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8月26日 09:16

见老罗(2)

见老罗(2)

整整在一年前,我第一次去锤子公司,回来后,我写过一篇《见老罗》。我没有在文中说见老罗的目的,有人猜测,可能是我想拍电影,找老罗赞助或让他出演床。

之后我又去了四五次锤子公司,每次去都是为了一件事:做T恤衫。

去年8月,我接到老罗电话,他问我:“你现在还做T恤衫吗?我打算做一批。”其实我已经好几年没做了,这期间我一直跟合伙人在分析研究调查,下一步该怎么做T恤。之前做T恤衫,我想得比较简单,不就是把衣服放在那里把图案印上去吗。我猜有很多想做T恤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可是真做起来,才发现,这里的水太深了,还是先学会游泳吧。

很多人时不时问我,你......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24日 16:03

杂草杂谈

杂草杂谈


《杂草的故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书,看的时候勾起我很多记忆。
 
刚开始看的时候,我想这本科普书属于自己闲来无事边翻看边长知识的那一类读物。但真的看下去,才发现不是,它是一本充满温情和诗意的书,作者理查德·梅比饱蘸深情,为杂草翻案,字里行间流露着希望人类善待杂草的情怀。作为一个博物学家,他从植物学、生态学、考古学、进化学、人文学、文学、艺术、历史等角度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丰富有趣的杂草世界。他没有什么说教,也不像《寂静的春天》那样带有强烈的批判性,他娓娓道来,讲述每一种杂草背后的故事。那些看起来普通、......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2日 14:20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序)

《只有大众,没有文化》(序)

——书名的灵感来自黄舒骏先生的《改变1995》
       目前当当、京东、亚马逊均有预售。

这本书的内容都是过去十几年我在《三联生活周刊》上发表的采访和评论。以前曾有出版社希望把这些文字集结成书,但我心里一直很抗拒这件事,一是这十几年写的文字有多少我没统计过,估计有几百万字,一想就头大,更别说再整理一遍了,而且在电脑里放得随处都是,找起来也麻烦,有些文稿因为更换电脑可能早就丢失了;二是我从来不喜欢看我过去写的文字,当初采访过谁,什么内容,我快忘得差不多了;三是这些文字大都有时效性,时隔......

阅读全文>>
2015年08月10日 16:46

比“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更悲伤的是

比“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更悲伤的是

若不是一篇“世界上最悲伤的作文”,城里人几乎不会知道凉山的存在。接下来,人们献出爱心,向这位女孩所在的地区捐款九十多万元。也许,这是生活在富足地区的人们唯一能做的事。

这样的事在二十多年前,一位叫矢崎胜彦的日本人也曾做过,他是日本芬理希梦株式会社会长。有一年,他在中国认识了当时在西藏任职的伍精华(后来担任国家民委副主任)。矢崎胜彦说,中国的文化对他影响很大,尤其在公司经经营理念上,中国传统文化给了他很大帮助。所以,他希望能回报中国。伍精华说,我的家乡凉山地区很穷,你能不能想办法帮帮他们?

矢崎胜彦二话没说,先后四次向凉山地区捐款共计4......

阅读全文>>
2015年07月31日 17:18

摇滚明星和童年阴影

摇滚明星和童年阴影

我第一次看摇滚歌星传记是在1989年,一家出版社翻译出版了迈克尔·杰克逊的自传《太空步》。当时能看到的摇滚歌星传记很少,那时只有这么一本,所以我看了两遍。当时兴趣点还是集中在杰克逊背后的唱片工业上。后来随着对他了解的越多,尤其是,媒体关于他的花边新闻越来越多,越发觉得他是个怪人。直到有一天,我看到有人评价他“没有一个正常的童年”这句话,才又想起了《太空步》这本书,然后把它翻出来,又看了一遍,似乎明白了他怪异行为的起因,因为没有一个正常的童年,他也失去了应该有的老年。
 

当我看完大约二十本......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1日 09:59

李宗盛:《我的吉他 你的歌》

李宗盛:《我的吉他 你的歌》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5日 10:43

还是多抓点贩毒的吧

带三个表 @ 2014-08-18 23:58:03

最近北京警方总抓明星吸毒,隔三差五就抓一个,好像没事供大家解闷玩儿似的。我不知道警方这么做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为了完成任务指标还是震摄作用。刚开始,这种拿明星开练的方式还有点警示作用,现在,当人们对明星吸毒新闻产生信息疲劳之后,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我始终相信,我强大的警方对在任何地区贩毒吸毒动态都了如指掌,因为贩吸交易地点方式相对固定,即使打一枪换一地方,其规律还是可循的。所以那些明星公开或半公开吸毒基本上都在掌控范围之内。而贩毒一方,通过层层倒手,总会有破绽,尤其是被抓的贩毒分子,他们供认的一些事实绝对可以给警方提供更多参照,警方不会不明白,这些......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5日 10:40

见老罗

带三个表 @ 2014-08-25 16:20:40

今天上午,我去锤子科技找老罗谈事。快到楼下时,我打电话,说到了。老罗说你上来吧。

上楼之后,眼前出现一块巨大的T型台,T型台的背景是一个斗大的“T”字。一位笑容可掬的前台女秘书站起身,甜甜地说:“您是送快递的吗?”我心说,见朋友穿的随便一点就成送快递的了?我赶忙说:“我找老罗。”女秘书继续笑容可掬:“对不起,我们公司有12个叫老罗的人,您找的是哪一位?”我此时才反应过来,现在我是在一家大公司的门口,便赶忙说:“我找罗总,罗永浩总。”“那您等一下。”女秘书说完,拿起电话……我想,一......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4日 11:28

王菲:《杂念》

王菲:《杂念》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4日 10:18

雪隐鹭鸶飞始见,井底之蛙不恋天

雪隐鹭鸶飞始见,井底之蛙不恋天


阅读全文>>
2014年02月11日 09:15

求插画师

好久没更新博客了。

我那个小说最近要出版了,我希望里面能有几幅插画,出版社找过一些插画师,但画出来我感觉不对,所以在这里问一声,如果谁有兴趣,可以跟我联系。

我对插画的要求是,像当年我小时候看的连环画《三国演义》那样的风格,以线条为主,这个一般有绘画基础的人都能做到。

但我希望这个人还能做到的是,对农村生活有经验,尤其是对二十多年前中国农村生活有些了解的人,那么你的年纪可能在四十岁左右比较合适。

有意者请发邮件:dundee(at)126.com,能附上自己的作品的更好。

谢谢。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6日 10:27

中国第一狗仔队

中国第一狗仔队

这周做了一个封面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中国的第一狗仔队卓伟。提起卓伟,那些被他狗过的人会恨得从牙根儿里往外痒痒,中国明星们的好事差不多都被卓伟坏过了,他总是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充当明星们的灯泡。这还不够,他还要把自己的所见即所得发表在媒体上,与人人都有颗八卦的心情的大众共享。

2008年初,我和北京的狗仔队们吃了顿饭,还写了一篇博客《狗仔日》,这一晃五年过去了,当初一起吃饭的狗仔队,现在只剩下卓伟了,其他人都没坚持下去。而卓伟也是慢慢把他的狗仔队事业做大,2010年他成立了公司,专门给媒体提供劲爆新闻。你在网上看到的真正跟踪偷拍(而不是策划假装偷拍实为摆拍)的八......

阅读全文>>
2013年11月05日 08:02

大家晚上好

大家晚上好


摄于雪山音乐节。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6日 08:52

咖啡

咖啡

目前中国人对咖啡的理解是:品位,装逼。我不知道这种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可能咖啡馆里的装饰比较讲究,可能是进咖啡馆里的人都人模狗样,可能是咖啡的价位相对较高,常人消费不起,可能是介绍咖啡的书籍都带着欣赏玩味的气质……所以就有了周立波的“大蒜咖啡论”。

事实上,咖啡就是一种饮料,它之所以能有这些外延,大概是中国人过农民生活日子太久了,舶来的东西都会被打上一层资产阶级烙印,进而有人自我标榜,有人自我贬低,各自对号入座而已。标榜的人未必就不土鳖,贬低的人未必就不想装逼。

认为喝咖啡就高消费的人大概没喝过咖啡,如果以同等价位的消费做比较,一个人正常状态下每个月......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11日 09:39

楼里有鬼

今天看新闻,《北京闹市“鬼楼”将修缮》,说北京有座鬼楼,总闹鬼,打算最近修缮。我一看,原来是朝内大街81号,看完后不禁哑然失笑,《新京报》是不是没新闻报道了,真能扯淡。

我在1991年和1992年在这座楼里上过班,当时是北京民政工业公司的办公楼,两年间从来没听说过楼里有鬼。这座小院子里面跟花园一样,安静优美,在当时能有这样的花园式办公环境实属难得。按照单位的规定,每个人都要晚上轮流值班,我曾经有过三次晚上值班的经历,整个院子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看门的老大爷,他住在门口的小屋子里;一个是我,在西侧的办公楼里,办公室里有床。值班的时候从来没见过鬼出来做客,楼里安静祥和,适合创作。我就是在值......

阅读全文>>
2013年10月09日 09:33

旅游与旅行

在我很小的记忆中,旅游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它总是让我把旅游和春游秋游郊游联系在一起。每每到春游的时候,都要准备好面包、汽水,头天晚上因为兴奋而失眠。那时候一听说谁出去旅游了,心里都会羡慕不已——他路上一定能有面包吃汽水喝,甚至还能吃上香肠。游,在我看来就是玩。看《西游记》,头几回觉得唐僧前途险恶,后来慢慢明白了,上面有人罩着,身边个保着,各种妖魔鬼怪都是走过场,越看越欢乐,取真经真跟旅游一样。

但是旅行给我的感觉就不一样了,首先旅行是一趟苦差事,感觉就是为了完成某件事出了一趟远门,期间遇到什么风险都不可预知,毫无乐趣可言。大概是小时候看《南行记》造成的错觉。

这些年,......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22日 14:49

还是关于东北话

下面是小说《山上有神》里的一些句子,有些东北方言我还吃不准用的是否准确,或者有没有更好的词来代替,请在行的人指点一下。

搁:音[gě][介词]在。
【例句】“每天都死人,谁知道他们搁外面咋死的。听妈话,别听他们瞎白话。”

改:[介词]在。
玄天二地:形容说话不着边际。
【例句】“还第二回呢,恨不得天天都扯这个,我们没事就改那儿玄天二地地瞎编,用这个吓唬人多好玩呀,小孩都吓哭过好几回。”

逮:[介词]在。
【例句】“你钱多烧的呀,我这天天风吹日晒的,抹这玩意儿有啥用,我白净漂亮了嘎哈?逮家里养汉呀?”</......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8日 11:32

格瓦斯

今年春天,我去长沙采访。湖南卫视的人非拉着我采访当时正在播出的《我是歌手》制片人洪涛。洪涛很客气给我拿出一瓶娃哈哈格瓦斯,说:“这是我们赞助商提供的。”我当时口渴,就拧开喝了一口,没想到特别难喝,就放在哪儿再没动过。

我小时候在东北喝过格瓦斯,一种带着面包味道的汽水。如果说我还记得小时候喝格瓦斯的味道如今还记得的话,那是完全撒谎,我小时候一共就喝过四回,能记住啥呢?能记住的就是我们从老大哥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社会制度、保尔柯察金以及格瓦斯这个名字。所以我断定娃哈哈格瓦斯难喝跟我小时候的记忆无关,它的确太难喝了,比星巴克的咖啡还难喝。

我们小时候跟格瓦斯叫“gěw&aa......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6日 09:21

转基因

最近方舟子跟小崔因为转基因掐起来了。他们这种掐架的场景我已见怪不怪,因为在现实中由于对转基因态度的不同而产生的口舌之争屡屡发生在我眼前。这都“得益于”我认识一个叫土摩托的转基因粉丝。

有一次吃饭,不谁说了一句上来的菜样子比较夸张,像是转基因食物,刚好,饭桌上坐着一位果壳网的一位朋友,这位朋友立刻紧张起来,像是受到了伤害一样,立刻提高嗓门历数你死之前该知道的转基因的1001件好人好事。事实上,饭桌上没有一个人是转基因的反对者。那么果壳网的这个朋友为什么反应如此迅速而敏感,从他们认为伪科学的心理学角度来分析,可能是:好多人不了解转基因(就像他们特别了解并且参与转基因实验过程一样),......

阅读全文>>
2013年09月16日 09:14

时空感

前些天看了两部国产电影,一个是修改版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一个是贾樟柯新拍的《天注定》。《阳光灿烂的日子》我好多年前看过未删节版,所以这个新的修改版跟原来有啥区别我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看《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有个特别不一样的感受,是当初没有看出来的,那就是看的时候会有种时间凝滞的感觉,不像现在的电影,都急了赶蛋的。这或许是我们今天都生活在一个忙忙叨叨的世界里,都像要赶火车一样,也身不由己地忙叨起来了,不管自己是真忙还是假忙。

采访贾樟柯的时候,他说要去拍武侠片,是因为他对时空感的迷恋,他说:

我为什么我想拍古代,因为我对古代的时空特别感兴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