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4月26日 13:22

口腔美学

这些年我养成了两个嗜好:喝茶&喝咖啡,比较中西合璧。

我喜欢上喝茶是因为一本书:《美丽的爬墙——包二奶指南》。我经常托朋友从台湾带一些书,尤其是大陆不能出版的那类书。有一次,我列了一个书单交给台湾朋友,他因为有事,无法到书店买,就委托他的发小去买,他发小把书交给他时说了一句话:“认识你这么多年,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口味!”搞得我这个朋友有口难辩,跳进任何一条国产河流里都洗不清。其中,就有《美丽的爬墙》这本书。

因为这本书,我认识了作者杨玉帆老师,她曾是记者,经常来大陆采访台商,后来发现台商身边都有一个美女,慢慢她就发现这些年轻貌美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18日 09:35

唱歌

前些天去了一趟云南澜沧县,考察一下当地拉祜族原生态文化保护成果。每次去少数民族地区,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喜欢唱歌跳舞,这次陪同我们的当地负责人只要有空就会说:我给你们唱几首歌吧,然后站在司机旁边唱起来。山路弯弯,车像喝了二锅头一样摇晃,但是并不影响她们唱歌。她们的演唱肯定无法跟专业歌手相比,但是专业歌手无法跟她们相比的是,她们淳朴、天然、真挚。用你们电视台主持人常说的一个词就叫:真情流露。没到过少数民族地区你就不知道什么样的唱歌叫真情流露。

前段时间因为做卫视台竞争的报道,用遥控器扫了一下电视频道,才知道湖南卫视和江苏卫视的频道号。因为采访,知道今年有几家卫视......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9日 09:00

云南·澜沧

最近在云南出差。以后我要形成一个良好习惯,每年北京春天最糟糕的时候,我要到云南避难。这里山清水秀,气候宜人,这时候待在北京,真是太亏了。

此行的目的的是普洱市的澜沧县。大家都知道普洱是因为普洱茶,当地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就把思茅改成了普洱。我不太明白为什么非要改成普洱。带着疑问我来到了普洱,一下飞机,就看到一行大字:普洱——咖啡之都,恍惚中觉得特别穿越。友情提醒大家,趁着它还叫普洱的时候你们快来,说不定下回他们就改成了“咖啡市”。

坐了四个多小时车到了澜沧县,其实普洱市和澜沧县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也就一百公里,但云南的山路九九八十一曲荡气回肠,走了170公里。还好,......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7日 09:39

抗日题材

最近《人民日报》批评抗日剧胡编乱造。好像只有《人民日报》批评才叫批评。实际上关于抗战题材互联乱造,媒体的批评一直就没间断过,你想想,连《人民日报》都受不了了,那看来真的是恶心推门进屋——恶心到家了。

抗日战争是什么样子,现在活着的人大概没几个知道,历史在久远了之后,人们还原历史只能参照一些史料和想象。但是史料这东西本身就不靠谱,再加上编的又是戏剧,所以胡来的空间就大了。

记得冯小宁曾经拍过一部电影《举起手来》,这部抗战喜剧开创了胡编乱造的先河。冯小宁是一个义和团式的爱国主义者,他拍的爱国题材的电影确实挺脑残的,不过也不怪他。长期受到爱国主义教育的人大概都容易这么走偏,......

阅读全文>>
2013年04月01日 15:20

偶像

偶像



       前天晚上,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偶像。

因为我十几岁的时候,那个万恶的旧社会还没有偶像,成年后很难再偶像崇拜,就像个盲点一样。遇到什么明星,从来不会有什么异样感觉,尤其是,后来的工作基本上是跟社会上有知名度的人打交道,整天采访这些阿猫阿鼠,早就没感觉了。

但是,当我看到了John Lydon之后,我决定按照你们崇拜明星的套路当一回追星族。

这个故事说来有点长,我掐头去尾不要中间简单说一下。大概你们都听说过“性手枪”这个名字。即使你不知道这是一支乐队的名字,看到这三个字你也知道是什么意思。这是摇滚历史上起的最漂亮的乐队名字。John ......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0日 09:51

耍流氓

一个月前,一个编辑给我发邮件,因为她编辑的一本书里约了我一篇文章。邮件很长,看完才知道,这个涉世不深的编辑原来被骗了,经过半年多的维权,总算把问题解决了。其实那个骗子的骗术并不高,只是背着她跟出版社签了另一份合同,钱让这个书商赚去了,编辑开始还蒙在鼓里。这种事早晚都会穿帮。为什么这个骗子还敢这么大胆子行骗呢?很简单,并不是所有人都相识,所以不一定都穿帮。我认识一个搞演出的人,以演出名义行骗了好多年,从未失手,前些年因事情败露,进去了。他的成功之道就是,中国这么大,人这么多,这个省骗完了,再骗另一个省。估计全国都留下了他的劣迹,最后败露,栽了。

出版骗局的事情屡见......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20日 09:43

说说翻唱

说说翻唱

这些年,因为电视选秀的缘故,翻唱歌曲才开始时髦。参赛选手没有自己的作品,只能唱别人的歌,从《超级女声》到《我是歌手》,无一不靠翻唱别人的歌曲来撑门面。

翻唱没什么不好,关键是怎么翻唱,因为每个人对歌曲的理解都不一样,每个人的声音特点也不一样,只要能把自己的那版感觉唱对了,就算成功,至少能让人听到不同的理解和感觉。这就像用山东话和四川话朗诵《早发白帝城》肯定会有不同效果一样。但不管是《超级女声》《中国好声音》还是《我是歌手》,这些台上的选手对歌曲的理解都挺不到位的,年轻一点的歌手基本上唱的很浅薄,比如那个吴莫愁,每次她唱歌我都想杀人。还有那个尚雯婕,高音上不去,低音下不来,中音没感觉,......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9日 09:35

听音乐,讲科学

我的同事土摩托,是一个事事都要讲科学依据的人,不管是喝威士忌还是看电影或是听音乐,都要找科学依据。没有科学依据的电影,他是不喜欢的。比如,布鲁斯·威利斯演的电影《虎胆龙威》(II),他就不喜欢。因为最后一场戏没有科学依据。当时的场景是:一帮坏人准备驾机逃走,但是威利斯开枪打漏了飞机油箱,燃料泄漏出来,在雪地上留下一条“尿迹”,趴在雪地上的布鲁斯·威利斯,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点燃打火机,把“尿迹”点燃。事实上他确实这么做的,点燃的燃料瞬间窜到飞机上,然后一声巨响……

这个场景很酷,对吧。

土摩托提出一个质疑,现在的飞机用的燃点很高的煤油,就......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8日 10:16

全勇先

我祸害的人一般集中在老六、陈晓卿、土摩托这几个人身上,他们的一身“贱子肉”让人无法控制想去祸害他们。这么多年一路祸害下来,我想大家跟我一样,都有点审美疲劳,所以内容也该更新一下了。这回拎出来一个新鲜的,叫全勇先。这人没什么名,但他自己好像觉的很有名了,不管走到哪里都有句口头禅:“大哥我……”

和很多功成名就的大咖们一样,全勇先来自一座大城市佳木斯,在一家报社做记者。80年代,他听说神农架有野人,便只身去神农架寻找野人,希望能在那片神秘的森林中发现新物种。几个月下来,他非但没有找到野人,当地居民反而把胡子拉碴的全勇先当成野人抓了起来,送到当地科研机构。在扮......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4日 15:29

交流

最近换了一个手机。用诺基亚2060替换掉屏幕早就龟裂一年有余的C5。作为诺基亚的忠实用户,我发誓一定要用到它死为止,并且我已经看到了它的死期——至少从这款今年2月推出的2060身上。

在过去的八年间,我用过的六款诺基亚手机从未出现过通讯录存不下的问题。之前在C5上,我有将近1300个电话号码,但是复制到2060上,发现只能存下1000个号码,而SIM卡最多只能存下100个号码,这意味着还有两百多个号码我无法存进去。从功能和配置上看,这款2060可能是诺基亚推出的最好的塞班40系统手机,可偏偏对存电话号码有限制,我不知道诺基亚的工程师或者主脑人物脑子进了什么东西,你内置了那么多没用的软件,干嘛就不能给通讯录留一点......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14日 15:19

测试

我新买的诺基亚手机不慎丢了。这款手机500块钱,虽然不像丢一台相机那样心疼,但那也是钱啊。关键是里面有很多人的联系方式,虽然这些人大都没什么联系,但是要把这些人的号码收集起来也是个大工程。遗憾之余,只能期待拾到手机的人高风亮节,把它还给我。

果然,手机丢失的当天下午,我妈给家里打电话,说有个人跟她联系,拾到了我的手机,让我跟这个人联系。你看,还是好人多吧。我赶紧跟这个拾机不昧的好人联系,约好地点见面。

雷锋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开着一辆马六。见面后我反复道谢,并拿出五百块钱给他,小伙子说,这个就不必了,我不是为了钱。我很感动,请小伙子喝了一杯咖啡,畅谈一......

阅读全文>>
2013年03月01日 08:54

性都

最近,东莞推出了一个形象宣传片,来为自己不雅的性都形象证明。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在美国街头推出的形象宣传片,结果,宣传片推出后,美国人对中国的好感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究其原因,大概还是美国人不太习惯中国式的造假方式,一个宣传片都让人看得不真实,那些代表中国人形象的明星跟蜡人一样,怎么能说服美国人呢。

我在2007年夏天去过一次东莞,据说好多男人到这里都到处找小姐,我是满世界找药店,因为一上飞机时就发烧,吃了退烧药之后就开始出现幻觉,看什么都重影,下午采访三宝的时候,发现他真是三个人。东莞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几家药店。

信息传播主要分两种渠道:官方渠道和民间渠道。东莞在人们心中竖起的高大性......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8日 16:35

屌·屌丝

冯导在微博上质疑“屌丝”这个词,认为这个词是“是对境遇不堪者的蔑称”。外国人不明白,既是蔑称,为何电视报纸还在大量使用?

在喜欢讲究政治正确的西方,媒体使用词汇时确实要注意“正确用法”,不然可能会引起宗教、种族、弱势群体的反感。西方很多国家对尊严和权利都很看重,你说过了就会维权。贵国是一个讲究正确政治的国家,只要你的措辞没有触犯正确政治,理论上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有些时候要照顾一下少数民族,比如现在就不让使用“蒙古大夫”这个词了。但对于人口占绝对优势的汉族来说,由于汉族人一直占据着语言的话语霸权,你怎么侮辱汉族人,大概没有......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25日 09:42

蛔虫

蛔虫

很多人小时候肚子里都养过蛔虫。没见过蛔虫的人我可以介绍一下,这种寄生虫黄白色,有15-20厘米长左右,没嘴没眼睛,主要寄生在人的肠子里,靠人吃进去的食物营养为生。长蛔虫的小孩,脸上都会起一些白色斑块。吃点宝塔糖就能把蛔虫打掉。有时候一些蛔虫不甘寂寞,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连眼睛都没有看个鸟啊),就从你的某处钻出来,比如这时候你正在看我这篇博客,你的某个地方有点异样,哦,它出来了。

后来,人们用“肚子里的蛔虫”来形容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心思的把握的到位,相对于“知人知面难知心”“人心隔肚皮”。

由于这些年公共卫生和医疗条件不断改善,小孩......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18日 09:05

手工

春节无所事事,遵医嘱又不能乱吃,生活的乐趣顿时少了一半。我必须要找点事儿做,来打发漫长的假期。于是想到了我当年收集的那些外国杂志,这些杂志大都是2000年以前的,有多少本不知道,重量能有一百多斤,每次搬家我都犹豫,要不要扔掉,最终还是让这些杂志跟随我到一个新地方,然后把它们堆在一个角落里。弃之不忍,留着也没多大用。这几天想到了一个废物利用的办法,买几个相框,把里面的图片剪下来拼成装饰品。

当年看这些杂志的时候,很少留意里面的广告,这次我要在那些广告图片上找点灵感,那些人们翻看杂志时最讨厌的广告这次成了我的重点关注对象。

翻看着这些广告,感觉世界真是变化快啊。......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4日 10:05

天花板

天花板


最近没事又重新看了一遍赵健伟写的《崔健:在一无所有中呐喊》。当初这本书出版的时候我看过一遍,老觉得作者在写的时候有点什么问题,后来见过作者一面,但没时间和机会聊聊这本书。再后来,崔健因为书中有很多有辱他声誉的措辞以及很多私人照片未经许可使用而把赵健伟告上法庭。而当年看的这本书也不知道被谁拿走不还了。后来在二手网店买到了这本书,重读一遍,才恍惚明白了一些什么。

这是一本在叙述上明显带有上世纪80年代文人的思维痕迹的书,那一代人总是把自己的命运系在国家和民族背景上,作者以摇滚为核心,想谈论的是中国人的人性和个性。巧的是,我和作者当年都是因为1989年3月12日崔健北展演唱会而对摇滚乐发狂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2月01日 10:57

更新博客

1月20日,我的电影首映式。之前一天我觉得该专门给我博客的读者搞一次小型看片会,算是兑现承诺。最后地点定在佟麟阁路85号的一座教堂。

这座教堂有着悠久的历史,环境很好,现在经常搞一些活动。我想,大家除了在这里观影,顺便还可以祈祷弥撒,向上帝忏悔一下自己的罪过。如果你想在这个地方搞点什么有点艺术气质的活动,可以打这个电话联系:010-58545051(北京墨臣建筑设计事务所)。

19号的活动顺利进行,活动结束后,大家在教堂吃饭聊天。晚上九点多,晚餐进入尾声,我忽然觉得胃有点不舒服,当时没当回事,以为有点累了,回家休息一下就好了。负责此次活动的韩亮......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9日 09:09

当老罗在干什么的时候到底在干什么?


电影上线后,看到来自各方面的评论,我主要看批评,因为夸奖对我来说没啥用,电影的问题太多了,谁也没有我自己清楚问题在哪里。连那个小穿帮都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可以说出一大堆。可是可到人们批评的时候,发现指出的问题都非常集中,这说明问题显而易见,特容易让人变成影评人。

在诸多的评论中,我最感兴趣的是有很多人问:“罗老师的表演是什么意思啊?”

每次看到有人这样问(至少我看到十几个人这样问了),我都在想,我是拍一个特别费解的电影吗?哪句台词哪个画面让人看不明白了?不都清清楚楚吗,应该比《泰囧》更容易看明白吧。台词都是大实话。

因为跟老罗是朋友,邀请他来客串,纯属帮我......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8日 09:44

如果现在就筹备下一部电影是不是早了点?

本来,《衰鸟》的上线时间应该在去年10月。这样,现在筹备下一部电影刚刚好。但是那个三维动画拖了后腿。做过三维动画的人大概都知道,没几个人是不行的,但是我这个三维动画基本上是一个人完成的,原因很简单,制作费不够了。动画拖拖拉拉做了四个来月。在这期间,我都把下一部电影的片头三维动画想好了。

下一个电影在我写完《衰鸟》之后不久就写完了,故事早在2009年就想好了,2009年去云南,曾经跟一个导演聊过,当时我想写成类似《罗拉快跑》那种结构,但我觉得自己拍不了,剧本就放下了。前年在为《衰鸟》投资奔波期间,下一个剧本就写好了。我把《罗拉快跑》的那种结构去掉了(我担心太长,而且确实有点......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24日 09:03

喘口气

2011年10月23日,我把剧本《衰鸟向前冲》第一版写完了,当时起的名字叫《一穷二富》。从这时开始,我不知道,这个剧本把我带入了一个深深的泥潭。

开始我没有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只要能找到钱,就可以拍出来。但随着事情的进展,我慢慢发现,如果想完成这件事,很多东西都是我无法能搞定摆平的。在制片主任曹伟老师出现之前,我只能一个人来料里各种公关活动,这恰恰是我最不擅长的。

谈了多少家公司我已经记不得了,能记得的是:对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能读出其中的意思,然后我礼节性告辞。真的像片尾曲里的一句歌词一样:经过的事,就像电影……

还好,它最终还是出来了......

阅读全文>>