛出橄榄枝,巴塞罗那给梅西开出35万欧元的价格......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6日 09:38

混搭犹如放错架

混搭犹如放错架


我的同事土摩托目前已经成为三联生活周刊最高产的作家,现在他已经出版了六本书。第七本书最近由三联书店出版。

以前土摩托出版过一本《生命八卦》,结果销量不高,据出版社说读者对八卦感兴趣,但是对生命没兴趣。可见起个好书名有多重要。这次土摩托和出版社吸取了失败教训,在书名上确实花了不少工夫。最后这本新书的名字定为《科学土鸡汤》。

我认识出版社的编辑,打电话问她为什么起这么一个拧巴的名字,编辑说,如果强调科学的一面,读者不买账,现在读者都喜欢伪科学,比如星座算命之类的,三联书店一直坚持弘扬科学,所以不能起太伪科学的名字,而且土摩托也不同意。就连这个名字也跟......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13日 10:54

随礼协议

我叫张立宪,我有一个故事,要讲给你们听。

我有个发小叫全勇先,在高中毕业以前,我们形影不离,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人民大学新闻系,他留在当地继续放猪。大学毕业后,我还在为生计奔波时,他却早早结婚了。结婚在我们村是件大事,更何况我们是如此发小,要当仁不让地随点份子钱,虽说收入不多,但必须表示这份心意。我千里迢迢,兜里揣着两百块钱——那是我两个月的工资,回去随礼。虽然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靠喝凉水度日,但心里还是挺高兴。当年我们那帮哥们儿都说,要是全勇先能娶到媳妇,那真是老天开眼了。结果老天真的就那么不开眼地开眼了。

一年后,老家的同学来北京,告诉我一个坏消息:全勇先离婚了,哦,......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08日 08:43

论评论(2)

论评论(2)


两年前,我以此为题写过一篇博客,这次再以此为题写一篇。上一篇写的是关于评论者与评论对象之间的关系。这次换个角度,专门说说评论者。

我一直是个评论者,从写字发表文章那天起,人们就叫我乐评人。尽管不写乐评许多年,但这顶帽子怎么也摘不下去。我其实是个导演啊,哈哈。

至少在我写评论文章这些年经历的感受,让我知道,当我写下每一句话,都知道它应该是我的想法,而且这些话会对相关的人产生一些触动。比如我说王二麻子的新专辑“听上去就像以为自己假装性高潮蒙骗了性伴侣之后的满足感一样装腔作势”。王二麻子看到之后一定觉得不舒服。但是我跟王二麻子不认识,他想我跟我理论一下也得费一番周折。......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8日 10:03

挑战自我

一个月前,我采访几家卫视台,知道江苏卫视和浙江卫视今年都做一个跳水节目。采访中,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认为这个节目会很好看,这是一个挑战自我的节目,很正面,观众会被他们的勇敢感染的,过去只被八卦感染的脑残粉们会因此挑战自己的智商。

我当时就觉得这个节目是农夫山泉——有点悬。因为是采访,我没有跟他们理论这些,直觉上觉得收视率不会太高。

我理解的是,你们中国人从有历史的那天起就没有挑战自我的传统,都是活到没生路官逼民反。所谓挑战自我说白了就是吃饱撑得没事干拿自己小命博弈一下,比方说徒手攀岩,比方说拿根绳子拉一辆几吨重的卡车,比方说比看谁能吃……这都是西方人玩出来的花......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26日 13:27

解读数据

今天是“世界知识产权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田力普在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发布会上说:“中国并不是知识产权侵权行为最严重的国家,境外媒体对中国知识产权提出的指责、已贴了很多年的‘标签’,应该改一改了。”

然后,田局长列举了一组数据,说明我们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取得的进步。数据如下:2012年全国地方法院共审结涉及知识产权侵权的刑事案件12794件;公安机关共破获假冒伪劣犯罪案件4.4万起,涉案总价值达113.14亿元;海关共扣留侵权货物1.5万多批次,涉及货物9100余万件;工商系统立案查处侵权假冒案件12.04万件,涉案金额20.24亿元;知识产权系统受理专利纠纷案件2510件,查处假冒专利案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