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9月05日 09:24

改小说

这段时间得空一直在改小说。每次觉得改得差不多了,再翻回头一看,就又发现不少毛病。

故事的背景应该是1989年到1992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小说里没有交代具体时间,但是我卡在这个时间段上。二十多年前发生的事儿,就有点不太好写,穿帮倒乌龙容易让人看出来。

比如,小说里写到电视遥控器,80年代末19寸彩电有遥控器吗?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当时倒卖彩电的人常说的一句话是“21平直摇”,写完后一琢磨,万一19寸国产彩电没有遥控器呢,就只好把遥控器的描写删掉。

还有,小说里有个人因为挪用公款罪被检察院起诉,起诉时间应该是1991年。我有点含糊,记得当年学《刑法》(1979年版),里面没有挪用公款罪......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7日 10:02

领导品牌

“领导品牌”将和那些以此标榜的产品一样成为臭大街的低级代名词象征。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领导品牌”这个词就频繁地出现在各种商品的广告语中,我印象中,是那个“假的吧”(JDB)为了对付“我老急”(WLJ),宣称自己是凉茶领域的领导者,全国十罐卖不掉的凉茶中,有七罐是“假的吧”。后来“领导品牌”这个词就开始泛滥,跟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一样变得越来越无聊。

我仔细留意了一下,凡是宣称自己是某个产品中的领导品牌的,大都是些国货中带着山寨气质的产品。国货中真正有品牌价值的产品都不会用“领导品牌”来标榜......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2日 13:30

表演型人格障碍

表演型人格障碍


在心理咨询师眼里,谁都是病人。没病你也能被他吓出病来。

过去,心理咨询师看病的方式,就是开个诊所,接待各种稀奇古怪的病人。现在简单了,开个微博,看谁在上面撒癔症,可以直接私信或@这个病人,开出一些药方。

在一个用户提供各种自己信息的互联网时代,神经病和精神病都出来了。我发现,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特别多。什么叫表演型人格障碍?你可以百度知道一下,里面解释得很清楚,然后对照你自己,看看是否中招,如果你有幸没有中招,你再去对照你的周围的熟人,你知道的明星、公共人物乃至世界上的各类名人,看看谁有这样的障碍,可能你会大吃一惊。

心理学家统计出来的结果是,表演型人格障碍的人占人群......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1日 08:19

这书不错

这书不错

如果你对《环球时报》恨得要死的欧美文化感兴趣,对欧美的价值观和审美感兴趣,正好你又喜欢流行音乐啥的,那你应该拥有一本《环球时报死之前你非听不可的1001张唱片》,这本书由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里面评论的1001张唱片我听过八百多张,在我听过不到一百张的时候就成了乐评人,你要是能把这1001张唱片都听下来,你可以去东北好声音当导师了,那四个道士连etta james都不知道。

这1001张唱片都有评论,都出自英美专业评论人之手,绝不含糊。这书有960页,6.4厘米厚,全铜版纸彩色印刷,是市面上所有唱片评论书籍中最值得参考的一本。当然,定价能吓死你。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5日 08:50

互联网如何拯救新闻业?

译者:justkiddind
原文作者:Bruce Ackerman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8日 09:36

汉字

汉字


这周又做了一个封面故事。今年我一共做了三个封面故事,前两个都惹了不少麻烦,感觉现在写东西要看人脸色才行,这里有做记者的吗,我想问问,你们是这么写报道的吗?我做了十几年的记者,有点不清楚该怎么写报道了。

这次做的封面是《汉字危机》。其实汉字没什么危机,语言文字从来就没什么危机,它存在就存在,消亡就消亡,都正常。只能说现在汉字在信息时代出现了一个瓶颈问题,你打字可能飞快,但是你不见得能写出来。

关于汉字的问题,民间争议最多的就是把简化字恢复成繁体字。有些两废代表动不动就弄个提案,希望恢复繁体字,不然中华民族文化就如何如何。那些房地产商,政府决策人,他们才是把中华文化如何如何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5日 09:24

你能说说你的梦想是什么吗?

自从国家广电总急发布新的禁令之后,《东北好声音》就不好看了。

我看这个节目,跟任何人都不一样,我对选手唱的如何没兴趣,而是喜欢看四个道士耍贫嘴。他们的问题中总会有一个固定向选手提问的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显然,站在这个舞台上的人,梦想都跟音乐有关系,想当气功大师的人早就去找王林了。这些选手的回答也都千篇一律:想站在这个舞台上证明自己;想站在更大的舞台上(所以要先站在这个小舞台上);热爱音乐,音乐是我的生命……

每当这些同学谈到自己的梦想,我都会很羡慕台上的四个道士,他们真的赶上了好时代——华语音乐最后的好时代......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23日 09:19

五年计划

看报纸,有则新闻,报道完了之后,后面跟着一堆@某些人微博的评论。
看电视,主持人和嘉宾一边聊天一边显示大屏幕上的微博截图,说某个人的观点是什么。
听广播,主持人不断引用微博上某些的人的观点。

李天一最初犯事的新闻市公安局的微博曝出来的;214飞机失事的细节是飞机上的旅客先报出来的。

我在想,传统媒体,你们真的该死了!你们的存在毫无意义了,比《环球时报》还没意义。

第一批该死掉的是完全没什么市场也没什么广告的媒体;

第二批该死掉的是有市场但没什么广告的媒体;

第三批该死掉的是有市场有广告的媒体;

第四批该死掉的是喉舌......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7日 14:03

语言

最近在很专心写小说,这个东西将来能不能发表我且不管,但把一个很长的东西专注写出来本身就是一种学习,或者在整个过程中能够很有条理思考一些东西。写随笔散文或者什么别的短文,因为结构和字数的限制,总是要急于找到论点论据。小说没有这样的情况,会有无限空间让我去想更多的事情。

之前我在博客上说了,要写两个农村题材的故事。之所以选择这样的题材,很简单,除了荒诞和它总能产生出的离奇之外,它还逼着我必须用一种和现在不一样的语言来叙述。一个故事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末的东北农村;一个发生在上世纪末某个少数民族地区。自己给自己出两个难题,就是想回避掉时下的语言,捡起另一种语言。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7日 08:43

你不能因为你识字就否认你尿炕的事实

五六年前,我就写博客说,中国人民极有可能颠覆几千年人类文明中的逻辑概念。现在,它正在走向事实。也许我们可以用“神逻辑”“科学社会主义逻辑”“中国特色的逻辑”来命名既手淫之后人类的又一大发现。这些逻辑散落在中国人民的智慧之中,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新闻、学术界、法律……等领域。

信手拈来两例(同时欢迎大家补充)。

一,李天一律师的声明。

作为一个学过点法律的人,我看到此声明后都感到有点脸红,幸亏我没有从事法律工作,当初在考律师之前我把复习资料当废品卖了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个律师的神逻辑是:因为你们侵犯了李天一的某......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12日 09:04

选秀

选秀

前几天,我出差去外地,参加一家卫视台的大型励志真人秀节目的策划会。这家卫视台目前在国内卫视台收视排名比较靠后,一直以来也没有什么影响较大的节目,当地经济也不是很发达。面对各家卫视台搞的选秀节目,这家卫视台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他们花血本决定推出一档与众不同的真人秀节目,参与到烂大街的选秀节目中。不过在我看来,现在同质化的选秀节目早就让观众看吐了,再也搞不出新花样了。外国能买到的版权也差不多都用完了。如果还是唱歌表演一定死的比死猪还难看。

既然是策划会,我就要有备而来。我早就想好了一档节目,就是找不到合适的平台,当我把这个策划说出来之后,他们都觉得非常好,一改过去选秀节目的套路,尤其是......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01日 15:59

无主之宝

(友情提示,文字较长,建议每天看140字,最多勿超过280字)

我们《三联生活周刊》的选题会就是一帮人围成一圈,主编朱伟坐在中间,挨个询问本周有什么要写的。大家就像报数一样,轮到自己的时候就吱一声,主编很认真地在本子上记着。

负责报道展览的记者曾焱说最近有个古董展览,规模挺大;另一个负责报道奢侈品的记者何潇说最近有个珠宝展,规模挺大;李三说最近有个车展,规模挺大,负责电影报道的说最近有个影展,负责图书报道的说最近有个书展……总之这个国家每天都搞展览,规模都挺大。很快就轮到我了,我说:“最近有个粉丝展,规模挺大。我要写写‘五月天’,想看看‘五月天’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8日 08:51

写小说

最近又开始写小说。在我看来,现在能让我有动力去写的文字就只有小说了。因为它比较复杂,不像杂文那样都要有个观点和结论。这年头到处都是观点,到处都是结论,而且观点和结论已经变得无比廉价:只要你声音大,有力比多,你就是观点。

小说并不是我擅长的东西,所以这对我来说就有挑战性,因为要写几万字甚至十几万字,就需要一些耐心。

这次一共有两个故事,每个大约六七万字。一个故事的核心是我有一年出差去广州,一个朋友给我讲的,朋友讲的比较简单,没头没尾,只有那么一件事,五六句就说完了。我听了之后笑得不行,当初想把它拍成电影,因为太荒诞了。故事发生在农村,估计成本也不高。但一想......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1日 09:13

就算是您做盗版,也要敬业一点

就算是您做盗版,也要敬业一点

作为一个在盗版大国生活且喜欢听音乐的人,难免会接触盗版。我的唱片中有五分之一是盗版,因为在当时正版实在搞不到。当然,我一直以来都有一眼就能辨别出正版和盗版之间区别的能力,哪怕它做的精美到牙齿也逃不过我的眼睛。

现在我又遇到新盗版方式的挑战,在音像店里,看一眼就能分辨出正盗,但是在网店里,就不行,因为看不到实物。卖家常常会把自己的信用吹上天,信誓旦旦保证如果是盗版就如何,云云。当然你从他们的价格上就能看出他们做的是不是盗版。但是,即使你知道是盗版,但究竟是怎么盗版的,这里面也有学问。如果您是一个不介意音质的人,也要知道一些常识,不然会花冤枉钱。

我尝试着在......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21日 09:03

文学败给了新闻

我很少看长篇小说,不过余华的《第七天》倒是买来看了。因为看到书不厚,同时还买了一本《裸体午餐》。

结果,《第七天》我用不到三个小时就看完了。如果说之前余华的小说里是在写中国人“活着”,那么《第七天》里就在写中国人“死着”,生不如死,死无葬身之地。看完小说让我想起了他的随笔集《十个词汇里的中国》,《第七天》是《十个词汇里的中国》的小说版。

小说用死人视角来看活人世界,只是太写实,所以没什么意外。第四天之前的部分,很多人物还互相勾连,到后来这个勾连的线就断了,人物之间的安排显得有点牵强,小说的故事性就差了很多。

《第七天》实际上就......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19日 10:22

契约精神

中国足球队1:5输给泰国队,而且还不是全部主力的泰国国家队。如此大比分输球,显然会激化一些矛盾。比如足协官员早就看不上卡马乔了,希望通过输球让他早点下课。如果阴谋论一点的话,是足协官员授意球员如此下作的输球,这样又可以选帅,又可以出国考察。

我上面只是胡猜,不可能领导这样授意球员做如此缺乏职业精神的事情。就算看不惯卡马乔,拿下就完了,不至于用这样下三滥的方式。但如果真不幸被我猜中的话,那这事儿也太操蛋了!

这场比赛之后肯定会有很多专家来分析失败的原因,但不管怎么分析,都分析不出什么道道来,因为原因好几十年前就分析好了,每次失败拿过来套上去就行了,保管没错。......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7日 11:29

Putumayo

Putumayo


2003年非典期间,因为无聊,便在网上下载歌曲听。那阵子周围有几个人都喜欢听世界各地非英语国家的音乐。这类音乐很难归类,反正我不喜欢“世界音乐”这种说法。这种说法曾遭到过不少第三世界国家音乐家的反对。“世界音乐”是美国人在唱片店里给音乐分类时的说法,而不是描述音乐特征的说法。“世界音乐”的潜台词叫“非我族类音乐”。

当时日本King Records公司出过一套世界各地民族音乐的唱片,纯粹原生态,没有任何修饰,我在网上下载了几张专辑后便喜欢上了。在北京进入非典最恐怖时期的那几天,我在家憋得实在太难受了,决定出去转转。我打车一路畅通飞奔到王府井,当时还有家音......

阅读全文>>
2013年06月03日 09:22

邻居

我的邻居是个歌手。

大约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我高中毕业时,邻居突然成了歌星,他出现在一个电视台直播的大型晚会上。之后,我们这栋楼开始门庭若市,进进出出的人都是冲邻居来的,有歌手,媒体记者,还有其他稀奇古怪的人。后来,常有成群的歌迷聚集在楼下。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我就很少再看到邻居了,因为他成了当时最红的歌星。他有一首非常红的歌《那一次》,就凭着这首歌,邻居得到了他这一生该得到的掌声、鲜花和荣誉。

从邻居家里得到的消息是,他成了空中飞人,到处演出,关于他的消息经常出现在报刊上。后来,邻居在郊外买了一栋别墅,离开这栋楼后,整个楼也平静了许多。再之后,关于他的消息就越来越少了。

......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4日 15:43

分饰两角

我最近才发现,如果闭上眼睛,我根本分不清可乐和雪碧之间的区别。在我看来,可乐和雪碧之间的区别就是那点色素。甚至,我也分不清百事与可口之间的区别。可事实上,我心里还是不断地在制造这种差别,诸如可口偏酸,百事偏甜。那么,当我分不清可乐与雪碧之间的区别时,我开始怀疑,可口可乐公司为什么要制造两种口味相同但却颜色不同的饮料?我经常遇到有人在为到底是喝可乐还是喝雪碧犹豫不决徘徊在十字街头,这场景颇有点滑稽。可乐与雪碧的事实告诉人们一个真理——眼见为虚,眼不见为实,孙悟空大战二郎神的障眼法在商业领域得到最绝妙的体现。

其实很多东西我们都搞不清楚它们之间的差别,但他......

阅读全文>>
2013年05月23日 08:30

出台

我很佩服史航,他的一些江湖传闻即便在我认识他之后传出来,都还让我佩服不已。

史航喜欢电影,所以从他上网那天开始,就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影武者。后来人们叫俗了,就称他“鹦鹉”。这个爱称慢慢被传开了。每当人们提起鹦鹉这个人,我的脑海里都会闪现出新西兰的枭鹦鹉。

史航对电影喜欢到什么程度呢?只要是他喜欢的电影,都把整本台词背诵下来,然后当人面分角色表演朗诵。有一个叫老六的人不知趣,认为自己对电影了解的很透彻了,听江湖传说史航的故事,便从河北赵县赶到北京,想和史航过过招。史航问他喜欢什么电影,老六说出了几部,正好有一部南斯拉夫电影《桥》是他们的共爱。史航说:我们来对白吧。没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